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yufeng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uiyufeng2012

博文

守住灵魂

已有 2327 次阅读 2013-6-15 12:5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前些日子总被刺激,原本没感觉到有什么自卑感的,因为习惯说一句“我不懂”的口头禅,而被外界误认为我很不自信。我发现自己的表象总会欺骗到大众,当然大众的误判也会对我造成比较关键的影响。当年在藏也不见得真的有多优秀,别人说我厉害,我大概以为自己确实可以,洋洋自得几近堕落。而在这里,前些日子很多关系亲近的人都说我表现得不很自信,我也就以为我是自卑的了,搞得心情有些彷徨,自然也不怎么高兴。后来几天慢慢发现我内心不是卑微的,而是太苛求理想,我一旦无法满足自己的标准,而这种不能满足标准往往是由准备不充分造成的,那样我就总是有一种心虚的感觉,人太真就不会虚掩,我总不自觉地会把没底没把握的心虚表现出来,大概就会给外界一种不自信甚至自卑的感觉。

       就联想起6月4号听了蔡达峰先生的报告,他讲到的很多话,我在书上看见过的,有些话自己也深有体会,而那些自己不曾经历的话语通过他语言的表述,我也是深信不疑的。因为我相信那样的大牛之所以为大牛是经历过非大众所经历的事情,悟了非常的道!我印象很深,他说到别人夸你你要想想是不是真的,别人批评你你也要想想是不是真的。就更感觉人只有过丰富的生活经历,才会有那样发自心底的经验感触。也越发觉得某本书上的一句格言确实是真理:打败你的人只有你自己,成就你的人也只有你自己!

      上个月冯玮教授的报告讲得太专业,我没能听懂国际局势的复杂根源,当时去听报告也没奢望用一堆喜欢物理的脑细胞听懂什么人文社科政治类的专业内涵,只是想看看冯大牛到底怎么个牛法。他的报告给我两个很关键的启示:1.只有对自己本专业的知识相当熟悉,运用自如才会有绝对的自信! 2.各大历史事件的发生是由当时特定的环境特定的因素造就的,或许后来人看看会觉得如果当初怎么做的话,后来历史就不一样了。此理用在人自身成长上同样适用,很多人包括之前我自己往往习惯性懊悔过去很多事情,总习惯说“如果当初怎样怎样就好了”,也就是说人们往往把后悔的情绪当成一种习惯。我前些日子就突然在想,自己也很习惯性地经常后悔当年很多事情没做好,其实,大可不必懊悔。简单讲:十几岁的思维和二十几岁的思维不一样,十几岁的经验与二十几岁的经验也不一样,我们何必要用二十几岁的心和眼光懊悔十几岁的成长,用二十几岁的标准与评判去否定怀疑十几岁的收获呢?我曾问过两位研究历史的大牛,搞历史研究到底有什么用啊,我们看到的历史不一定是真的,研究一个假的东西有什么用啊?大牛们共识性的意见是:研究历史规律汲取前人经验,启发于当下生活。个人成长与发展又何尝不是一部真实的小历史呢,那同理,可以把过去的自己当前人,把自己成长过程的遗憾作为一种经验教训给自己后来的成长一些灵光与智慧,这就足够了,而且比总哀怨地后悔要强多了。很长一段时间纠结懊悔于本科的没努力,甚至因为对自己不满意而全盘否定自己四年的收获,甚至还很不公正地将那段成长定义为“四年的生命文革”。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真的文革又怎么样呢?!当年历史上10年的文革,除了那些自杀或者被迫害致死的人,后来挺过去熬下来的不都是很不赖的大牛嘛!与他们相比我是幸运的:他们被耽误了10年,而我只是耽误4年罢了。但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们的十年是大环境造成的,而我的四年却是自找的。不过也好,当年经历文革的前辈们对学习的纯粹热爱与用心投入就是因为他们经历了十年,才更懂得学习的宝贵性;我大概现在的状态跟那些前辈有同感,能在学校接受教育,能在学校环境继续学习就很幸运,这样的生活真的跟做梦一样幸福!看看我同龄的人,我那些中小学的同学包括后来本科的同学,有的甚至都当了妈被琐碎的生活困住了,再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了,想到比同龄人幸运,我就更充满动力与幸福感继续前行!

       在学校这么久每天都在成长收获,5月份是收获最大的,这个学期我跟LC说了很多很多之前未曾敢说的话,就像在家跟我母亲老美人说话一样一样的感觉,我于是在心里把LC定义为我科研上的慈母;5月份的收获还来自半导体,LF老师对我的引导真的很大很大,特别是在物理课程学习上怎样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路,我在心里把他定义为我物理学习上的严父,尽管他喜欢微笑讲课,总给人一种很和蔼很亲和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会给我一种威严的感觉,这种感觉是LC不曾让我深切感受到的,而L老师与我的对话及对我的鼓励,是在家里我父亲从未给过我的。所以说LC是科研慈母,LF老师是学习严父。这里有很多很多大牛,也有很多帮扶我的人,老师和同学都是,大概是最近的经历主要集中在科研和学习上,就越发感觉这两位老师才是我心中分量最重的大牛。冯骥才说作家是低调的,还有人说科学家是低调的,我不是作家也不是科学家,但是我会见贤思齐,行为和灵魂都努力靠近他们,低调地在日记本上记录下俩大牛给我的点拨与启示,偶尔翻翻看看反省反省,或者没事偷着乐,突然感觉自己是个精神上十足的富翁,这个社会最讨厌炫富的,高调的表达往往被看做高唱别人的赞美诗或者故意炫富,无论哪种,都会有遭砖拍的危险啊,所以我还是偷着乐吧,呵呵。再者,诚心地感激大概也会对两个低调的大牛造成无心地伤害,这个世界的人太多了想法自然就不少,低调不仅是对他们的尊重,也是我对两位大牛最好的回报方式!我相信我的成长不会辜负他们在我身上倾注的心血!就像园丁养花,种子不差的话,从野地里挪到花园,最好的园丁最好的肥料给她,这花不会长的差劲的,只不过是因为生长环境的挪动,有一段时间她需要适应一下新土壤罢了。就像淄博土话方言里说的“栽庄稼,等反过苗来就好了”,我这颗种子大概次不到哪里去,现在只不过是处于“反苗期”我比别的庄稼长得慢点罢了,“等反过苗来”我肯定哼哼地长,不比别的庄稼少产!

       其实,刚才有点小心烦,自打6月份系年会结束之后,某办公男一直喊我“崔大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年会时候问得问题太白痴了被人嘲讽呢还是咋地,反正自己知道知识储备上的基础是薄弱的,自然就更感觉那家伙是在挖苦我。好几次了,我说你可以喊牛,但你最好改成“吹牛”、或者“水牛”,反正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知道自己吃了几碗干饭。就像跟组里的师弟包括一起上课的同学说不要喊我师姐学姐之类的,学高为师,我还担不起你们叫的称呼,直接喊我名字我才感觉踏实。刚才某办公男又在那喊我崔大牛,我很不开心了,但却笑着喊他大牛,因为他确实比较牛,基础好还很用功,这方面我确实很佩服他,只是一直没有用言语赞美过他。鄙人的话刚叫出口,他倒表现出极不高兴了,说我在寒碜他。哈哈,好吧,我于是就拉出苏东坡与佛印的故事来教育教育他一番。本来鄙人就有点好为人师,他刚好又给我创造了机会,佛印心中有佛自然处处有佛,所以他说苏东坡像佛就再正常不过了,而苏东坡正如他的妹妹苏小妹所言他输在心中无佛,苏说佛是狗shi就刚好因为苏心里只有狗shi。此典故一出,某办公男招架不住了,不再喊我崔大牛了,又把以前的一个番号搞出来,又开始喊“大作家”,我只是平时喜欢写写东西,从来没有过作家梦,但因为知道自己比他们的写作水平都略高些,就自然不会反感他喊我大作家。好吧,写着这个小场景自己不禁笑了,本来也没多大气,气自然还没生起来就消了呗。大概这个场景写出来感觉无聊,但有所启示,也发现自己心脏确实比上个月强大一些了。上个月还因为知识储备的原因感觉任何场合没有发言权,搞得自己心很难受,还在痛苦挣扎中写了一篇垃圾的博文《差生的苦恼》。现在想想那时候思维真可笑,就像个小孩。世界上本没有差生,有的只是欠合适教育的孩子!越来越发觉跟自己灵魂对话是一种很美妙的境界,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这是一种自我教育的幸福。我突然在想,很多人都在强调中国教育如何如何,把很到责任推给政府、高校与社会,我觉得不太理性。中国的教育涵盖方方面面,学校教育为主,但是不能忽视辅助教育的力量啊,家庭教育与自我教育在我看来都是中国辅助教育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部分。中国教育存在的弊端我觉得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受教育者的问题,不知道有多少受教育者不是被动接受教育,而是发自内心深处主动寻求教育的,哪怕是自我教育!

       较真、古板、苛刻、钻牛角尖、天真、理想主义、疯子、神经病……太多的词都被定义为极端,我也不知道这些词的褒贬含义,但恰恰因为这些词活在我身上,我才是一个独立的我,没了有生命的词也就没有了我灵魂的生命!我就是我,反正现在我什么都不怕,不怕外界如何评价我,LF老师队我说过:很多东西不用去care的;杨福家大牛先生也有绝对的自信! 我不奢望自己成为哪方面的大牛,但是我很清楚自己心里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我不甘做“大众”,我势必得先承受得了大众们所不能承受的一切!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山隹自信!山隹加油!!!

       写完突然才发现,写东西不仅有发泄内心情绪的功效,还有总结成长为后来生活做参考的作用,这是从自身收获上来讲;往宏观层次讲,以文结友或者自己的感触给别人一点启示,也不能不算是自己尽自己的小小方式给社会做一点正能量的贡献吧。难怪LF老师说博客是个很好的交流平台,尽管他自己没有博客。饿死了,吃饭去了,吃完继续 fight with semiconductor & solid theory ! come on !

山隹大疯 June15,2013 pm12:52 @FK31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08348-699709.html

上一篇:有一个姑娘
下一篇:找回自己

3 苏光松 乔中东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8 18: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