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rlmyl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rlmylt

博文

环境建设比具体的政策更重要——谈师生关系 精选

已有 11496 次阅读 2018-11-23 19:47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面对着高等院校教师职业道德水准下降、研究生与导师关系日趋紧张的严峻形势,近日教育主管部门紧锣密鼓地发布了一系列加强师德管理、严格研究生导师自律要求的文件。对此,身为高等院校的一名草根教师,我举双手赞成。然而,在认真学习文件、领会精神之后,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总有点治标不治本的感觉。因为,教师也好、博导也好,都是社会的成员,容易受大环境的影响。古人云,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入幽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整体环境变好了,高等院校教师的道德水平自然水涨船高;大环境恶劣了,大学教师的职业道德也会随之下降。尤其在这样一个急功近利的浮躁年代,大学的校风、学风其实已经难以做到海洋中的灯塔那般置身其外,而是与社会大环境浑然一体了。

        具体到师生关系,作为导师,理所应当加强对学生的指导,不应当让手下弟子忙于学业无关的私事,不应该对学生施加过多的压力。除了学业外,还应从生活上、经济上给与学生更多的关心。其实,这些要求并不高,是一名研究生导师的基本职业道德。然而,在研究生培养实践中,师生关系往往变了味,这些最为基本的职业道德导师都没有做到,根源难道全部在导师身上吗?

       导师定期召开研究生组会,总得需要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相对自由的时间吧?然而,很多高校,包括一些双一流高校,并无教师办公用房、实验用房的具体管理办法,造成有的教授一层楼、有的教授一间房、有的几个教授一间房,苦乐极为不均的现象。华东某高校,数十年没有对教师办公用房进行调整,很多博导拥挤在一间狭小的办公室办公。总不能让教授站在大马路上指导研究生吧?再说时间吧,各种检查、评比、填表、政治学习,将教师除吃饭、睡觉、上课之外的业余时间压缩到极限,忙完这些杂事,很多教师已经精疲力竭。在旅途中、睡梦中指导学生,时间利用上效率最高,但不现实。如果有关部门能够出台规章,规定教师参与的与教学、科研无关的活动最高时间比例,规定各个职称水平的教师最小办公面积。我想,定期召开研究生组会不是个问题。

      第二,想谈谈导师对研究生施加学业压力的事情。近年来,耳闻目睹研究生跳楼、自杀抑郁的事件,其背后的驱动力无非学业压力、感情挫折、经济困难几种,其中以学业压力排在首位。研究生的学业压力难道是导师造成的吗?每个院校,尤其是还在上升阶段的二三流院校,都为博士、甚至硕士规定了答辩前必须发表的小论文篇数、档次的最低要求,这不是导师所能决定的。并且,近年来,很多院校研究生导师的科研绩效指标也是一路攀升。不得不承认,参与导师课题,为导师科研绩效考核添砖加瓦,是导师招收研究生的一个主要动机。甚而至于,东部某高校将研究生招生数量与导师科研绩效紧密挂钩。导师每招收一个研究生,就会增加一笔数量不低的科研绩效。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研究生不能按期发表论文,导师能不着急上火吗?如果要杜绝导师在学业上对研究生施加压力,釜底抽薪的方式,就是教育主管部门出台红头文件,规定导师绩效考核、研究生毕业,彻底与论文无关。

       第三谈点研究生给教师打工事情。最近几十年,随着各项工程建设项目的推进,很多普通大学变成了研究院,很多实践环节或被取消、或流于形式。除了理学、文科研究生外,让学生参加实践项目,对于锻炼学生的动手能力,提高就业竞争力、改善研究生生活待遇,都具有极为重要意义。众多周知,很多横向课题,都是依靠导师在行业的人脉拉来的。签署很多实践项目,当然导师是第一负责人。从这个意义上说,研究生替导师打工也不为过。如果教育主管出台相关规定,每个学校必须建设固定的实践基地,将研究生的津贴提高到足以维持体面生活的水平。我想,许多导师也不愿意到处奔波、不辞辛苦地靠着卖老脸拉项目。

        第四谈谈研究生给导师打杂的事情。导师也是一个思维正常的普通人,作为正常人,导师是不希望别人介入自己的私生活的,哪怕是自己的研究生。之所以让研究生干一些与学业相关度不大的杂事,实际上是事出无奈。财务报账、设备购置、出国开会,所遭遇的环节之多、程序之复杂,科学网博友早有吐槽,这里就不再详述。如果这些杂事必须要导师事必躬亲,那导师教学、科研的正事就啥也别干了。如果真的想杜绝研究生给导师干杂活,教育主管部门就要出台政策,将这些繁文缛节的东西消灭在萌芽状态。

       最后谈谈干部作风与教师道德水平之间的关系。教师也是普通的人,一个善于学习的群体,相当一部分教师属于随波逐流的草根群众。一个科研院所,干部风清气正、廉洁自律,教师道德水平自然不会太差;反之,一个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盛行的校园,教师的道德水平也好不到那里去。久闻鲍鱼之肆,而不知其臭;入幽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然而,在行政化愈演愈烈的校园,能够做到领导风清气正的科研院所比例,绝对不是个大概率事件。在干部作风没有得到本质提高的前提下,奢谈教师队伍整体道德素质的飞跃,是违背实事求是客观规律的。

       无论是教师对待教学态度,还是研究生导师指导学生,都是良心活。既然是良心活,自然无法量化,也难以依靠外界驱动力强制推动。良心活需要在一个工作愉快、心情舒畅、充满人文关怀、办事公平公正公开的良好的环境中,慢慢地加以熏陶,才能逐渐养成。大的环境不改变,希望一个难以落实的政策、一份似曾相识的红头文件,大幅度提升科研院所教学科研人员的道德水平,因为难以治本,所以难以收到预期效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47867.html

上一篇:当机制遇到了素质:破“五唯”前景预测
下一篇:大学教师职业选择,无问西东呼?

31 王从彦 焦飞 郑永军 刘建兴 黄仁勇 徐耀 吴嗣泽 杨正瓴 罗娜 季丹 陈飞 毛宏 周忠浩 雷宏江 王卫 王安良 沈律 孙志鸿 彭友松 周浙昆 梁洪泽 许培扬 黄永义 刘立 刘乐 李东风 逄焕东 程强 韩玉芬 罗春元 李世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5 22: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