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rlmyl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rlmylt

博文

大学里的能人和慫人 精选

已有 10369 次阅读 2019-1-8 10:4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岁末年初的时候,在科研院做工作的朋友聚会的机会突然多了起来。茶余饭后,忍不住聊起在大学普遍实行的绩效考核制度。自然,像往常一样,大家谈论并不是这种”棍棒+胡萝卜”的制度是否合理,而是将话题聚焦于谁是这种制度下获益不菲的能人、谁是这种制度下被边缘化甚至惨遭淘汰的慫人。

      哪种人是能人呢?当然是善于把握各种机遇,高IF论文发得多而快,职称和帽子戴的早而高,科研绩效货币奖励大大的有,小日子过得很滋润的教师。哪种人是慫人呢?不言而喻,是为人不活络,科研项目拿不到,高大上SCI论文发不出,年度绩效考核屡次不过关,被剥夺硕导、博导招生资格,早早淘汰的那些人。

       先举个能人的例子。一个211高校博导的博士生,原系西北地区贫困农村多子女家庭出身。先天不足情况下,高中毕业勉强读了一个西部地区院校冷门专业。本科毕业后,依靠在211院校任职的远方亲戚的关照,刚刚进入复试线的他,读了211院校热门专业的研究生,实现了鲤鱼跳龙门的第一次飞跃。硕士毕业后,眼看文凭贬值太快,他又走了审核值录取博士的捷径。借助211院校的优越平台,抓住在博士期间一年美国访学的机会,他联合外籍合作导师,连发几篇高大上SCI论文。终于博士毕业后,他以人才引进的副教授身份,在一所一本院校任职,获得了数量不菲的安家费、科研启动基金,实现了鲤鱼跳龙门的第二次飞跃。在读博的同时,他又把三本本科毕业、二本硕士毕业的女朋友成功推荐到同门导师门下读了博。不到2年,在甘愿为女朋友当枪手的他的辛勤努力下,成为妻子的女朋友SCI论文不断,不仅提前博士毕业、顺利找到一家省属高校任职,而且在读博期间产生了爱情结晶——儿子,真可谓爱情事业双丰收,实现了鲤鱼跳龙门的第三次飞跃。由于手头科研经费充足,成为任职院校科研精英的他,频频邀请业界大咖、国外行业SCI期刊编辑到学校讲学、访问。终于,在SCI影响因子说话的年代,他的SCI论文数量、他引次数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仅仅科研绩效年终奖就以10万元为单位计算。说起他的学术水平,这位学生的博导直摇头,善于投机钻营,精于巧借、跟踪他人思路,擅长改头换面、一稿多投而已。然而,不管白猫还是黑猫,在以SCI论文篇数、IF点数论英雄的年代,SCI论文等身就是硬通货。众目睽睽下,刚刚30岁出头的他,终于破格提升为教授,被有关部门推荐位优青候选人,实现人生的第四次飞跃。

       再举个慫人的例子。一位70后教师,土鳖博士毕业后,一直在西部地区一所一本院校的冷门工科专业任教。专业冷门,报考的人不多,他的教学工作量每年都难以达到学校要求的教学绩效点。因为是土鳖博士,没有接受国际高大上平台的熏陶,加上从事的一直是应用性工科研究,所以SCI论文发表一直保持零记录。高大上SCI论文没有,加上应用性研究,所以他每每申报各种基金项目,总是铩羽而归。没课题、没论文,所以他虽然评上了副教授、获得了硕士导师资格,但在有关部门破除导师终身制的严格要求下,三无导师的他,最终失去了硕士招生资格。没有科研项目、没有弟子助阵,如何能完成学校节节开花的绩效点呢?前几年,还勉强靠同门师兄、教研组同事的帮助,借点绩效蒙混过关,这两年日子越发过不下去了。大会点名受批、学院排名垫底、扣发基本工资、领导请去喝茶的生活,对于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他,实在有伤颜面。于是,万般无奈下,他只好认慫,向学校人事部门提交了病退申请。

      在这改革开放年代,无论能人也好、慫人也罢,都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是校园里能人越来越多、慫人越来越少不是件好事。其实,这种现象之蔓延,最大的伤害还不是国家科学研究事业,而是人才培养。

     本人好几个朋友是担任多家公司、企业法律顾问的专职律师,谈及科研院所的绩效考核、人才分等、工资分级制度,无不感到诧异:培养人才的高校,其急功近利、人文精神、公平原则之缺乏,甚至超过唯利是图的私企。大学之人文环境、道德水准理应高于社会,这样才能起到明灯、灯塔之引领作用。如果,高校之生存环境、制度之不公,比社会还差,成为社会道德之洼地。培养的人才,除了精致利己主义之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术语了。这种状况长此以往,当数以千万计抱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理念学生步入社会,成为各界之中坚力量,其言行对社会之戕害,难以估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55937.html

上一篇:回眸半个世纪:2018年的最后一天
下一篇:白卷、信息技术、教学改革

73 黄仁勇 陈楷翰 程强 吴国清 范会勇 王卫 郭景涛 邵宇飞 李文靖 孙颉 罗娜 梁洪泽 杨正瓴 冯大诚 王洪吉 叶建军 刘全慧 张高峰 蔡小宁 郑永军 胡大伟 晏成和 汤茂林 史晓雷 陈晨星 李毅伟 王少亨 胡文兵 蒋继平 刘建彬 李陶 王从彦 张叔勇 徐耀 周浙昆 代保湖 张士宏 苏德辰 逄焕东 徐智优 刘金涛 璩存勇 刘文才 黄永义 韩玉芬 徐明昆 彭思龙 张忆文 赵新铭 周忠浩 苏力宏 刘钢 吕秀齐 冯兆东 李雄 曾泳春 杨金波 陈波 杨顺楷 杜芳 武夷山 张骥 吴明火 孙志鸿 江克柱 万仁甫 项剑 王枫 孙允东 张国宏 张全成 shenlu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1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