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2郎 秀才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oulangxiucai 我兒時的理想並不是當科學家,而是地主家的少爺,家有良田千頃,終日不學無術,沒事領著一群狗奴才上街調戲一下良家少女~~

博文

滚蛋吧,起跑线!还孩子一个美好童年! 精选

已有 4184 次阅读 2013-5-3 18:40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起跑线,快乐童年,放牛娃| 放牛娃, 起跑线, 快乐童年

看了戴德昌老师的《学生贿赂老师,从幼儿园开始就精心培养了》有些感慨。

   前两周我姐姐也在问我:要不要给贝贝报什么班?(我外甥女,现在是幼儿园小班的一名同学)我说不用,都不用。平时多注意看她喜欢什么,对什么感兴趣,然后可以报个她感兴趣的不班,不要强加给她任何班。

   后来也聊到:贝贝的同学们,好多过年过节都给老师送礼什么的,我们什么也没送。

   我说:不用,只要老师人品没有那么差,不会因为你不给她送礼,就对贝贝不好的。。。。

   前后聊了两个多小时,中间也聊到了起跑线的问题。

   我姐姐也开玩笑说:人家不是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嘛。

   我说:是啊,我以前也这样觉得。觉得这句话老正确了。现在不觉得了。也不知道最开始谁提出的这句话。感觉是因为这句话抢占了道德的至高点,从而让人觉得无比的正确,当然也戳中了父母的心。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商家的广告词(好广告也误人啊)。

   后来看到一个比喻觉得特别好:人生就像马拉松,比那个起跑线没有意义。想想很对,就连平时学校运动会,女子800米都没人抢起跑线了。如果人生是110米跨栏,或者50米短跑,你可以拼一下起跑线。

   生活中,我们无形中都被这个“道德制高点”给绑架了,从而我们又绑架了自己的孩子

   我说:之前看过一个节目,有人专门调查了清华北大10年间各个省高考状元,最后发现其中80%也没表现出来和当年其同学有什么差距。

   我跟我姐姐说:现在争这些起跑线的家庭,都是生活水平还不错的家庭。想要做些什么让孩子变得更好。你现在也在考虑这个东西,是因为你们现在生活也好多了。想想那些农村小孩,想想咱们小时候,哪有这些啊。想都没想过。

   说着就开始和我姐姐回忆起小时候的童年生活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最开心的也就是那个时候了。(PS:我6岁之前在农村,后来搬到了小县)

  小学时候,中午午休,下午一放学就狂奔到荷塘边钓虾。后来发展成了周围全民钓虾,钓鱼,不分男女老少,都在各个池塘边围着。      

  周末去芦苇里面掏鸟窝。里面很多的鹌鹑窝,把鹌鹑蛋装在口袋里,后来都挤破了,像是被别人扔了臭鸡蛋。

  去荷塘里摘莲蓬,腿上被划拉着一道道的血印子。

  在池塘埂上掏虾洞的时候,练就了食指被小龙虾夹的都不出血了。

  扛着竹竿去小沟里钓鱼,每次还能喝婉汤,可有成就感了。(不是正宗的鱼竿,砍根竹子,自己生火把它烤烤,YI直(方言:掰直)

  要不就大家一伙,找个罐头瓶子,用麻绳一绑,里面放点糠,或者麸子,扔到池塘里再拉起来,每次总能拉两条小鱼。

  可惜的是,现在这些芦苇地,荷塘,稻田,都被填了,盖成了房子,唉。。。。。    

最开心的当属暑假了,一放假就冲回农村老家。

  每天一大早,赶着家里水牛,去汉江和小河中间的沙滩上放牛。 好的是全村都一起群放,大家赶过之后,有大人把所有的牛赶到汉江中心另一个小岛上去吃草。晚上又有大人们把它们赶回来,大家各自牵着自家的牛回家。

  (有一次我中间帮别人照顾怀孕的母牛时,及时发现在沙滩中的水坑中泡汤的母牛后面有个小牛头,赶紧把她牵起来,然后到处找大人,最后看着他们给她接生小牛,还是个双胞胎!)

  中间牛在另一个沙滩吃草的时候,不用人管,小孩就自己玩。沙滩上都是自家开垦的地。那个时候还收农业税,但是自家开垦的滩地是不收的,但是要“靠天收”,要是汉江发水,全部都淹了。那时候江面上漂的都是西瓜。

  涨水不大的时候,偶尔会有上游的小铁皮船被冲下来(航标灯),那个时候,我们小孩就当起了船夫在哪里摆渡,负责用小船把要过河的人送过去,送过来。有一次,差点我被水冲走了,还好及时抓住了船弦。

  那时候早上放牛出去,我这个小屁孩什么饭都不用带,基本吃百家饭,河滩上零星分布的瓜棚,走那吃那。再就是河滩上 到处都是西瓜,香瓜, 玉米,花生。。。

  尽管从小在河里泡大的,但是真的只是“泡”,游泳水平可烂了,而且也游不远。因此老被人鄙视。

  现在 汉江依旧流,小河依旧淌,河滩依旧在。

但水牛、板车被拖拉机代替了。也不需要放牛了。小孩们也不这么玩了。我90后小表弟们都没法想象我们当时的那种场景了。

  但是这段时期一直是我到现在为止最快乐得时光。  

  再就是爸爸妈妈从来不管我和我姐姐考多少分,而且也从来没挨过揍。记得初二,有一门37分,成绩单拿回去,我爸看了,什么都没说,还是照样跟别人有说有笑,我也就放心了。不过新学期,我就“被留级”并 “被转学”了。

  不过从那时候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开窍了,成绩出奇的好。一直到现在还被我们那片周围邻居视为教育自己家小孩的榜样。

  有的时候我也问我爸爸:你们怎么都不管我?

  我爸说:你爷爷说了,成才的树儿不用kuo(一声,方言:就是说树要是成才,不用你修理它,它依然长的很直)。(我爷爷可是我们那边算是小有名气的教育界人士,以后专门写一篇)

  可能有相同的成长背景吧,最后我和我姐姐达成了一致:不要被它绑架,决定让起跑线滚蛋

最后希望贝贝有个快乐的、可以回味的童年。。。。。。

贝贝(舅舅摄于2011年春节)PS:舅舅还欠你上学期间所有的书包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05726-686451.html

上一篇:爱心误杀“神兽”羊驼&小熊猫@凶器:"夹竹桃"之毒!
下一篇:别因朱莉乳腺被切,而让钱被黑:乳腺癌基因检测

26 罗德海 徐大彬 边媛媛 彭思龙 王善勇 郑环泉 惠小强 陆雅莉 张焱 徐耀 刘艳红 葛素红 邢志忠 蒋永华 曹聪 何雨笙 罗春元 李宇斌 沈友明 孙学军 唐凌峰 赵婧 biofans yunmu linsowd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2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