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rlmyl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rlmylt

博文

草根教师杂记五则 精选

已有 4319 次阅读 2018-7-12 09:3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几位在高校工作的好友,最近通过微信,讲述了他们的所闻、所见、所感,觉得挺有启发的,把这些内容分享出来,也算是对当今语境下社会环境的一个缩微吧。随手拈来的生活琐事,一孔之见,难以与严格科学验证的学术论文相比,感兴趣的可以阅读,喜欢钻牛角尖的拍砖者可以忽略本文。

一、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道理,在旅途中最容易应验。朋友到粤西出差,发现这里懒人多、电信诈骗也比较多。打出租车的时候与的哥闲聊,才明白了其中的奥秘。这里水热条件好,自然资源条件优越,到海边逮条死鱼、到山上摘个野果,冬天躲在树洞里也无冻死之虞。一年到头,一条短裤、一件背心、两双拖鞋就可以打发,生活成本低。生存易、劳作辛苦,所以这里的懒人多。由于靠近沿海,华侨多、私企老板多,这里贫富差别大。在大众传媒上看到的帅哥、靓妹的高大上生活多了,羡慕之余,懒人也想过好生活,骗成了致富捷径。于是,这里又成了全国闻名的电信诈骗之乡。又懒又骗,搞坏了形象,以至于出租车公司都不屑于招聘本地人。

二、都市的大龄剩女现象

东部某一流高校的二流学院招聘了一位年轻英俊的未婚男博士,刚一亮相,就被几位高学历大龄女青年给盯上了。没办法,现在读书的女生越来越多,在很多专业、很多院校出现了性比极不平衡的现象。由于数量严重不匹配,相貌、学历、气质俱佳的女生在同龄的圈子中找不到合适的伴侣,年龄稍大、能够进入高大上女生法眼的男生又大多早已娶妻生子,下嫁又不甘心。时空错位下,一些高学历于是被剩了。难怪许多大学女生的母亲都逼着女儿在学校尽早挑选金龟婿,以免被剩。想想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校园,女生比例极低,漂亮女生更是稀缺资源,80%以上男生大学期间无爱可恋,毕业被剩。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的说法,还真有道理。

三、用力过度的绩效考核

    中部某新晋一流院校,为了保持来之不易的地位,比照老牌985院校的标准,给每个教师下达了难以企及的高大上科研绩效指标。不到一年,普通副教授、教授的科研绩效定额指标翻了10倍。领导的初衷是美好的,但用力过猛,结果却差强人意。一位四级教授,往年发一篇四区SCI或者几篇CSCD期刊,基本能达到考核要求。按照现在标准,一年10篇四区SCI或者3篇二区SCI或者30篇CSCD,才能满足考核要求。中文期刊论文价值基本归零、一般SCI不顶用了。“与其累死也难以达标,干脆放弃图个快活。反正完不成科研绩效的教师有的是,领导想怎们处理就怎么处理吧”,一位勤勤恳恳数十年,50多岁的博导无奈地说。当一大批原本勤奋、努力的一线教授、副教授脱离了科学研究,是不是该反思一下持续若干年的胡萝卜+大棒的科研绩效管理模式呢?

四、研究只是一种职业,与创新无关

    在很多专家教授的眼中,读研、考博、在科研院所任教,理所当然是从事以创新为目的的科学研究。但一位在高校担任多年博导的朋友的观点,彻底颠覆了传统的观念。很多考研的同学,考研动机大多是因为本科教学质量太差、文凭泛滥成灾,找不到理想工作,想通过读研学点东西、拿个文凭。大多数研究生,对于科学研究,谈不上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更与热爱无关。即使以科研后备人才为培养目标的博士,也大多看重的是科研院所工作比较稳定、人际关系相对比较简单的优势, 冲着铁饭碗来的。总体而言,科学研究这个职业,在社会上属于中等偏上的层次。在总体经济下滑社会保障体系极不完善的今天,对于草根阶层出身的孩子,尤其是女生,还是有一点吸引力的,这可以从高等院校女教师扎堆生二胎、而企业女性员工生二胎比例较少的现象看出来。 

五、诗只能在远方的高校青椒

    前几日一位朋友应邀到中部某三流院校担任校级科研团队项目答辩评审专家,有点被大学教师残酷的科研竞争态势所震惊:10多万的校级课题,竟然引来一大堆教授、副教授、985/211名校博士的竞争。平日的科研实力、申报书写作能力、在评委面前的推销能力、与专家领导的人脉关系,都成为项目能否最终入选的充要条件。在高校芸芸众生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相貌、智商、情商平平的草根,在一个情商、智商、人脉俱佳的人才能过体面生活的社会,注定绝大部分人的生活只能用凑乎来描述,难怪无数90后教师发出诗的远方的无奈叹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23613.html

上一篇:缩短学制、加大难度——从研究生生源的角度看本科改革
下一篇:人才引进背后的隐忧

29 蔡小宁 武夷山 陈楷翰 刘全生 袁方 张俊宏 陈莹 吕洪波 韩玉芬 吉培荣 黄旭 王从彦 何海 李学友 吴斌 梁洪泽 石磊 饶东海 赵克勤 汪晓军 史晓雷 黄永义 蒋永华 王永奉 孙颉 熊建华 韩枫 黄仁勇 程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2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