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gl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nglz

博文

异乡麻将开心会

已有 2190 次阅读 2017-2-2 09:24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异乡麻将开心会| 异乡麻将开心会

异乡麻将开心会

 

春节无疑是我们中国人一年中最最重要的节日,

但对于生活在异国他乡的我们来说,是要照常工作学习的,

因为这里过的是公历年。

尽管如此,每逢春节,我们总是要找一些和家乡亲人同步的话题,

在国际电话非常奢侈的那个年代,总要在春节前准备充裕的国际电话卡,在除夕的夜晚把新春的问候与祝福送给故乡的父母,

然后就是去租春节联欢晚会的录像带看。

后来,有热心的同胞组织大家过春节时,一起在附近的公民馆聚会,

还成立了一个同文会。每次差不多有十几家参加,差不多过了五、六年,热心肠的会长回国了,松散的聚会也就自然消亡了。

十年前,来自广西的杨先生,招呼几位住在附近的同胞去他家吃饭,

那天大家边吃边聊,席间,喜欢打麻将的杨先生提议大伙一起打麻将,

从此开始了我们过春节打麻将的历史。

杨先生、张先生、刘先生加上我,来自祖国不同的地域,

打麻将的规则选择最简单的,输赢就是一张扑克牌。

一年一次,花大半天时间,因为没有实质的输赢,大家打起来轻松开心,其实也就是借麻将围坐一起,共解乡愁罢了。

今年在张先生家打麻将,

一落座,杨先生问了一句“有什么新闻?”

我说“看了那个视频,太吓人了!”

刘先生、张先生一齐呼应“老虎吃人……”

席间刘先生提起“蹲守……”

杨先生问“蹲守什么啊?”

我问“你知道什么叫雷洋?”

看着杨先生一脸的无辜样儿,我们三个不由自主地同时嘎嘎大笑。

……

今年一开盘,张先生连“糊”两把,令人吃惊!

因为他以往总是“大智若愚”不是多了一张牌就是少了一张牌,

糊牌时也总是令人怀疑他是否“炸糊”?

眼尖、手快、脑子灵的杨先生,是我们四人中的高手,

可是,今年一开局,出牌不是点炮就是送杠,

他哈哈大笑着自我命名“叫我阿杠吧!”,指着张先生叫他“阿炮!”

刘先生自我命名“我是阿混!”

我还没来的极开口,他们俩同时指着我“他是阿福!”

因为,我打麻将只笑不说话,往往赢得不少。

我们四个人个性各异,坐到一起那真是一道开心的风景。

看着他们一个O型血咋咋呼呼,两个B型血,各有各的“特立独行”,

乐得我总是笑个不停……

张先生去为大家准备茶水,我们暂且休息一会儿,

我们三个继续血型与性格的闲扯。

后来他们问我什么血型,我答AB

刘先生与杨先生都露出有些不可思议的神情……

张先生回来后,我们边喝茶,边吃着各自带来的茶点、水果,

休息片刻又开始继续战斗!

到了晚饭时分,张先生为大家准备了家乡的刀削面,

出身南方的杨先生看着张先生削面的动作,不断感叹:北方人真厉害!

吃着热气腾腾的西红柿打卤拌香菜风味的刀削面,

杨先生感叹说,我们一年打一次太少了,以后可不可以多打几次?

后来大家商议正式命名我们的麻将活动为:“开心麻将会”

随着孩子们个个长大独立,我们都将慢慢步入老年行列……

“开心麻将”伴随着我们走过生儿育女的岁月,

“开心麻将会”也必将伴随着我们度过更多的老年闲暇时光!

我们四人,各有各的个性,但经过十年的磨合,

我们已经成了开心的“铁四角”了!


“他乡遇故知”人生大幸事!

祈愿“开心麻将会”笑声连年,快乐天天!

 

 

红叶随笔2017/02/02

 

本文发表于《中文导报》2017年2月第三期(总1131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0818-1030929.html

上一篇:“亲”是一种什么感觉?
下一篇:“碰老虎瓷”?律师之言是否过于荒唐?

14 岳雷 秦旅 李颖业 徐令予 武夷山 白图格吉扎布 李健 李竞 刘炜 朱晓刚 xlsd aliala dulizhi95 gaoshannanka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19: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