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gzh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gzhang

博文

粗大垃圾 精选

已有 2859 次阅读 2019-7-8 19:19 |个人分类:日本友人纪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垃圾, 日本, 分类, 退休

大型垃圾,日语叫粗大ゴミ,如家具、家电、寝具、电脑什么的,不能随便拿出来放进垃圾箱,有专门的回收日,或者联系回收公司上门回收。同样是在日本有一种垃圾,再粗大,也不能被回收。这种粗大垃圾”是什么呢?

日本人的家庭关系很微妙。丈夫叫“主人”。虽然这叫法有点盛气凌人,妻子也不是奴隶,妻子叫“主妇”,仍然可以主事。当然也可以认为是“煮妇”,因为结了婚,多数妻子就不上班了,在家相夫教子。白天“主人”上班,主妇除了接送孩子上学买菜做饭,剩下的时间比较自由,偶尔也会出现电视剧“昼颜”里描写的情况。

一旦“主人”退休,不上班了,白天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主妇就受不了了,主人就被当成了“粗大ごみ”,没地方搁没地方放的。有的主妇甚至拿了退休金就离婚,因为日本人退休金是按家庭交的,也是按家庭给的。主妇可拿一半退休金,如果不再婚,这个退休金可一直拿到去世。主妇一旦拿到退休金,主人的使命就已经完成,被当成粗大垃圾扔出门外时有耳闻。

今年春天去日本开会,想着在会上会碰到八树先生。八树先生是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日本人老板。他很高很瘦,模样有点像高仓建。和我一样,他也是袋鼠国毕业的博士,他在的大学和我一个城市,所以他愿意让我做他的博士后,为我争取了STA奖学金。他英语很好,跟他交流没有障碍。项目做完的时候,他逢人就说,看,这是澳大利亚培养的博士,一个人完成了那么多工作!后来他给我介绍去日本电子技术综合研究所工作。回国后,有到日本访问的机会,我就去拜访他,在展会也能见到他。

遗憾的是,这次没看到他的身影,却遇意外地遇到了他以前的徒弟木间。木间竟然也五十七岁年纪!头发花白,背也有点驼了。

我问他八树先生的事,他反过来说,你不知道吗?他已经分开了。

分开,分开什么了?

看我疑惑的样子,他不得不改变日本人说话隐晦的做法,吐出两个字“离婚”。

我惊讶得嘴巴合不拢:竟然有这种事?八树先生也被当成了“粗大垃圾”被扫地出门?

木间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他去哪儿了呢?

回青森老家了。木间说。

啊?

回中国后的这些年,按照日本人的习俗,我每年还要给几个日本人先生寄送年贺状,今年也不例外。日本友人也都会回赠年贺状。八树先生也给我寄了。我怎么就没注意他的寄卡地址呢?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我急切地翻出今年八树先生给我的贺卡一看:寄卡的地址倒是没变,还是茨城县守谷町,就是他原来住的地方。可是仔细看,就看出毛病了:邮局的邮戳!邮戳虽然不甚清晰,仔细看还是能看出AOMORI几个罗马字。AOMORI就是日语青森的拼音!啊,他果然回青森老家了!

八树先生是两年前退休的。前年给我贺卡上,他还写道:我今年要退休了,我要一个人研究太赫兹,医疗诊断用的。没错,三年前在展会见到他时,他就跟我说过,他退休后要研究太赫兹波,用来诊断糖尿病,因为他的家族有这个病史。今年的贺卡上,他真的就没再提研究太赫兹波的事了。

回到青森,他还能继续他的太赫兹波研究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961-1188652.html

上一篇:怀念渡部俊太郎先生
下一篇:他其实是自杀的

16 武夷山 范振英 黄仁勇 杨正瓴 夏炎 张学文 尤明庆 张北 冯大诚 李陶 郑永军 朱晓刚 徐长庆 王安良 张鹰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1 0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