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gpz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pzh

博文

苏畅师妹,一路走好,愿天堂不用再做科研! 精选

已有 41446 次阅读 2016-10-17 18:3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昨天晚上,惊闻苏畅,我的师妹,一位优秀的科学工作者,不幸去世了,年仅33岁。


一时间懵了,怎么可能?她还那么年轻,那么朝气蓬勃,那么精灵古怪!


脑子里充斥着初次见面时候的样子,那个假小子样的女生,白净的脸,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直立着的短发,精干的夹克,宽松的裤子,差点以为是个小男生。一开口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


后来的日子就是我带着她做实验,从最基本的分子生物学实验技术开始,一步步,大概带了两年,感情也好的很,那时候实验室还流行“革命就是请客吃饭”,大家不时地出去聚个餐,师兄师姐请师弟师妹,都是吃货,大快朵颐不亦乐乎。她们女生也会去卡拉OK,据说苏畅的嗓子极好极好,我却一直没有耳福。


随后我就读了博,离开了原来的实验室,不过还好在同一个城市,虽然都很忙,但是也能偶尔聚聚,吃个饭,发个牢骚什么的。


等她2010年毕业的时候,她就兴奋地告诉我:“我到眼科医院的研究所啦。”“嗯,工作这么难找,能到学校附属医院的研究所挺好。”我也不由地替她高兴。她们这届大部分去了医院的检验科,她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了科研的人。


之后,就不断得到她的新消息,偶尔是开心的,“我帮某某领导写的标书中了国自然面上啦”,“我帮新来的海归博士写的标书中了国自然啦”,“师兄,我买房啦”,偶尔是抱怨的,“师兄,我累死了,实验室啥事都得我管,招标,写标书,做实验”,“师兄,给我想个课题思路呗,我想得脑仁疼”“师兄,我还能不能去检验科,做科研太累啦”……


我偶尔也冲她发牢骚,她就会开着她的小汽车来找我,“师兄,咱吃好吃的去。”然后就拉着我去某一家饭店,点几个菜,然后一顿狂吃,然后就豪气地去结账,“师兄,我挣的挺多的,我请你。”当时我的博士补助只有320,倒也能心安理得地吃下去,毕竟,自己的亲师妹嘛,不是外人。


偶尔我也会关心一下她的私生活,“畅丫,赶紧找个男朋友呗。”“现在的男生都没有男人样,好吃懒做,没有担当,找他们干啥?”“那你看师兄咋样?”她就一脸鄙视地看着我:“你?人还行,挺好,可惜,性格太面,不像个男人。”然后看着我哈哈大笑。


12年,我离开了天津,联系得少了,不过偶尔还是有联系,开心事,伤心事,更多的还是科研上的事儿。她还是经常说想去检验科,“师兄,你说我能去检验科不?你说我考个博然后等毕业改行去检验科行不?”

……毕竟,其他几个去检验科的师妹赚的钱和她差不多、甚至比她还多,压力却比她小的多。我也只能安慰她:“好啊,我支持你考博。”


去年,她就兴奋地告诉我,考上了博士,研究所的领导也支持她上博士,导师还要派她去国家蛋白质中心去学液质联用,还说如果我有实验需要可以去找她,还要给我介绍山西省眼科医院的大夫给我做媳妇儿……


……


一转眼,人怎么就没了呢?一个小小的发烧,怎么就带走了她呢?


那么年轻,那么朝气,生活才刚刚开始,人生的路还漫长,还有你喜爱的科研,……


也许,她还年轻,资历还浅,写的标书她也只是挂个名儿,勉强算的上科研工作者,可她对科研对工作却充满热情,尽管那么累,也偶尔发牢骚,却初心不改……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师妹苏畅。

一路走好,愿天堂不用再做科研,你能放声地歌唱。


后记:

今日到天津送走了师妹,和导师还有其他师兄师弟师妹们见了见面,大家因为畅丫的离去不胜唏嘘。伊人已去,余者偷生,虽然难以接受,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互道珍重,希望能一切安好。


没想到这篇博文得到大家如此的关注!虽然偶尔几个评论有点刺耳,但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删了,眼不见为净。

就像评论里有老师说的,科研蚁族。我们大部分还是属于科研蚁族的一员,忙忙碌碌,微不足道,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就是科研蚁族构成了中国科技金字塔的基础,但能到塔尖的毕竟是少数,生命只有一次,不仅仅属于自己,还属于家庭、父母,且行且珍惜。

要追求理想,但也要珍惜生命。

祝大家一切安好。














关注年轻科研人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99746-1009303.html

上一篇:申请地方基金之惑---能干的和尚没水喝?
下一篇:从央视报道“回扣门”看中国医改该走向何方(一)

131 杨华磊 熊天 梁红斌 喻海良 陈楷翰 张忆文 姬扬 黄仁勇 沈律 郑永军 李贤伟 孟庆仁 姜玉梅 宁利中 蔡小宁 黄永义 陈南晖 史江涛 毛秀光 王明明 赵克勤 张启峰 江克柱 杨正瓴 吕洪波 钱磊 邓海军 史晓雷 仲银鹏 鲁云霞 陈万浩 李泳 俞立平 杨宇晨 张强 孙立杰 张金才 姚伯元 张辉 王伟 梁劲康 徐庆征 王振亭 李森 牛登科 王小宁 杨金波 强涛 赵凤光 王永安 薛怀君 万润兰 刘立 张建超 王林平 赫荣乔 刘金涛 韩枫 李宁 杨林 张波 张晖 张鹏举 蒋敏强 刘士勇 诸平 高建国 归明月 许方杰 吴仁智 王启云 董焱章 李卓亭 陈敬朴 徐树良 余文 徐西占 蒋德明 秦逸人 苏德辰 田娟 刘军胜 赵新超 徐长庆 龙良鲲 赵保明 鲍海飞 李雪 刘明超 范杰 王府民 赵美娣 李鹤 王大岗 水迎波 陈理 魏焱明 刘建彬 王春艳 周公朴 彭真明 林中祥 罗春元 xlianggg mxt110 changtg cyllcz lianghongze wangqinling crossing htli ericmapes wqhwqh333 bolifly ychengwei zhucele zdu mbnl ly6617 green8998 shangztf slytjiaofei flowerhdl fuzaode chenxifang aliala dachong99 zhongmiaozhimen louiexp luxiaobing12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3 12: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