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rlmyl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rlmylt

博文

也谈科学网的人气

已有 2703 次阅读 2018-5-6 09:1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是2012年11月注册成为科学网的用户,至今已经5年半有余。曾经有段时间,每天早上必做的功课就是打开科学网,浏览自己感兴趣的博文。因为当初的时候,科学网人气较旺,自己写的一些博文时而被置顶、加精。在精神鼓励下,自己也是笔耕不缀,每天都能写一篇博文。然而,逐渐地,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与大家的感觉一样,科学网的人气也是每况愈下。

   其实,作为国内科教界的一个最大网络平台,科学网的人气衰落是个晴雨表,反映了某种生态环境的变化。仔细分析,原因无外乎以下几条。

   1、舆论环境并不宽松。与国外不同,中国科研教育的许多问题与体制有关,而体制又与上层建筑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大学很多课程设置与大学办学方向丝丝相关,2000年左右的大学扩招就与摆脱亚洲金融危机的经济驱动密切相关,而研究生招生规模的扩大则与延缓就业的行政考量存在一定联系。由于众多周知的原因,言多必失、说多不宜。

   2、科研绩效的压力。随着双一流建设、学科评估、国家重大工程、人才项目等高大上工程的一轮轮推出,一线教学科研人员的压力逐年增大,为名也好、为利也好,迫使绝大多数一线教学科研人员将主要精力投身于科学研究的主战场。缺少了一线教学科研人员的参与,科学网上离退休人员成了博文的主要贡献者。年长退休者的博文不乏精华之作,然而与一线员工的感受还是有较大差距,特别是在这日新月异的变革年代。

   3、民主决策的机制远未建立。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是个源自1300多年前唐太宗李世民时期的故事,也是中国老幼皆知的成语。然而,在行政化趋势越来越强的今天,又有几个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领导能够做到这一点呢?对于所在单位员工在网上发表的教学科研感受,即使与学校根本不搭界,凡是有可能损坏单位形象的,网上追查是个极端例子,请去喝茶的情形也并不多见。然而,在教学科研过程中给穿小鞋、使绊子的事情却是心照不宣的常态。这种情况一旦成为普遍现象,皇帝新装中的小男孩也就彻底绝迹了。

   4、技术与管理因素  由于工作的性质,教学科研人员夜猫子居多。夜间发帖子审核的管理限制,也带来了科学网人气的下降。出于政治正确、网络自保的考虑,采取封博的措施,将思想极端、性格特立独行、喜欢掐架的博主逐出科学网,无形之中也损失了不少人气。不可否认,移动端诸多自媒体的兴起,也分流了科学网部分人气。

   5、人微言轻的无奈  在科学网人气不断下滑诸多原因中,其实以上几点理由都不是最大的原因。科学网上的绝大部分博主,都是热爱自己国家、遵纪守法的公民,触犯底线的概率不大,被有关部门跨省追捕、被单位领导请去喝茶的幸运机会也不多,最大的悲哀是人微言轻的无奈。对于人才工程的弊端、对于双一流建设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对于科研绩效的后果,大家讨论得不可谓热情,提出的建议也不能说是不中肯,然而,客观实际情况呢?哀莫大于心死。与其没用,还是将主要精力用在有用的事情上去吧。

   新陈代谢、生老病死是生物界不可抗拒的规律,虚拟的网络平台也是如此。笔者主观臆断,如果上述几条原因继续恶化,科学网人气还会继续不景气下去的。物极必反,一个网络消亡之后,更多的网络会蓬勃兴起。也许,若干年后,科研教学网络如雨后春笋兴起之时,正预示着一个新的科教的春天来临之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12537.html

上一篇:学子是如何变成学渣的
下一篇: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学位论文盲审中的乱象

36 尤明庆 彭渤 张学文 贾玉玺 王从彦 张忆文 代恒伟 陈奂生 王启云 朱志敏 廖建岗 史晓雷 蒋永华 刘建栋 张成岗 王毅翔 周浙昆 徐耀 汪晓军 姬扬 刘钢 朱晓刚 康建 高友鹤 鲍海飞 黄良锋 赵斌 赵凤光 杨正瓴 孟佳 晏成和 马德义 郭新磊 张晓良 刘世民 信忠保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2 12: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