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安财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ancai

博文

纪念JC Simo

已有 2331 次阅读 2015-9-16 19:07 |个人分类:日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题记:天才就像蜡烛,烛光越亮,烧得越快。


   JC Simo就是这样一根蜡烛,他曾在计算力学界名噪一时,并勤恳奉献了毕生的光和热。直至1994年9月26日他驾鹤西去之时,不过四十二岁。常言道“四十不惑”,四十多岁正值洞悉万物之英年,也正值事业辉煌之巅峰。实乃天妒英才,叫人扼腕叹息。2014.09.26,对于计算力学界的人来说,不外是一个值得纪念和缅怀的日子。  

   Simo是个土生土长的西班牙人,他于1976年在马德里理工大学获得土木工程学士学位,随后在1979年获得EOI(Escuela de Organizacion Industrial)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获得富布赖特奖学金之后,Simo来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继续深造,分别于1980年、1982年获得土木工程硕士及博士学位。在James Kelly教授的指导下,他的博士论文解决了静力问题的非线性分叉问题并提出了设计基础隔震系统的基本方法,避免了高层建筑在强震作用下发生毁灭性的破坏。获得博士学位后,Simo在Robert Taylor和Karl Pister两位教授的指导下开始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在1985年Simo正式被聘为斯坦福大学助理教授,在此之前,他已经同时在伯克利和斯坦福为研究生上课。1987年他获得美国总统青年科学家奖,1990年晋升至有终身衔的副教授并于1993年转为正教授。1994年,Simo荣获德国洪堡基金奖。

当Simo来到斯坦福任教时,他已经在固体和结构非弹性变形问题的计算方法上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成为该领域一颗闪耀的明星。Simo在应用力学系为研究生开设了非弹性力学计算理论系列课程,并成为他的特色课,同时也使非弹性介质力学这门悠久的传统学科得到振兴。课堂上Simo每次都为学生讲授最新的领域进展,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他自己成果。人们普遍认为Simo将这门课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并且他将因在该学科内的贡献永远被大家所铭记。在此基础上,他的两本专著已被出版:Topics in the Numerical Analysis and Simulation of Plasticity, and Plasticity, Viscoplasticity and Viscoelasticity: Formulation and Numerical Analysis.

除了在计算非弹性力学方面取得的成就,Simo在其他很多领域也取得了重要的研究成果。他对结构理论和非线性连续介质力学有着始终不渝的兴趣,Simo推导了杆、梁、板及壳在大位移运动下的非线性计算公式。在这些研究工作中,他充满着想象和激情并且计算结果吸引着很多人的兴趣,比如像梁这种被很多工程研究人员应用于解决普通技术问题的单元,Simo很有意思地将其用于模拟意大利面条的运动上。后来,他又开始研究壳连接问题和计算非线性壳问题的渐进法。

Simo继续从事连续性介质力学和哈密顿系统方面的基础研究,并且和诺伯特·维纳奖得主Jerrold Marsden教授进行了合作。在最后的几年里,她的兴趣集中在哈密顿系统保证基本守恒定律的时间积分方案和耗散动力系统衰减不等式研究。此外,他在多场耦合算法领域也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如热塑性和磁流体动力学。近来,他又把注意点转向固体的局部变形和相变研究,分析不可压缩流体的动力问题。在这些研究中,非线性力学的基本理论被深深地植入在数值分析中,体现了力学与数值计算的完美结合。

Simo是个富有精力和才能的老师。他有很多优秀研究生并且投入大量的经历指导和培养他们做研究,是个真正奉献于教育事业的人。

尽管喜欢努力地工作,Simo也很通人情。他喜欢社交聚会,美食,酒,巴洛克音乐,骑摩托车,飞机。和西班牙年轻人一样,他也喜欢在潘普洛纳和公牛赛跑。他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并且周边充满了很多欢乐。他经常在咖啡馆和他的研究生举行例会。他也喜欢旅行,在会议上做演讲,招待许多杰出的访问学者,和世界上著名的研究人员进行合作。

刚知道他的病情时,Simo正在参与策划一场密友间的聚会。然后当他意识到自己病情的严重性时,聚餐计划不得不取消了。当病情得到暂时稳定时,Simo却继续催促举行这场聚会。最终,聚会顺利举行了而且与会的所有人都发现他病的很重。尽管如此,所有人还是玩得很开心,尤其是Simo,特别怡然自得。

就在Simo去世前不久,在帕罗奥图举行一场纪念Robert Taylor教授60岁生日的学士会议。Taylor是Simo的一个人生导师,挚友和科学合作人。Simo也是这次纪念会议的主要发起者并且急切的希望能参加。会议开始前一周,他必须得从西班牙返回帕罗奥图,但他的病情太严重了以至于无法经得起旅途的折腾。一本纪念Taylor的学术论文集(Simo也投了一篇文章)邮递给了Simo,他显然对此感到很开心。

Simo已经离开了,很多人都难相信更无法接受。若不是英年早逝,我们可以想到他还能完成很多造性的工作。然而他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具有长久影响力的成就,改变了他所研究的计算力学领域,他发表的文献被大量的引用就是一种证明。Simo给很多与他接触过的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会非常非常思念他。

斯坦福大学的应用力学系已经成立了Simo基金以纪念其在计算力学领域取得卓越成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7992-921245.html

上一篇:随机振动专家——朱位秋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3 19: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