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ancy

博文

说说崔永元(30)从循证医学看农达转基因主粮毒性

已有 276 次阅读 2018-12-4 12:37 |个人分类:崔永元|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崔永元, 循证医学, 农达, 转基因, 主粮 |文章来源:转载

       很多人在恶意攻击小崔老师展开转基因主粮毒性新闻调查时,老用“外行”“非专业”作为借口。
       本系列《说说崔永元(21) 小崔调查转基因食品安全专业吗》从外围三个方面展开讨论,当然一些人也不服气,有认为我是“小报”背景(其实我这个系列只代表个人观点)、又有认为我不是专业人士,下不了评价。其实,即使是方舟子及现在讲话挺转基因主粮食品绝对安全的,他们的专业知识表述,从这次贺副教授用转基因编辑造人事件中的反应、尤其是政府主管机构、各相关协会组织的声明措词中,有一个专业词汇叫“不可预期风险”。
        然而,2018年10月农业农村部官宣的《严禁非法生产转基因种子!农业农村部回应假种子泛滥等问题!》大家才读了一周,以方舟子和一批农业农村体系专家就在全国召开转基因主粮试食会,这明显是在不给农业农村部官宣说词面子:

农业农村部官宣-1


农业农村部官宣-2

农业农村部官宣-3

    咱们农业农村部官员在两会上说中国没有批准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咱们百姓当然信。可是,方舟子们就拿商业化的中国制造转基因主粮试吃,这些东西从何而来?建议农业农村部先查非法生产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如果你们不知,象范冰冰偷税漏税,税务局同志说不知道,只有找崔永元老师要证据一样,肯定有收获。

    言归主题,这里从几个角度再说一下转基因主粮毒性问题。

    草甘膦农药可能会引发人类淋巴腺癌和肺癌
    2018年12月3日《北京商报》在题为《双面拜耳 天使还是魔鬼》一文中介绍一个很令人震惊的数据:“(2018年)10月,美国法官作出判决,要求拜耳旗下全资子公司孟山都对其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剂产品致使一名学校园丁患上晚期癌症事件负责,判决结果使得该公司市值蒸发近20%,更令投资者担心的,还有孟山都背后逾8000起的类似诉讼。”
    大家可能知道,此案是2018年8月11日一审裁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个陪审团,农用化学品巨头孟山都公司赔偿一名罹患癌症的前园丁2.89亿美元。孟山都不认同裁决,表示会提起上诉。
    草甘膦是1970年由孟山都化学家约翰·弗朗茨发现的,1974年以农达(Roundup)品牌推向市场。最初专利于1991年到期,但孟山都保留了美国独家经营权,直至异丙胺盐专利2000年9月到期。草甘膦是农达除草剂的主要成分,主要配合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使用。该产品不仅在美国,也是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的除草剂,在130个国家注册,批准在100多种作物上使用。当今,世界上使用草甘膦的产品达750多种,草甘膦销售量从1974年的3200吨达到2014年的825000吨,孟山都由此获得了非常丰厚的利润收入。
    2015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认定孟山都的草甘膦具有可能致癌的物质,这份报告来自该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官方网站。该报告称,从2001年以来,该机构对美国、加拿大和瑞典等国的案例进行了调查,有足够证据显示,草甘膦农药可能会引发人类淋巴腺癌和肺癌。该研究机构指出,根据流行病学,动物和体外研究,草甘膦“大概处在人类致癌”(2A类)的致癌物清单中。

    86%转基因植物使用农达(Roundup)
    来自美国农业部公开的二个数据显示: 
    第一、有86%转基因植物使用农达(Roundup),即是草甘膦与86%转基因植物,包括大豆、玉米、水稻相伴而来。
    第二、统计14年的数据表明,美国每单位面积施用农达(Roundup)的量是逐年增加而不是孟山都公司声称的使用量减少。
    这意味着土壤的农达(Roundup)残留、即草甘膦残留通过水源、植物进入人类食物链。

    人类淋巴腺癌与草甘膦相关证据
    全球最权威的循证医学资源、2007年BMJ出版的《临床证据(Clincal Evidence)》第15版(中文版2008年)第30页《非霍奇金淋巴瘤NHL(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一节检索时间是2005年4月止,原作者是Ellen R  Copsen 主鸿鹄 译 黄晓军 校 沈悌 审。参考文献 有35篇。


NHL临床证据

    这一节有两个问题这么写:
    发病率/患病率:NHL的发病率男性多于女性、在西方国家正以每年4%速度递增,在英国,该病在最常见肿瘤中居第六位,英国2002年新增病例9443例,2003年死亡病例4418例。
    病因/危险因素:多数NHL的病因不清,免疫抑制(先天性或者获得性)人群发病率增高。其他危险因素包括:病毒感染(人类T细胞白血病病毒1型,EB病毒,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细菌感染(比如幽门螺旋杆菌)、有苯妥英或抗肿瘤药物治疗史、有杀出剂或者有机溶剂接触史。(说明一下:由北京协和医院血液科 许莹主任医师 代表国家卫健委“科普中国”为百度词条“非霍奇金淋巴瘤”中没有了最后这一段,哈哈哈!)
    这份1990年-2005年4月止的临床证据,还告诉我们:此“非霍奇金淋巴瘤”发病到死亡只有几个月的时间。
    事实上,我的一位好朋友、同龄人,在2016年12月12日出现症状(突然失声)到确诊3个月、6个月后就不幸去世!

    中国是草甘膦生产第一大国,近年来一直占据我国农药出口品种的榜首。全世界使用的草甘膦有60%以上来自中国,其中阿根廷的草甘膦约70%是中国生产的。草甘膦与转基因植物的毒性问题是任何说法不可以掩没的。

循证医学的临床证据


    这,就是循证医学的临床证据,任何人想为86%使用农达(Roundup)的转基因植物安全掩盖事实,都将是徒劳的!

    沈阳(sz1961sy)
    13:04 2018/12/3 写于北京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7414-1149788.html

上一篇:说说崔永元(31)转基因主粮安全可信度问题
下一篇:一份来自美国科学家就转基因增产神话的调研报告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5 17: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