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ancy

博文

鸿茅药酒的是与非之四十 为何建议让适应症患者试喝

已有 687 次阅读 2018-6-9 15:59 |个人分类:鸿茅药酒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鸿茅药酒 |文章来源:转载

 

      上一文《鸿茅药酒的是与非之卅九 第二篇公告围攻者仍很多》中我建议:鸿茅药酒应该让适应症患者免费试喝,用疗效说话,否则,永远会陷入口水战中,给真正需要的患者带来不便。
      有人看后问我:这不是让鸿茅药酒“破费”吗?
      估计是问此话的人不是学医懂药的人,更不了解鸿茅药酒事件面临的市场舆情风险压力。
       首先,鸿茅药酒是非处方药(OTC),主要在社会药店出售。终端用户的消费心理很易受到社会舆论的影响,进而影响社会药店的进货。

 

在社会药店声音前五站抚顺


       2018年5月8-12日,本人在【社会药店声音】前五站(内蒙古呼和浩特、赤峰、辽宁省抚顺、沈阳市、黑龙江哈尔滨市)采访过程,才知道社会药店与鸿茅药酒的进货是同各省的鸿茅药酒产品代理商结算,而且是先付款后进货。

 

哈尔滨某药房仓库取代鸿茅药酒的保健酒已堆满仓库

哈尔滨某药房仓库孤独的鸿茅药酒只有一箱库存

 

       所以,社会药店的经营者要考虑鸿茅药酒事件可能带来的资金压力风险(卖不出去、退货,最严重的问题是下架)。

 

【社会药店声音】第二站赤峰


       本人6月2日在厦门市参加2018全球数字峰会(GDS)后,曾经在一个老区街上转了一些地方,进去了五家不同背景的社会药店询问有无鸿茅药酒可售(药店中货架上没见到有摆),回答都有货,但是,就只有单瓶的。而近期,本人进北京市一些社会药店,鸿茅药酒的库存也只有单瓶的,即全国各地的社会药店都处于去存货状态。

 

厦门市社会药店


       所以,有人说:鸿茅药酒厂不敢生产,是因为各地药店都在去库存、而省级代理商仓库里存货都在千万元一级,社会药店的态度决定了鸿茅药酒销售的走势。这个问题又由消费者的态度所左右。
       其次,鸿茅药酒事件这两个月,电视广告都停播了,按照那个一年打150亿元广告费的算法,平均一个月就12.5亿元的广告(当然,这个数据很夸张),按1%计算,一个月也有1250万元广告费支出,停了2个月,就是节省了2500万元,拿出等额价值的鸿茅药酒做为药店免费试喝,也不是什么问题(本来是烧广告用的预算),全国所有连锁药店(按22万家算)每个店给一瓶免费试喝,可以有113元/店,也没有什么压力(按照鸿茅药酒报案抓谭先生的证明,其出厂价才69元/500ml)。

抚顺建联医药店长(执业药师)说卖了很多但是没喝过鸿茅药酒


       第三,是让药店店长、执业药师、营业员先试喝(怀孕,不适身体例外)。因为本人知道:几乎所有的这些直接营业员都没有喝过鸿茅药酒,其实这是一个很关健的产品营销缺失,有人告诉我:这其实是”蒙式医药营销”的一个惯性问题。这个说法是否准确,留待以后评价,但是,鸿茅药酒事件,确实让我这读过“产业经济”
和“市场营销”研究生专业的人觉得有一些事情,至今不理解。
       第四,《体验经济》在《共享经济》时代,在快销品(现在所有OTC广告品都是用此模式设计)其实比《营销定位》策略更加直接,因为OTC的终端定位不用去怀疑,核心问题在用户依赖性(服务专业性、态度、配送)与品牌的信任度。

《体验经济》在《共享经济》时代

 


 

2018年4月25日在北京一家药店的门口所拍照


        鸿茅药酒事件的攻击者策划其实是攻击中药注射剂的新版本。他们把中药注射剂说成是“伪科学”(我在4月28日中国中药协会一个会议发言时就笑着说:你们这些中药专家成了“伪科学家”)是“谋财害命”(北京大学饶毅教授说法)、变成非处方中药(OTC)是“毒药”(中南大学的麻醉学硕士说法),这些人的背后,肯定是存在明显的利益动力,才可以妄顾《医药学》、《药物流行病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的知识体系,制造一宗又一宗中国医药行业谣言而不受到法律制裁。
        中医药行业的人,一直用掩耳盗铃方式认为是自已的问题,更加有一种用“有效性”代替反击的态度,其实是中医药一直没有真正融入现代营销模式的“个体户”态度。
        最后,本人觉得,只有用试喝方式,才是最有力的证明(恶意攻击)所谓鸿茅药酒的“有毒”之说见鬼去吧
       如果中国连锁药店的店长、执业药师、营业员喝了鸿茅药酒不见中毒(有无不良反应也要反馈给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部门),再让患者试喝,所有谣言不就不攻自破吗?
        也许有人会问:这些说法行得通吗?大家去看本人上一文的体验结论:至少,我这个出生在中医之家的中医第三代、兽医第二代(中国第一个万头猪场技术场长出身、中国兽医协会传媒小组组长)的专业人士都是这样靠喝了才相信鸿茅药酒可以治疗对症疾病【当然,不是治百病】,鸿茅药酒公司是可以放心去试一试这个新营销模式的。
        补充一下:要试这个营销模式,还应该同不良反应监测(3万例)同步展开,这样才一举两得。如果可以、同时的公益活动同步举行,那就更加是善举。

 

        沈阳(sz1961sy)
        2018年6月9 日 10时08分 写于北京市第一师范学校附属小学 门口

      (2018年第二届东城区“科学运动会”现场展示活动)
        【相关系列】
       《鸿茅药酒案》( http://w.org.cn/user1/4/subject/35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7414-1118154.html

上一篇:参加2018全球数字峰会感受之二 ICANN风格不足会议
下一篇:鸿茅药酒事件营销反思之一 引子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2 08: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