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chengfeiw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chengfeiwu

博文

高校有了位置也不好混

已有 1232 次阅读 2017-5-18 22:3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教学 教授 论文

   看到某才女老师留言:"我院里能跟班到领导的男正男副,基本拼科研,文章学生写,项目抱领导;跟不上班的男正男副们基本都有外面的事业,股票,公司兼职,甚至给中小学生补课。

  女正确实不搞科研,但也基本超过50了,等着退休;女副35往上,不搞科研,照样让你转岗,去民办,去行政。去年有两个教学口碑一直很好,基本教学奖拿遍的女副教授,因为生二胎,三年没科研成果,一个被转到民办学院,一个转实验员。
  我替领导可惜,替学校哀叹,科研指标靠引进人才可以很快提高,培养一个站讲台的好老师没有十年的功夫怎么可能?这必须是一天天站出来,一节节讲出来,靠时间熬出来。
  领导短视而自大,功利又现实,反正人多,不会心疼的。但凡有领导有点眼光和魄力,就能从楚王好细腰的大环境冲出来,做点有利于千秋万代的事业,可惜大多数领导都是小楚王。"    

   我不免心声感叹,前几天看到一位博友写道:老实人短期吃小亏,长久来说,由于吃不了大亏,相当于是赚了,霸道人争强好胜,吵吵闹闹不给领导省心,最后被领导给个小鞋穿,自尝恶果,相当于吃大亏,这个理论是站的住脚的。怕就怕伪善口才好有一定能力的人,这种人无利不起早,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接下来我来分析一下身边混与不混的几类人。

  第一类不混的人,大多贫苦出生,没有别的路子与靠山,从国内读到国外,又海龟。只有靠自己的更多时间高效付出,持之以恒,追求短平快的项目,文章不断,从数量向质量逐步转变,这样的才子型特聘教授,某某学者还真是有,你可以发现你身边有这样的例子,当然这个局限在一本大学及以上,这类人往往独立自主,不喜欢搞人际关系。      

  第二类科研成果差的人,由于科研条件差,得到的资助有限,加上个人性格比较内向,科研产出一直低效质量也低,索性搞教学,可是碰到一群学生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按手机,逃课的逃课,谈恋爱的恋爱,他仍然强装镇定,不露声色朴实无华地上课然后走人,跟学生也没有感情,看淡了也就不伤心了。

  第三类人,往往是副教授多年也升不上去了,那就全心搞副业,自己开办公司或者培训机构或者挂职,赚的盆满钵满,物质生活过的不亦乐乎,私人生活奢靡。曾经我一个朋友,他导师副教授就是这样,自己的研究生完全放羊不管,还好我那朋友聪明,搜集文献,左抄右改居然也捏造出一篇sci发表顺利毕业了,造假造的逻辑严密,对于高级知识分子造篇文章难度上应该不存在问题,编出合理的文章数据也是可以的。工作后,更是发现一个中西部985高校的教授到企业当顾问,此教授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大跌眼镜,此乃真叫兽,吃喝嫖赌样样爱,尤其喜欢刚出校门的女大学生,喜欢晚上出入KTV,一天晚上会后他让公司领导选个市场部的女生陪喝酒跳舞,当着我们这些刚出校门学生的面,他和那个女生跳起舞来,跳着跳着趁着KTV昏暗的灯光,酒精的刺激,手就不老实了,往女生短裙上摸,身子也紧贴上那个女生,女生找个机会溜出来了,哭丧着脸,我们一群刚毕业的学生很是气愤,当然也奈何不了他,在公司会议上他吹牛好像要吹破天,以为自己是985高校教授那是天大的不得了,人前又装的一本正经,据说他兼职顾问一年也有十几万。    

  第四类人,可怜的青椒,刚毕业一个月不到一万块钱,又要结婚生子,又要科研教学,人生都是从年轻时代走过的,辛苦一点也是一段美好的经历,只能感慨加油了。  

  总的来说,感觉大陆的人才渐渐趋于饱和,高校的教职越来越难拿,年轻人家里是农村出来的,不建议读博,除非年纪小,硕博连读5年搞定,否则出来确实也比较艰难,各种条款限制,一定要抓住应届生的身份,这在求职中非常重要。

  搞教学的老师是被领导遗忘的一拨人,他们的剩余价值已经被汲干,教学做的好与坏,与学校在全国全世界的排名关系不大,论文尤其是高级论文的发表才是领导关注的,江苏大学的火箭速度发展就是因为论文数量以及高水平论文的快速增加。所以搞教学就是搞自我修养与兴趣,不要指望这个能换来荣誉金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91867-1055769.html

上一篇:女博士为什么要进高校?因为好混日子
下一篇:答钱学森之问:教育的目的在于赚钱

16 徐令予 李俊 马志超 侯成亚 侯沉 孙华 蔡宁 徐耀 张海鹏 王林平 杨正瓴 冯兆东 ycjyf zhjq2016 xlsd houzheny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5 16: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