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rlmyl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rlmylt

博文

待价而沽人才与被绩效逼死草根:双一流建设怪象 精选

已有 19240 次阅读 2018-3-4 13:1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的一个在中部高校工作的一个朋友到西部参加全国学术峰会,遇到了在各个高校工作的同行,茶余饭后,双一流建设、学科评估自然成了讨论话题。人才越发待价而沽、草根生存日益艰难,成了很多与会同仁的共同感受。东部某高校一位头顶杰青、长江、千人三顶帽子的人才,被高价引入西部某三流高校。1000万元科研启动费、数百万元安家费,是该校开出的价码。人才引进后,该校分别以各顶帽子才能申报的科研平台为契机,成功申报了近一亿元科研经费。学校人事部门、科研部门自豪地说,人才引进是一项名利双收、投入产出比最高的无风险投资。值得讽刺的是,与该校相邻的一所二流高校,因为一个学科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成功进入A系列,领导通知比照世界一流学科的标准,将指标转换为绩效分数,层层分解到每个教师的年度科研考评指标中,一个普通教师因为完不成绩效被降级降等,不堪忍受人格侮辱而跳楼自杀。

   人才待价而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双一流建设、学科评估指标体系中,人才及其附加值的权重太大,有帽子人才的多少、顶级国际期刊的数量及引用次数、只有戴帽子人才才能申报的各项平台的数量,这些评价指标,无不与戴帽子人才息息相关。某种程度上,人才的作用强大到了决定学校命运的地步,以至于在日益行政化的今天,一些三流、不入流大学的领导在顶级人才面前也会低眉弯腰。

   与人才相比,那些有望入围一流学科的普通教师日子难过得多。缺少独立办公室、缺少实验空间、缺少优质研究生生源、缺少持续科研资助、缺少不被繁杂事务打扰的完整时间,是草根教师面临的共同问题。参会的许多高校教师认为,将世界一流学科的成果折算成绩效,加以简单分解,落实到每个教师头上,作为奖惩及去留的标准,是一种简单粗暴的做法。姑且不谈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是否违背了中央有关人才分类评价的决定的基本精神,这种一刀切的评价体系是否经过了教代会民主集中的程序。将科学研究当成批量生产的工厂,按照军事作战的方式下达军令状的做法,已经违背了科学研究的基本规律。

   私下讨论中,参会的教师一致认为,科学研究的实质是创新,而创新就具有极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因此,科研可以规划,但不能计划,将绩效指标按年度分解到每个人头上,显然违背了科学研究的基本规律。人的能力有大小,学科之间科研的难度千差万别,一刀切的做法显失公平。如果将科学研究成果当成产品,产品的生产需要原材料、资金、设备,科学合理的工艺流程以及高效的质检体系,不考虑这些制约因素一味地从产出入手获得绩效,是难以持续的。

   自然,上面咳嗽,下面感冒。众多学校层面的怪象,根源还在上层的评估指挥棒。片面的政绩观以及高大上政绩工程,才是始作俑者。虽然目前还在持续发酵的政绩工程尚未见到降温的迹象,作为普通教师无法抵挡这股科研大跃进的洪流,还是希望洪流过后的若干年,同一片蓝天下,待价而沽的人才与被绩效逼死的草根共存的悲喜两重天现象,不再成为共和国科研史上的笑柄,朋友如是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02227.html

上一篇:生产力水平决定人们的三观:从春节年味变淡说起
下一篇:从网络舆情看趋势:闷声发财的时代到来

83 马臻 黄仁勇 武夷山 陈楷翰 刘建彬 杨正瓴 周春雷 余国志 宋威 郑学军 熊建华 黄永义 程强 沈律 逄焕东 冯培忠 王启云 刘建兴 彭真明 李毅伟 徐耀 叶建军 王从彦 曹俊兴 周浙昆 袁有录 张显 陈宏伟 单明 牛凤岐 冯大诚 刘伟 周健 王安良 高春辉 张江敏 段法兵 王乐旬 徐树良 孙露 郝兆东 胡泽春 苏德辰 张叔勇 杨建设 杨甫 蔡松 张波 刘浔江 韩晓阳 苗君 韩晴 郭向云 李剑超 汪波 常树建 刘广明 史晓雷 李俊 杨林 吕喆 王洪吉 李久煊 柳文山 陈冬生 鲍海飞 韩玉芬 张铁峰 孙友甫 俞立平 陈南晖 曾跃勤 鲍博 吴嗣泽 严夺魁 刘山亮 张云 蔡志全 杨金波 吴昊 汪晓军 陈精明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5 1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