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rlmyl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rlmylt

博文

人理、法治、国情——也谈科研经费使用 精选

已有 14096 次阅读 2013-10-15 18:02 |个人分类:百态人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经费管理体制的弊端是科学网一个经久不衰的老话题,成千上万的科研人员,特别是各种纵横向课题主持人,对科研经费管理制度的弊端都有切肤之痛。最近,科技部长的一番科研人员滥用科研经费问题的表态,新华视点一篇《新华视点:从39份审计报告看科研腐败》,更是捅了中国科研经费管理制度的马蜂窝,引起众多科研从业者的口诛笔伐。科学网更是将数篇相关博文高高置顶,引起了万目关注。

归纳博主的观点和跟帖者的发言,科学网的网民其实可以分为二类:对学术界反腐倡廉行动的坚决支持者、对科研人员经济地位长期低下不满的反对者。其实,通过正反两派的情绪化语言,可以深深感到,这是一个涉及人情、法治、国情三个方面的复杂问题。

一、人情的合理性

先说人情。知识分子成长周期长、脑力劳动强度大、工资待遇低,是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在市场经济、收入差距急剧扩大的今天显得尤为明显。为人师表了,日子过得竟然比建筑工地的农民工、自己刚刚毕业的研究生、农贸市场卖菜的老大妈还悲催,脸面如何也挂不住。从所承担的课题中取得自己脑力劳动的一部分,以此获得比较体面的生活,从人情上看,无可厚非。现有的财务制度的弊端有目共睹:科研经费中劳务费比例过低;从业人员的脑力劳动无法从科研经费中列支;同一课题、不同课题各项支出无法挤占挪用;刚性的报销制度没有考虑科研实践活动的需要,等等,不一而足。在N次呼吁,科研经费体制固若坚冰的情况下,用诸如假发票冲账、虚列开支项目等雕虫小技,增加点本应属于自己的脑力劳动消耗,似乎也并无大碍。

二、法治的严酷性

再说法律。依法治国,而不是以人治国,这是中国历经多少次亡也忽焉、兴也勃焉的历史周期律得来的血的教训,也是一个成熟国家保持社会持续稳定的利器,其重要性不容置疑。中国刑法对国家公职人员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的行为涉及的犯罪行为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涉及科研人员的就有行贿罪、受贿罪、贪污罪、虚开发票增值税发票罪、挪用公款罪、职务侵占罪等等,并且从犯罪主体、犯罪客体、犯罪主观、犯罪客观四个方面对每种罪名的犯罪构成进行了具体的规定。

大学教师、研究院所科研人员,事业单位、铁饭碗,自然属于国家公职人员;使用的科研经费,尤其是纵向经费,来源于纳税人的收入,自然属于公款。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是一个法治国家的标志。既然如此,触犯了刑律,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科研人员又有什么理由不受法律的处罚呢?如果科研人员以担当国家科技创新重任为借口可以逍遥法外,那么为生活所迫卖淫的站街女也可以法外开恩、遭受社会不公拿平民开刀的社会极端分子自然也可以考虑减刑缓刑了?

三、国情的约束

再说国情。长期以来,我国对公务员、事业单位这些所谓的吃皇粮的体制内人员,按照行政级别、职称的高低执行了一套复杂而严格的工资晋升制度。改革开放30多年了,大学教师、科研人员的基本工资执行的仍然是这套体系。同一级别的行政人员、科研人员、军队干部,基本工资实际上差别并不大,因此出现了县长相当于团级(县团级)、市长相当于师长(地师级)、教授相当于厅级这样奇怪的工资类比现象。垄断国企凭借其关乎国国计民生的资源价格的垄断制定权、行政官员依靠其资源的分配权获取了远超基本工资的额外收入。至于万里长城,由于其特殊的地位,最近几年,工资调整的频度、力度更是有目共睹。相形见绌之下,没有一技之长、从事基础研究的大学教师、科研人员的收入,如果不从自己掌管的科研经费里捞点好处,只剩下国家颁发的那点饿不死、吃不饱的皇粮了。

科研人员工资低下,作为从普通科研人员队伍中成长起来的管理者,也是心知肚明。大幅度增加科研人员工资待遇,与其说是个经济问题、不若说是个政治问题、管理理念问题。都是体制内的人,在大多数基层行政人员、科教文卫事业单位基本工资低下的国情下,凭什么光增加高校科研人员基本工资?按了葫芦起了瓢,政治风险太大!如果大家一起加工资,3000多万的吃皇粮的人,在经济减缓、财政收入减少的背景下,财政能否负担?端大锅饭了,知识分子衣食无忧了,如果他们素质不高,慢工不出细活怎么办?经济风险太大,不如把好钢用在培养精英人才的刀刃上!从经济学投入产出的角度,让一部分先富起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四、未来展望

在反腐倡廉的大斧高高举起的今天,作为每年国家数万亿元投入但产出不高、绯闻叠出的科研界,面临着万亿国民的众目睽睽,也在所难免即将到来的反腐倡廉风暴的猛烈冲击。客观评价,在收入长期低下、科研经费管理体制弊端多多情况下,大多知识分子如果严格按照刑法的规定,实际上处于罪与非罪之间的模糊地带。因此,段振豪式人物的落网,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随机事件。至于工资待遇的大幅度提高,在现有国情约束下,也是个天方夜谭的一方情愿。

想起了一句话:这是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个最坏的年代!在这个年代,各种合理不合法、合理不合情的乱象还会继续甚至蔓延。在这样一个年代,其实,天堂与地狱之间,经常只是一念之差。对于知识分子如此,其他行业,莫不如此!

 

 



聚焦科研经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733219.html

上一篇:[转载]调研显示:农村生态环境堪忧
下一篇:审稿人的视角:国内学术期刊的质量在下降

41 张忆文 魏武 张铁峰 王涛 赵序茅 刘全生 刘淼 戴德昌 赵斌 逄焕东 徐俊峰 林中祥 冯广达 李宇斌 吕喆 陈冬生 韦玉程 黄安年 罗利 武夷山 杨顺楷 袁飞荣 张智才 李兵 梁进 蔡子微 康建 蒋汉朝 孙友甫 biofans xialooking zhouguanghui Wanmingfu ljg idealist ztcztc enjoyjoy youlinglyw xsongy xiexmbs liyan501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4: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