WileyChina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ileyChina

博文

主编专访 | 对话中科院王玮文:如何看待开放获取与科研数据共享?

已有 1507 次阅读 2019-3-28 19:13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2019年1月15日,Wiley与德国Projekt DEAL正式宣布达成合作伙伴关系(点击回顾),通过这一具有开创意义的合作项目,双方将一起探索新的学术出版模式,促进科研人员通过Wiley学术期刊创造并传播科学知识。与此同时,Wiley将继续向德国的科研机构提供旗下学术期刊的内容访问。2019年3月4日,Wiley宣布与匈牙利电子信息服务国家项目(Hungarian Electronic Information Service National Programme)签订开放获取与期刊订阅协议。该项具有变革意义的协议将使得13家隶属于匈牙利电子信息服务国家项目的科研机构可以阅读Wiley的期刊发表的论文,并且在Wiley的期刊上发表开放获取论文。


针对开放获取这一越来越受关注的学术论文出版模式,社会上已经有很多的讨论。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中科院心理所王玮文教授从一名科研人员与编辑的角度讨论了她对于开放获取的个人看法,作者发表开放获取切实的好处是什么,科研数据共享对于科学的发展的推进作用,她也向即将向开放获取期刊投稿的作者提出了自己的宝贵建议,最后她向大家介绍了Registered reports(注册报告)这一种新的论文类型进行了解释。




嘉宾简介


王玮文教授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应激与精神疾病的行为与脑机制。此外,王玮文博士还兼任中国心理学会生理心理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可否谈谈您对开放获取的个人看法?

王玮文: 我觉得开放获取的这种方式是发展的需要。一个大的背景,即加速增加的科技生产力,有更多的科学成果在涌现;读者对于及时和充分了解这些科学成果的需要在增强,与我们现在实际满足需要的能力之间的不平衡在不断加剧,而开放获取就是在这个背景底下产生的。

我以一个高速路运营的例子来简单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认为开放获取是必要的。我觉得我们的研究者就像一个生产者,他有科研成果发现之后,他希望能够被更多的人了解,有更大的影响力。那么在高速路的另一端,实际上对读者来说,他非常盼望能够及时地充分的去了解这些成果。那么实际上高速路就像我们现在的互联网一样,是非常便利的环境条件。但是现在高速路上设立一个收费站,结果大家就拥堵在收费站跟前,就没有办法去满足这样一个巨大的需求,它变成了一个限速步骤。所以我个人的意见来说,出版商应该避免成为收费站的角色,而应该努力的去让这样一个满负荷的通路去通畅的运行,去最大限度的发挥平台服务效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定位。

那么开放获取是什么?实际上就是把这种著作的使用权归还给作者。作者出于希望能够被了解的需要去利用资金发表自己的工作,从而使得读者能够免费的去使用和了解他的成果。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个途径实际上在最大可能性上或者更大的可能性上,满足了双方的需求。我个体认为这个是科学研究的社会公益属性和文化价值属性的体现。我们也可以看到,从一个科学研究资助的导向上面,大家也越来越支持这样一种开放获取的形式,所以越来越多的基金项目,包括中国的自然科学基金,也开始鼓励和资助这样的开放获取的方式来发表他们的这个工作。


您认为在开放获取期刊发表文章对作者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王玮文:我觉得对于作者来说,最大的需求动机是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够得以充分的交流和分享,从而去扩大它的这个影响力。所以我觉得开放获取使得这个文章的使用权重新归还给作者,作者可以通过基金的方式去支付发表费,使得读者能够免费的去了解和分享他的工作成果。我觉得最大的好处是双方共同的交流和分享的需要得到了更充分的体现。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是科学研究的公益性一个非常好的体现。所以我感觉从研究者的利益的角度来说,自主权和需要得到满足是他考虑这种方式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您认为开放获取和开放数据是否有利于加快科研发现,提升科研的透明度和可重复性?

王玮文:是的,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它的本身就是为了要加快更加充分和快速的科研交流的需要。同样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共享本身也意味着以往的比较封闭的科研过程变得透明,那么也使得这些工作的可行性,可信度和可重复性有了一些基本的保证,所以我觉得这是开放获取所带来的好处之一。


在您的研究领域,科研人员如何存储科研数据与分享数据?可否分享一些好的做法?

王玮文:数据本身就是科学研究的主要的成果之一。在以往,通常都是研究者去获得这些数据,然后把有意义的结果进行发表。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开放数据之后有什么样的好处呢?首先是作者这部分工作可以被其他的研究人员使用,这样可以再次的对它的价值进行挖掘和扩展。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对于相同的事物,因为我们的看法不同,我们能够觉察和获得的信息也是不同的。所以我觉得开放数据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它能够对你的研究工作产生汇聚效应,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你的工作,从而使工作的进度会加快,也会加深科研工作的深度和广度,促进合作。所以我觉得这是开放数据的好处之一。另外一个好处是传统的开放数据是以发表文章的开放数据形式进行共享,但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共享在文章发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所以我觉得对于过程的交流和共享同样是非常有好处的。这种好处一个方面可能表现在它是一种对科学的原创性精神和成果的保护。第二个方面,这种过程性的交流和分享,也能使得我们更好的去加速和更新我们的研究成果。第三点,这些可以使科研的全过程的透明度和可重复性有了更好的保障。所以我觉得开放数据是科学研究一个很好的尝试。


作为副主编,您对将向开放获取期刊投稿的作者有什么建议?

王玮文:我自己的一些研究工作也会向开放获取的期刊投稿。所以以我的经验,在投稿的时候,首先需要考虑的依然是我的研究内容与期刊的主题之间的对应性。可能有一些作者有误解,认为开放获取期刊的投稿的质量缺乏保障。我觉得这是对这个期刊的流程不了解所带来的误解。其实开放期刊的整个工作流程审稿过程与传统的期刊完全相同的,他也需要通过同行评阅去保证它的科学性和质量。所以我觉得开放期刊这种形式,能够为研究者提供更多的机会去发表他们的工作,是一项很好的建议。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应该看到,正因为出版费主要是由作者本人来承担,所以这个收费的高低确实也会不可避免地成为影响投稿方向的潜在的因素,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出版商倾向于有高额出版收费的话,对于那些有好的工作,但是目前缺乏充分的科研资金资助的研究者来说,可能会有一定的困难去向这个方向投稿。


对于这些问题,我觉得一方面我们可以通过更多的科研资金加强对开放期刊的投稿的资助。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对于出版商来说,也要考虑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去平衡出版费和发展需求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对于新事物来说,难免都会遇到方方面面的这个问题,但总的来说开放获取是大势所趋,是科学研究充分共享和交流的需要。


Brain and Behavior 除了常规的研究型论文,还发表Registered Reports注册报告,可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这种论文类型?

王玮文:这种论文类型相对比较新。我觉得从我们对传统论文形式的了解来看,我们通常有了想法,设计和完成实验,获得数据分析以后,然后得到有意义的重要的发现,我们把它去发表。这是在整个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发生的事情。


那么Registered Reports是什么?是在开始实验之前进行预先的登记和审稿的过程。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作者有一个非常好的前期想法,只要能够详细的去描述和呈现所使用的方法和可能的分析过程,那么这样的一类文章就可以作为Registered Reports形式去投稿,进行第一阶段的审稿。如果他通过了,那么对于这个作者来说,只要按照经过审核的流程完成实验,不管得到什么结果,最后的投稿经过审稿之后都有更高的可能性被发表。


那么为什么我们需要这种形式?它有什么样的好处?我们都知道科学研究是探索未知的过程,风险很高。这种类型的投稿,实际上是在尽可能的去降低偏差的基础上面,鼓励作者去开展探索性的工作,尽量充分和全面的去呈现作者所有的研究结果。不管是阳性的还是阴性的,不管是作者预期的,还是非预期的,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这对于我们去全面客观认识科学事实,都是必要的组成部分。它也使得我们的工作能够有更大的可能性以文章的形式去发表。同时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样也是对于研究者本人所从事的科研工作的基本规律和风险的一个保障。所以我觉得应该鼓励研究者采用这样的投稿方式与发表工作。


上期回顾

主编专访 | 对话中科院王玮文: Brain and Behavior是本怎样的期刊?




—期刊简介—

Brain and Behavior


《Brian and Behavior》2010年创刊,是一本同行评议、开放获取国际英文期刊。2017年影响因子达2.219。该期刊出版的科学论文涵盖神经科学与心理学。我们欢迎来自包括以下学科的投稿但不限于:

· 神经病学疾病与精神疾病机制与治疗 (mechanisms and treatment of all neurological diseases and psychiatric disorders)

·行为与认知科学 (behavioral and cognitive science)

·神经元与胶质细胞生物学(neuronal and glial cell biology)

·神经外科 (neurosurgery)

·神经生理学 (neurophysiology)

·神经药理学 (neuropharmacology)

·神经免疫学 (neuroimmunology)

·神经病理学 (neuropathology)

·计算神经科学 (computational neuroscience)

·功能结构神经影像 (functional and structural neuroimaging)

·神经遗传学与精神病遗传学 (neurogenetics and psychiatric genetics)

·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病学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情感与认知障碍精神病学 (psychiatry of affective and cognitive disorders)

·流行病学 (epidemiology)

·临床心理学 (clinical psychology)

·神经心理学(neuropsychology)

·新的技术和研究方法,转化研究 (new research methods, translational research)

发育、认知与社会心理学 (developmental, cognitive, and social psychology)


接受的论文类型

原创性研究论文Research Articles

综述Review Articles

方法论文Method Papers

数据论文Data Articles

述评Editorials

评论Commentaries

注册报告Registered Reports


如果您有意向向Brain and Behavior投稿或咨询论文发表问题,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告知我们您的投稿意向,我们将会与您取得联系

—编辑团队—


Editor-in-Chief


Nutan Sharma 


(Department of Neurology, Harvard Medical School /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Boston, MA, USA)


Senior Editors


David Belin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UK)


Amanda Bischoff-Grethe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USA)


Claudia Grothe


(Institute of Neuroanatomy and Cell Biology, Hannover Medical School, Germany)


Bingren Hu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and Neurology, 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 College Park, MD, USA


Weiwen Wang

(Institute of Psych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Beijing, China)


扫码或点击链接原文了解期刊投稿须知资源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page/journal/21579032/homepage/forauthors.html




2019Wiley高校联盟答题挑战赛火热进行中,详情请戳文字:

2019Wiley高校联盟答题挑战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2310-1170184.html

上一篇:[转载]大学教师:时间都去哪儿了
下一篇:同龄人关系或影响青少年吸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05: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