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bin0203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博文

[转载]纪念印度传奇数学家拉马努金(1)

已有 2524 次阅读 2013-1-3 13:26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传奇,金,数学家,印度| 印度, 数学家, 传奇 |文章来源:转载

    由于喜欢,所以收藏转载科学网徐传胜老师的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od=space&uid=542302&do=blog&id=639826 。原帖: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2302-639826.html

中国和印度同为东方文明古国,而且历史文化进程也有些相似之处。唐朝和尚玄奘取真经于天竺国之故事,被吴承恩神笔写成《西游记》,成为我国四大名著之一,至今西安尚完好保存着玄奘翻译经书之地即大雁塔。

目前印度正在各个领域赶超着中国(据说2015年人口就有望超过中国),现其软件业已远远超过中国,跃居世界第二位。然而官方统计显示,印度每年博士毕业生仅约4500人,而中国每年博士毕业生多达4万人。对此印度数学模型和计算机模拟中心首席科学家江甘-普拉塔普叹息道:仅仅赶上今天的中国,印度就需要培养73.5万科学家,每年培养4500人,尚需163年。其计算结果是假设中国不再增加科研人员的数量。

印度的数学有着悠久历史,且不乏新人辈出,拉马努金(Srinivasa Aiyangar Ramanujan18871920)就是典型实例。拉马努金在堆垒数论特别是整数分拆方面做出重要贡献。在椭圆函数、超几何函数、发散级数等领域也有不少工作。他有着很强的直觉洞察力,虽未受过严格数学训练,却能独立发现了30004000个数学公式。经常宣称在梦中娜玛卡尔女神给其启示,早晨醒来就能写下不少数学公式。所预见的某些数学结论,日后有许多得到了证实。非常可惜的是,这样一位数学天才却于1920年因患肺结核而病逝,享年仅仅33岁。

为纪念拉马努金现在国际上有两项以其名字命名的数学奖项:SASTRA Ramanujan PrizeThe Ramanujan Prize。前者由拉马努金故乡的Shanmugha Arts, Science, Technology&Research Academy创立于2005年,颁发给对数学有着浓厚兴趣的杰出数学家。因拉马努金英年早逝,故SASTRA特意将获奖者年龄限制在32岁以内。2006年的获奖者是同年菲尔兹奖获得者陶哲轩。后者由ICTP也创立于2005年,颁发给发展中国家的优秀数学家,获奖者年龄限制45岁以内。其评奖委员会由IMU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Union)成员组成,奖金为15,000美元,而SASTRA10,000美元。

20108月,第26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在印度的海得拉巴召开,充分表明新世纪的印度数学已经悄然崛起,紧随中国跻身于数学大国行列,这与印度古今数学家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2012年是印度数学年,也是印度传奇数学家拉马努金诞辰125周年。为此印度数学史学会和拉马努金数学会联合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活动。我们受印度数学史学会之邀请,分别参加了ISHM-2012ICHDMS-2102,前者由Ramjas College, University of Delhi主办,后者由Department of Mathematics, Maharshi Dayanand University主办。

我们6个中国人和其他外国学者分乘两辆八成新的大巴于印度时间晚上9:00多,也即北京时间11:30分后,到达Maharshi Dayanand University。原来我们估计可能没有晚饭吃了,没有想到主办方早就备好了较为丰盛的晚餐(对印度人而言),因而我们到达后就让直奔餐厅,在我们就餐的同时,他们安排住宿。

在餐厅门口看到一个打扮时髦的印度女人,正在忙碌着安排一些事情,后来得知她就是数学系主任Renu Chugh教授。该校数学系只有14位教师,都是讲授数学专业课程。至于其他院系的高等数学课程不是由数学系来承担,这一点和我国不同。

由于此时已经有些习惯印度膳食,我们几个很快就吃过晚饭等待安排住宿。突然,Z发现了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我们几个也有些惊奇,在学校内为何就像如临大敌。很快有人来招呼我们,准备来领我们去住处。可这时曲老师的房间有点麻烦,第一次是钥匙不对,第二次是房间不对(已安排他人),反反复复上下楼四次也没有安排好,W师弟有着急了,愤愤地说:“这也太不拿曲老师当范了。”我们几个学生也是着急,可曲老师就是大家风范,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这让我自叹不如。

最终还是没有安排下曲老师的房间,主办方把我们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刚一停车学生就涌上来帮着拿行李,住房在二层向阳房间16号。进入房间发现,这是刚刚粉刷过的楼房,可能是由学生公寓改造的,外面偌大房间就孤零零地摆放着一张单人床,里面还有卫生间和衣帽间,与德里的住宿相比,我们很满意了。

整个二层南面一共六间房,全让我们占下了。总算有了住处,放好行李,换上拖鞋,大家各个房间都转了转,曲老师住在2号房,我住在4号房。也许我们是不速之客,我们的到来忙坏了那几个学生,一会儿安装驱蚊电器(此时印度蚊子还很多);一会儿送来瓶装饮用水;一会儿送来洗刷用品;一会儿送来房间钥匙等。不知是他们的英语不好,还是羞于回答,我们和他们说话都未作答。

我很快熟悉了房间设施,知道可以洗热水澡,就打开了热水器。由于此时印度下午的气温还较高,坐在大巴车里出了一身臭汗,因而心情放松下来就感到脊背上发粘了,故能美美地洗上一个热水澡真是舒服。也许是疲倦了,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是入境后睡得最香甜的一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95464-649128.html

上一篇:3000名本硕毕业生争当清洁工,只为编制故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2 16: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