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eyChina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ileyChina

博文

观点:什么是科研中的伦理学?

已有 347 次阅读 2018-10-11 14:3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研伦理, 伦理

 

Jan Mehlich博士拥有化学博士学位和应用伦理学硕士学位,现任台湾台中东海大学科技伦理学讲师。他开发并录制了一个独特的化学伦理学在线课程,用于硕士和博士层次的学习。在欧洲化学协会(EuChemS)的支持下,该课程将于明年冬季在一些试点大学进行测试。


对此,《化学观点(ChemViews)》杂志的Vera Koester博士就伦理学在化学中的重要性、在不同文化中是如何被理解的、它是如何随着时间而改变的等问题与Jan Mehlich博士进行了探讨。

 


Q:化学伦理学的涵义是什么?


A对许多化学家而言,这是一种科研伦理,一种职业伦理,关系到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做什么以及如何做好它。已经有不少学术欺诈案例被报导过,例如,通常被称为FFP(作假、伪造和剽窃)和其它相关问题,比如发表科学见解的不当行为、合作时的利益冲突或导师问题等。此外,动物实验也是一些化学家的热门话题。然而,我们经常发现这个定义不够宽泛。我们在不同的公共和政治层面讨论了科技进步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在这个规范中,即与价值相关的、关于优先事项和我们希望如何生活的探讨中,拥有特殊专长的化学家发挥着重要作用。化学是使地球上的人类活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性科学。 

 


Q:伦理学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话题吗?


A从伦理学家或那些关注科学伦理学的人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这个问题已经争论了几十年。然而,在将其引入化学或其他科学教育课程方面,这还是一个新的课题。许多学院和大学都不愿意也不太喜欢花大量时间在这类话题上。在给化学家们介绍毒理学或法律方面的课程时,我们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们需要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去说服教师们把这些话题纳入化学专业的义务教育。


另一个问题是,能够教授伦理学的讲师并不多。在询问外部专家如哲学系或科学社会学的人时,我们常会得到消极的体验。这些领域的学者做了大量的工作,但他们的工作重点有时与化学家的实际工作相去甚远。

 


Q:您是怎么对伦理学产生兴趣的?从何时开始的?


A:那是在2010年左右。我是一个博士生,研究纳米尺度的表面图案。我注意到有一场关于纳米科学的伦理和社会意义的辩论正在进行。我发现,作为科学家,我们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要讲,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伦理学家、社会学家或政策制定者在辩论这些问题时没有我们那样的背景知识。在“纳米伦理学”概念提出初期,关于它的所指有很多猜测和疑惑。人们讨论在血液中自我复制的纳米机器人和“灰色黏液”等场景时就像在谈论科幻小说一样。然而这并不是纳米科学中实际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开始对缩小科学家和大众之间的认知差距有了兴趣。在这一领域工作的人都了解目前的技术水平,以及未来5到10年可能出现的情况。科学家参与的社会辩论中是绝对必要的。否则,这些没有任何科学事实依据的辩论,对于技术进步的监管和治理来说会是低效的。


我在德国明斯特的大学开设了应用伦理学硕士课程。它涵盖了很多医学伦理但也包括科学伦理、技术伦理、政治伦理等等。可以说,在这里我们学到了一种与科学话语截然不同的辩论方式。哲学或伦理阐述与化学论文有很大不同。我们学会了如何用这些术语来思考。


幸运的是,我有机会将我的化学专业知识与应用伦理学的教育相结合。几年前,当EuChemS成立“化学与伦理”工作组时,我成为了其中一员。

 


Q:您在台中东海大学教授科技伦理。您的学生对您的课程有何反馈?


A在期末学生填写的评估问卷中,我得到了积极的反馈。他们中的一些人反思了什么是好的科学方法论,什么是实验室里好的科学行为,也反思了自己所做的工作的社会意义。他们回到实验室重新思考他们的实验。


据我所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实施欺诈行为,但他们的增强了相关意识,以防周围的人做出不道德的行为。因此,我想说,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收获是,通过良好的论证策略,他们能更自信地与教授或老板交谈。例如,当存在利益冲突或师徒关系问题时,最大的问题是“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例如,他们可以通过教导他们科学行为的优点,并以此作为论点,对如何接近高层人士有更清晰的认识。这个问题在亚洲尤其重要。

 

 

Q:您认为随着社会讨论的增加和环保意识的提高,这个话题是否变得越来越相关或者越来越多的人会对此感兴趣?


A: 人们对这些话题的认识确实在不断加深。直到20世纪70年代,人们对科学技术的进步一直抱有非常积极的信念,很少有人提出道德问题。科学家和其他推动进步的因素认为科学和技术是中立的,而且必须是中立的。考虑责任不是科学家关心的问题。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占主导地位的“社会建构主义”范式将科学活动与目标和目的、社会和个人的世界观以及价值和信仰体系等规范基础紧密联系在一起。一切都是有争议的,甚至是研究课题的选择,譬如,化学家是否决定从事绿色化学或可持续化学,而不是,比方说,陆军资助的用于导弹的炸药研究。事实上,很难找到完全不受任何规范因素影响的研究。


基于这一认识,欧盟及其成员国建立了技术评估和科学政策咨询机构。当然,这对科学家如何进行科学研究有影响。许多教授现在面临这样一个事实:每当他们从事大型研究项目,例如由欧盟资助的项目时,都伴随有关于预期研究成果的伦理和社会影响的强制性工作任务。

 

 

Q:但是,就像您之前说的一样,这并没有让我们对化学中的伦理学有一个明确的理解。


A是的,对于许多化学家,甚至是那些提倡化学伦理学的人来说,这个话题通常被认为是科研伦理学。鉴于我的背景是技术评估,我也想到了我们所说的“外部责任”。这不仅关系到我们在实验室里做什么,也关系到我们所做的如何影响更广泛的世界、环境和社会。

 

 

Q:您认为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差距?


A这似乎给许多化学家带来了很多麻烦,使他们难以考虑到外部的责任。对于他们来说,考虑到可能的欺诈案例,如何正确应用科学方法,以及什么时候可以省略数据等问题就已经足够了。这与他们作为化学家的工作直接相关。


许多学者不关心社会影响,认为这属于工程伦理、商业伦理和政治伦理。有时我们很难让科学家们相信,我们需要与社会各界开展持续不断的探讨,他们参与这些探讨有助于提升科技的可持续治理的效率、科学专家的可信度,而且,不要忘了,还有让社会认可耗资高昂的“科学”事业。

 

485207617.jpg

 

Q:这在不同的国家的情况存在差异吗?


A是的,当然有。以我个人的经验为例,我认为这是亚洲认识的典型例子:在我去韩国攻读博士时,我遇到了许多科学家,他们告诉我:“德国已经是世界领先的国家了。你居然还空耗宝贵时间谈论道德。我们首先必须确保我们的学生达到这个水平,然后我们才能谈论道德。”他们甚至害怕,就像一位教授告诉我的那样,如果我把这样的想法植入学生的大脑,他们将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他们的研究。因此,他们拒绝与我合作。


可以说,在许多亚洲国家,比如韩国和中国,他们首先想要的是自己的一份蛋糕。他们说,现在轮到他们发展复杂的工业、经济财富等等。科研伦理,甚至技术伦理也成为了一个话题,但他们主要还是关注如何提高经济竞争力。在科研伦理学中,唯一有说服力的论点是,不当行为会导致经济损失:它损害了声誉,降低了高收入的机会。所以,人们的思维通常只关注金钱,而不关注对社会的影响。


此外,我仍然感到担心,伦理意味着高举道德手指说,你不能这样做,你不应该这样做。因此,在视频课上,我试图说服大家,事实并非如此。道德并不意味着限制。我们不讨论道德,但我们讨论的是在某些情况下科学家可能不清楚什么是正确的行为。然后,当然,有一些方向总是好的。

 

 

Q:您的网上课程是怎样的?包括多少节课,每节课几个小时?


A我录了16节视频,每节45-60分钟。还通过电子学习平台提供的大量额外材料,如阅读作业、化学实例、练习问题和讨论论坛,一节课的工作量大约是两个小时。在欧洲信贷转移和积累系统(ECTS)中,这相当于两个ECTS积分。然而,课程是灵活的。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对我们很重要。保持课程或多或少的开放性,以供参与的大学选择其认为必要和重要的课程,这是非常重要的。


举个例子:我上过一个关于动物实验的课。如果在一个特定的部门或大学没有人做动物实验,他们认为这与化学家无关,就可能会跳过这门课。与此同时,当然,在一些机构中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话题需要讨论。所以,他们可以把我们在线课程的课程和他们自己的课程结合起来,如果有人能教授这个的话。例如,他们可以选择使用10个视频,并添加两节自己的课程。这取决于大学。


这门课的方法相对较新。作为一名化学家,我能够理解化学家是如何思考的,以及对他们来说什么是重要的。我以我的教学经验为基础,通过引入更多的化学相关的例子和案例,为化学专业的学生提炼材料。

 

 

Q:网上课程中有没有必须包含的必修课程?


A:我们决定给所有学生分配5门必修课。包括课程科学不端行为、科学出版、可持续发展、科学方法等,有就是说,包括如何应用逻辑,以及如何在化学研究和分析的假设,以及基于目前融资实践如何处理利益冲突,从政府或行业流入的资金会如何破坏科学的完整性等。



Q:这门课是不需要额外讲师的,但是需要有人亲自陪同上课吗?


A:当然。大学应该派人负责当地事务。必须有人建立电子学习平台,让学生能够登陆访问。由于版权的原因,该课程不是完全开放的,但可凭教育许可证使用。这些当地的组织者也为学生提供了必要的信息。除了视频外,我们还准备了很多额外的材料,比如预评估——在学生观看视频之前,让他们回答一些问题,通过问卷调查来检查学生是否理解了主题并学到了什么,当然,还有可能提供考试参考材料。


我也相信这样的课程只有当人们在课间也会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才有效,也就是,当他们回到实验室的时候,他们可以把课堂上听到的内容直接和他们的日常工作联系起来。

 

 

Q:那么,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A这个冬季学期,一些大学将作为试点参加测试,看看在线课程在实践中有多有用。根据反馈,如有必要,我们会改进课程。然后我们会提供给欧洲所有的大学。

 

 

关于Jan Mehlich博士


16561947f14.png


Jan Mehlich在德国明斯特大学化学专业毕业。2009年,他在该大学获得了应用伦理学硕士学位,2011年,他在该大学获得了微触点打印表面图案研究博士学位。Jan Mehlich曾在Europaische Akademie Erforschung von Folgen wissenschaftlich-technischer Entwicklungen、Bad Neuenahr-Ahrweiler、Bad Neuenahr-Ahrweiler等研究机构担任医学应用纳米粒子的伦理、法律和社会影响(ELSI)领域的研究员。2015年在台湾国立中兴大学(National Chung Hsing University)获得博士后学位。现任台湾台中东海大学科技伦理学讲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2310-1140255.html

上一篇:首届中国温州碳能源材料高峰论坛报名开启
下一篇:濒危动物存在恢复可能吗? | 中国科研人员从基因角度解析麋鹿复兴机制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21: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