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rlmyl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rlmylt

博文

评审季感触:让知识分子过一种有尊严、安全的生活 精选

已有 8057 次阅读 2019-5-6 15:2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每年的5月,都是评审的旺季。硕博士学位论文评审、国基项目评审、戴帽子人才工程评,行业部门的奖项评审,五花八门,纷至沓来。朋友在一所前985、现双一流高校当教授,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收到各种评审的本子。由于朋友从事的研究领域圈子不大,经常的情形是,本子还没有到手,各种请求关照的信息就通过电话、微信、QQ各种现代信息手段发送过来。

    请托的理由多种多样:刚入职的师资博士后,没有青基项目面临非升即走的困境;学校每年进行绩效考核,没有国家级科研项目在手,担心会被降级、降等;所在单位博导资格一年一审核,没有若干万在研国家项目博导头衔难以维持;虽然有N个在研项目,但是无法保证以后能够获得连续资助,所以希望多多益善;希望能够评上高大上人才工程,缺一个行业高级别科技进步奖,所以请多多关照;大龄青年,N年老博士,与应聘单位已经签约,就差了一张博士文凭,请求手下开恩。最令人惊诧的是,一位学界有点知名度的教授,在朋友担任科技支撑项目视频答辩专家时,直接打来电话,请求关照。

请托的人群中囊括了从刚入职博士到博导、教授、副教授、讲师、行业小牛各个系列人群。当然,院士、长江、千人、杰青等高大上帽子携带者,厅局级双肩挑人员没有。道理很简单,这些精英已经成了科研领域高大上项目的主宰者,不差钱了。也许,从经济学的视野,从马斯洛的生存需求学说的角度,更能够诠释科研院所领导招聘炙手可热、院士评选万人关注的现象。副教授以下的人由于年龄与朋友差距太大,朋友多不相识。这些朋友眼中的小字辈往往申通广大,通过其导师、朋友的朋友,绕了几道弯子来打招呼。

对于这种现象,一向作风正派的朋友虽然看不惯,但也很同情:知识分子,也是普通人,也要生存呀。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很多情况下,有人帮忙、无人帮忙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甚至可以决定一个人命运。

给人烧高香说拜年话、低三下四请托多少有点拿不上台面。中国的知识分子往往有点小资情调,大多虚荣心强、好面子,不到威胁到生存的地步通常不会低三下气地屈尊求人。在一篇论文、一个项目、一个奖项决定普通人命运沉浮的年代,到了危险生存的关键时刻,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读书人,也顾不上多少自尊了。

如果一个学术界除了极少数官员、精英外,都缺乏安全感,都要低三下四地到处求人帮忙,才能谋得生存,这个领域就比较危险了。因为从业者在面临生存威胁、缺乏尊严的情况下,是不可能静下心来去探索充满挑战、不确定因素的未知领域,毕竟生存才是第一位的。

如果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也许,过一种有尊严、安全的生活,是当代中国科研人员的一个梦想。科学网经常探讨科研的春天的话题,笔者很少参与。因为,科研的春天是否到来,取决于从业者的感受。如果学术界大多数人都能过上一种有尊严、有安全的生活,科研的春天也就为之不远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77413.html

上一篇:学生自杀、毕业门槛与延迟毕业率
下一篇:国基面上项目评审印象三四则

62 黄仁勇 邱敦莲 王从彦 刁承泰 安海龙 焦飞 刘建彬 郑永军 周忠浩 郭新磊 郭战胜 赵杰 王卫 杨金波 韩玉芬 熊建华 韩晴 钟广法 雷宏江 孙志鸿 杨正瓴 王庆浩 白龙亮 黄永义 邱立友 高瑞贺 高友鹤 梁洪泽 柳林涛 张忆文 王勇 叶建军 杨远源 张金龙 袁有录 王智 孙颉 王明明 黄凯 王崇臣 史晓雷 刘金涛 吴斌 孙允东 柏延文 刘建兴 牛凤岐 朱经亚 周春雷 孔玉侠 刘全生 梁发云 原梅妮 刘振斌 程帅 姚伟 崔树勋 蔡钰东 程强 王鹏杰 liyou1983 baixingy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7 17: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