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river12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onriver120

博文

在细胞实验室打工----为细胞宝宝做全职保姆及保镖

已有 3024 次阅读 2012-11-27 10:41 |个人分类:新的起点|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实验室, Position, important, relative

在细胞实验室打工----为细胞宝宝做全职保姆及保镖 2012-10-20 20:34
9月10日进实验室,原想一个月做次大总结,不想一推就是40天了。
从大学时代一直有个出去打工锻炼 的情结,遗憾的是十余年来一直未能实现,如今,在细胞培养室,算是满足了我多年的夙愿。从临床整体的活生生的患者,到基础医学部病理生理实验室 ,到细胞培养室培养细胞,传代孵育,再到提取蛋白质(Western blot),qPCR,siRNA 分析,以及qmsp,40天完成了基本成功的思维转化与提升和动手能力的强度锻炼。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与导师共同试验的过程中,每每会有我们开心的发现和奇思妙想。下面对这段经历做一短暂回顾,留作记录,并与朋友分享。

一)给细胞刷盘洗碗
进实验室的第一天,就开始配制酒精,刷洗培养皿,EP管,冲洗出酸缸的各种烧杯,入烤箱,再高压消毒烤干后为进细胞室做准备。因为不像应届生们直接在基础课程学习的前提下接受实验室操作,所以带着全新的视角来学习操作,既有新奇感,又有些茫然的失落:我是脱产来学习基础,以后就经常干这些吗?不是每天擦洗试验台,而是每次都要顺手擦洗整理操作台,就拿处理刚出酸缸的烧杯,先要很繁琐的经过戴好口罩,帽子,带上三层橡胶手套(保持干燥),动作要缓慢轻柔(因为烧杯是玻璃制品,据说其它研究室已经有使用塑制品),无水操作拿出后
流水反复冲洗12~15遍,再用双蒸水冲洗2遍,去离子水冲洗2遍,然后入烤箱烤干,到这里是第一步,然后才是上高压锅消毒一步。在我第一天躺在床上的回忆:那就是我开始为期6~12月的给细胞打工刷盘洗碗的工作了!

二)给细胞洗澡喂高级纽崔莱

在细胞室,最大的印象就是严格遵守无菌操作,建立无菌概念。每次进出细胞室都要开通送风换气,空调,照足够长的紫外,就像给孩子洗澡一样,准备工作在进入之前必须做到心中有序。我这个初入茅庐的“出家大夫”自信满满的以临床无菌概念进入cell lab,结果在昨天以40天发生2次污染事件的成绩后,彻底没有了任何骄傲的优势,上丁香园同道里一看,才晓得,这里面有太多的学问,细胞培养是个系统工程,一旦污染,前功尽弃,少则几天,多则数月的时间和money,全部变为泡沫,即使挽救,试验数据结果亦不可信。所幸,发生的是单瓶污染,而且其其余的是可以传代,弃掉的还没造成整体影响。有些是可以避免的(比如无菌操作的失误),有些又是无法改变的(时间的累积,传代的次数都会增加污染的机率)老板对我很宽容,一起找了诸个可能因素,为我解忧,可是内心还是不是滋味,如何能做到绝对杜绝?
幸福的细胞宝宝们,2天一换液,一次就是上千元左右的培养液,当在镜下看着一天天变化的宝宝,慢慢的伸展不同的形态和姿势,我既充满欣喜又感触多多,比养育自己的baby的初期还要费心费神,培养液一项堪比纽崔莱当三餐!
三)给细胞打针喂药

细胞复苏后的培养液里常规加入双抗,像是给宝宝打预防针一样,严谨而规范。在对照设计中要加入不同剂量的不同种药物,当用appendrof的移液枪把剂量精确到零点几微升(ul)时,我才深切体会到,做基础研究的严谨和不易,感觉比给孩子打针也没这么高度紧张。一句话,养细胞,真的不容易!

四)我痴迷于细胞的世界
对于显微镜的概念,大学时学习病理时的情景大约忘得只剩一二,能有机会重温微观世界,是我内心就向往的一件事。镜下细胞的形态,在临床也只在检验,病理,以及妇科的报告单上常见,但都不是自己亲身观察。在养细胞的过程中,几乎是每天都要观察它们的变化,从最开始的导师引导的浮雕样形状,慢慢的才发觉,细胞是好有灵性的小东西!有时像闪烁遥远的星空,有时又给你展现像猴面小龙兰一样开心的笑脸,有时又像不同手法的雕刻大师笔下的作品,既有中世纪的古希腊女神浮雕,又像现代派的莲花雕,菊花展雕,...... 逼真美丽的每每都震撼了我的眼球,若不是下意识还在试验室,我一定会多看半天!可惜的是,我的实验室还没有microphotograph,... ...正因为此,在17号来自Creight University,Omaha Nebraska 的Keli Mu Ph.D,在介绍写PAPER的经验后问大家谁喜欢做科研,我竟然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来!辛苦与快乐并存,确实充实的真实,科研的生活!
还有一次在收细胞中(近一百六十瓶,时间比较紧张),反复吹打后,想想就要集结成队的小细胞们会是什么样子,导师头不抬的回复:基本都一样,恢复成圆球状。可是还是渴望看见养了一路下来的cell baby的样子,于是兴奋的在光镜下观察了一番,果然,原来像舒展的蝉翼般的景象,变成缓慢流动的动画片,就像天空飞过了一群小蝴蝶(真的就像孩提时代在美丽的大草原上追赶那一群群蝴蝶,可是那时就没捕捉成功过,现如今美丽的景象,依然是近在眼前,却咫尺天涯!--不过遗憾终归是遗憾,却不是那种拥为己有的想法,我倒宁愿看着美丽在身边起舞,飞向她们想去的地方)。当我脱口说出像一群小蝴蝶,而且分明是在流动的,导师终于回头看了我一眼:看来你的文学底子还有厚度!(我吐了下舌,自知失言,走私走大发了!本来就时间紧迫,看完光镜早该抓紧干活,还有心情做梦?)可是又听到导师自己回过头去时,又自言自语:我怎么就看不成像蝴蝶飞呢。(呵呵,呵呵,我当时负罪感立刻大减一半!)
五)肩具写review paper 和做PPT的任务
最深刻的一次,也成为实验室的传说了----“单眼写文献的朱姐”:其实,我也就熬了两夜,是自己不慎压迫眼球,半夜开始流泪,早上上了些红霉素就来到实验室----给细胞打工是不可以间断的!又恰逢导师审批草稿,给意见,我为了让另一只能睁开,只好强迫盖住受伤眼----用handkerchief paper 贴住,结果,不才形象一下曝光天下,哎... ...(这张就留在自己的PC里吧)


六)给细胞拍纪念照(老板说,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只好删掉好多,汗!)




这是收完第一批细胞后我拍的lab的一角图:



这是我最喜欢的宝鼎,没了他,我的操作工具就没了无菌安全保障(来张工作照吧)


惜!向老板申请保存的遗物,呵呵绿色的苗条细胞刷,细胞培养瓶,和用到的small EP管,绿色,我喜欢!

这是我们细胞室的microscope(老功臣一位!)

 
细胞室离子水净化机(国产的)... ...


这是恒温烘烤箱,打开它的瞬间,我有种走进上个世纪工厂操作间的感觉,只是我的“车间“很小,而且很多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指挥所有机子,呵呵,沧桑的历史感!不知看官是否会有同感?(不过这台烤箱很好操作,可在0~200度间切换设置)... ...

额的亲,还有台高压力罐!只是装的不是O2,而是CO2,为孵育箱供必要浓度的CO2... ...





 
掐指算来,今日是在细胞室打工第88天,7788,蛮有纪念意义,抽空在钢琴88个星宿上谱一曲,以示纪念伴奏曲。。。。。                                                                                           打工第88天 记
                                                                                            2012-11-2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41677-636644.html

上一篇:一只猫的旅行
下一篇:生命的祈求

2 曾泳春 陆俊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6 23: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