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gl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nglz

博文

日本国际友好家庭寺坂先生对我们的关怀

已有 3139 次阅读 2015-4-17 09:41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日本, 国际友好家庭, 寺坂

日本国际友好家庭寺坂先生对我们的关怀


   寺坂先生第一次见面之后,很快我们有了第一次交往,让我去他家观看寺庙的一个小孩节日。那次之后,没有过多久,1994年下半年的一天,寺坂先生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一位孟加拉友人要来他家,让星期六我一起去玩。这次他亲自开车到福井大学门前等候我的到来。途中他又接了孟加拉友人,孟加拉友人是一位贸易人士。我们一起先到寺坂先生家,稍作休整后,寺坂先生带我们去茶馆品茶。这是我第一次到日本茶馆喝茶。他给我们讲了喝茶的程序及要领,我们开始品茶。之后,我们乘坐寺坂先生的小车来到了著名观光圣地越前海岸,那是日本海的海岸边,风光秀丽,树木茂密。看到了望不到头,海潮汹涌的日本海大海。这是我第二次来到日本海海边。和其他游客一样,我们合影留念。然后,在越前海岸的日本餐馆吃了一顿日本特色的午餐,返回了寺坂先生家。在寺坂先生送我回福井大学时,像第一次去他家返回时一样,给我带了许多他家生产的蔬菜和一袋大米。当时觉得蔬菜和大米都很贵。                                                                                                      

很快,到了1995年元旦的时候,在日本没有春节,元旦是日本的新年,大家都放假一周左右庆祝新年。在1994年12月30日的下午寺坂先生让我在福井大学门前等他,结果寺坂先生驱车送来许多准备过年的东西。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大堆他家作的年糕。

1995年元旦之后不久,妻子和儿子就来到了日本,寺坂先生知道了后,和他夫人星期六开车到福井市,约我全家在一饭店和他们见面,招待了我们全家,带来了高级毛毯等礼品。寺坂先生夫妇很热情,让我们在日本不管是遇到什么困难,都和他们联系。我们送给寺坂先生一瓶陕西特产高级西凤酒,后来知道日本没有中国高度数的白酒,不知道他们是否敢品赏。

1995年春季的一天,寺坂先生打来电话,说他们郡星期六要开运动会,让我们一起参加。我们都觉得我们体育不特长,不知道都有什么项目。但还是愉快的答应了。约好的时间,寺坂先生开车接我们去他家。到了他家,寺坂先生介绍说,运动会都是一些趣味项目,我们和他们作为一个家庭参加项目。我们参加了许多竞赛。运动会后他们郡的部分人来到寺坂先生家寺庙的大厅聚会,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小吃。然后,吹牛说些笑话。这可能是他的寺庙管辖内的一些人员。

1995年夏季的一天,是寺坂先生町的节日,他带我们全家参加了活动,晚上街道上张灯结彩,卖着各种小吃,热闹非凡。他领着我们品赏了许多日本特产。当晚,我们住在他家。第二天,他们一家带着我们一起去了住武生市的他姐姐家。他姐家是一家日本普通人家,住在一栋小二层住宅里。他姐一家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当时,他姐家正在建设新的住宅,我们参观了他们正在建设的新的一栋小二层木结构住宅。知道了日本的小二层木结构住宅底座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然后底座上方形的木柱子很多。这种单家独户的住宅都能通气,供水及下水道处理,非常现代化。

这年的夏季,我们还参加了寺坂先生家寺庙的老人的节日。晚上,老人聚集在寺庙的大厅,寺坂先生穿着和尚的服装,念着经文,他二儿子给寺坂先生帮忙当着下手。老人们跟着念经文。结束后,和寺坂先生进行了交流。他二儿子准备继承他的和尚职务,到时候准备到名古屋的大寺庙进修一段。因此,他二儿子现在一直给他在寺庙里帮忙。我们谈到了日本的现在,中国的现状。我们说日本西瓜大部分是切开来卖,在中国,特别是工会组织的时候,是用大袋子装着买西瓜,西瓜很便宜。寺坂先生回答日本几十年前也和中国一样,大堆的西瓜堆路旁,用大袋子装着买西瓜。由此知道,中国的现在是日本的过去,日本的现在就是中国的未来。

1995年秋季的一天,接到寺坂先生电话,让星期六出席他家寺庙里一个小寺的落成仪式。我们全家出席了这一活动。这个小寺里放了一个小钟,小寺和小钟是全新的,好像是一位要人捐赠的。原来他家寺庙有一个大钟,在二战期间,由于战争中缺少钢铁,大钟被拆除下来制作子弹。他让我们看了拆除大钟时举行拆除仪式的照片。显然,战争给日本老百姓也带来了许多不幸。

1995年秋季,寺坂先生还以他家寺庙的名义组织了一次到中国浙江省一个大寺庙的访问。有二十几个人。寺坂先生的寺庙和浙江省一个大寺庙是一个系统,好像浙江省的一个大寺庙是他们的祖宗。临行前让我们给访问团讲了一些简单的中国语及中国情况介绍。记忆深刻的是特别给他们强调日本的所有公共厕所都有卫生纸,在中国则必须自己准备卫生纸。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中国的厕所还办不到准备卫生纸。

1995年秋季的一个星期六上午,接到寺坂先生的电话,让在家里等他们,他们要来福井市。这时,我们已经搬到了市营住宅。我们以为寺坂先生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想了半天,我们以前给寺坂先生说过福井大学黑板教授的女儿在中国西北大学留学。寺坂先生的二儿子在学习中文。是不是准备去中国留学。结果,寺坂先生夫妇一到,带来了许多蔬菜和大米。说是福井市正在举行一个画展,让我们去看展览。我们和寺坂先生夫妇以及用轮椅推的祖母一起看了展览。对于他们对老人的这种人文关怀,我们非常感动。

后来,寺坂先生不管是遇到他家寺庙的节日,郡的节日,町的节日或者是重要活动,都用车接我们去参加。1997年以后,我们有了小车,行动则更方便,不再需用寺坂先生接送。每次去他家,总是给带许多蔬菜,大米或者其他东西。这种交流一直保持到1998年3月我的博士毕业离开福井市去东京工作为止。1998年3月的一个星期六,我们驱车来到寺坂先生家,表达了我们的谢意。他们为我们壮行。 在福井大学的4年,得到了寺坂先生一家的许多关照和帮助,非常感谢寺坂先生一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0818-883116.html

上一篇:我的日本国际友好家庭--寺坂智昭先生一家
下一篇:农村高考生源质量会越来越差吗?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0 09: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