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gzh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gzhang

博文

惊魂三日 精选

已有 3262 次阅读 2017-7-15 10:2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空港 航班取消 延误

受某部委托和朋友邀请,到华东最大城市参加一个验收会。会议不长,下午2点到3点半。预计当天往返,整个路程却花了三天时间。

计划是早上8:25的飞机,2个小时就可以飞到。下午2:00之前怎么也可以到会场了。没想到晴天朗日的,飞机竟晚点4个小时。更令人烦躁的是,先是说气候原因,飞机晚点,起飞时间不定;过了1个小时,说10:30登机开始(还是远机位)。登机了,迟迟不起飞,开始说10分钟后起飞,后来说是20分中后起飞,再后来就说空中管制,起飞时间等待塔台指示,就像一个圈套,把你的希望和耐心一点点地磨灭,把你心中的怒火一点点地点燃。最后1点才起飞。降落在HQ空港时,天空依旧湛蓝湛蓝,一点看不出影响飞机起飞降落的征兆。已经是下午2:50,飞机停的还是远机位。仗着座位靠前,下舷梯早,不顾地勤人员的阻截,直奔接头等舱商务舱乘客的小摆渡车。然后上了地铁。到了会议地点,已经快4点了。会议马上就要结束,只剩下签字了。

有人说,这趟值了,直接签字拿钱走人。先别高兴,倒霉的事儿还在后头。

回程的飞机是晚上8点,时间还早,先听朋友把项目的情况介绍一遍,也不虚此行。非常佩服朋友的工作,赞赏一番。然后,朋友提议找个地方喝茶。打开美团,发现附近有个叫“一枝”的茶馆,似乎很有品味,就往那儿走。“一枝”是林荫道里一个很小的茶馆,很不起眼,差点走过了。里面有七八张桌子,装饰也还好。此时提供茶品+甜点,价格虽然不菲,从美团订的话可以打折。两人边欣赏窗外湖南路绿荫道的风光,边喝茶聊天。不料5点多,天色骤然变暗,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心想飞机不会晚点吧。朋友说,这只是雷阵雨,一会儿就停了。过了一会儿,大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赶紧往空港赶。茶馆离地铁站还有一点距离,朋友叫了出租,送我到地铁站。殊不知,这样的天气叫出租何等不易。好不容易叫到一辆,司机还走错了路。

终于来到地铁站,上了车,顺利到达空港。正往办乘机手续柜台走,突然接到机票代理公司电话,航班取消了!到柜台询问,说只能改成明天早上10点以后的班机。一下子慌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顶多不就是晚点吗。记得一次从东京飞帝都,说帝都因雷雨不能降落。飞机在帝都圈盘旋了许久,才改飞上海,还说要在沪住一夜。结果还没下飞机,帝都没事了,接着往帝都飞,降落的时候已经第二天凌晨2点了。航空公司宁肯晚点,也不愿意安排几百名乘客的食宿。当然也有第二天早上还有飞回日本的任务……。这一次怎么就这么倒霉,难道航空公司变得那么脆弱了吗?原来,现在的规定是,因为天气原因不能起飞和延误,航空公司不负责乘客食宿。退票改签随你便。要退票,给你开航班取消证明;要改签,只有明天的,不快决定,10点的票也没有了。

我的机票代理说,你看看能不能换别的航空公司。赶紧换了几个柜台,哪个航班都没有余票。要候补?您是金卡会员吗?不是?不是您一边凉快着去。其实这个时候,不是一个人这么想,肯定都没票。高铁?还想高铁?不仅今晚的票没有了,明天一天的都没了。

赶紧回来补办改签。排队改签的人超多,排到我这里还不一定有没有票了呢。先打电话给我的机票代理,让他先给我抢一张。

接下来,这一夜住哪儿呢?空港宾馆趁火打劫,一晚上要1550元!偌大的空港,居然没有旅馆介绍处,连黄牛都没有,真干净!查美团,查高德,周围的宾馆倒是不少,没有交通工具怎么去呀。最后,一个好心的保安告诉我,你乘4路汽车,随便坐几站,都能看到很多宾馆旅店。我听了他的,等了半天,上了4路公交。想投币,没有投币口。司机呶呶嘴说,后面有人卖票(这么发达的城市,居然还用人售票!帝都的售票员早就下岗了、换成保安了!)。正好,问问售票员。售票员问你到哪儿。我说不知道,哪有旅馆就给我扔在哪儿。旁边一个老伯说,你就坐1站,下车就能看见好几个。售票员说,你就坐1站吧。说着,把我递过去的2元钱还给我1元(这点儿比帝都强,帝都乘车没有公交卡上来就得2块)。

老伯也是那站下车,给我指点说,那有颐家,还有格林。我走到最近的颐家,还真有空房,价格不到200。颐家真的很破(据说要重新装修),其实就是锦江之星改了名字。外边还下着雨,再找也不容易,将就一晚上吧。还有早餐?还管送空港?好吧。

一夜无事。第二天起来去吃早餐。早餐真的很将就,粥、咸菜和解冻的包子。上了送机的班车,心里些许踏实。可是,谁能保证按时起飞呢?果然,又是无限期推迟,原因是帝都这边又下雨了!问了问帝都的同事,说雨确实下得很大,暴雨级的,基本上没有停的可能。奇怪,12点让登机了。等了1个小时,飞机起飞了!空姐还说,别着急,3点就到帝都空港了!短途飞行,飞机根本没有备午餐。发了一点面包。只要能到就行。不过我还得发愁怎么把车开回去,因为今天我的车号限行。多交停车费不说,罚款100是免不了的了。

2点半,传来乘务长的声音:“各位乘客,飞机将在半小时后降落在HQ空港,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调直座椅靠背……”乘务长喝多了吧?怎么是HQ空港?大家往窗外看,从阳光射入的方向判断,乘务长说得没错,飞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返航了。乘客们骚动起来。乘务长接着解释,因为帝都空港气候的影响,不得不返航。坐在我旁边的大姐,早就买好了从帝都回来的高铁票。本来飞机就晚点3个多小时,办完事就得往高铁站赶,现在,不用往回赶了,已经回来了。

乘客下了飞机,立刻没人管了。还是那句话,改签、退票随你便!柜台前依然是人山人海,因为今天所有飞往帝都的航班都取消了,乘客们一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打电话的打电话,退改签的排队退改签。高铁?根本别想!早就没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经历了大起大落,第二次改签,心情更加焦急。因为周六早上还有自然基金重点项目答辩,而这个答辩不能改期,别人也代替不了。周五再走不了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怎么办?没别的办法,只能改签呗。老天爷不会连着下雨吧!

现在下午4点了。住哪儿呢?还回颐家吗?实在有点不太情愿。找出那家旅馆的名片,打电话让他们来接。说好了5点在停车楼什么什么什么地方等着。5点,司机打来电话,说交通堵塞,要等会儿。停车楼里闷热难耐,那也得等啊。这好像是好多旅馆的接人地点,一辆辆车,接走了我周围的好几个人,而接我的车总不来,让我心里更加烦躁。

司机来了,是走来的,车停在外面。

上了车,和司机攀谈。司机其实真是个好小伙。他说,住颐家不如多花点钱住维也纳。我问维也纳在哪儿。他说,就在离颐家不远的地方。我说,那你带我去维也纳吧。他马上打电话给维也纳。维也纳说有房,320元。我说行。他说,你得先去颐家报个道,我好说我把人给他接到了。然后你找借口离开,我在颐家边上不远的地方等你。我照办了。

小伙子说得没错,维也纳确实比颐家强多了。在旅馆打开电脑,继续准备周六的答辩。不料静下来,总觉得房间内有很强的低音背景。是空调吗?是马路上的车流噪声吗?把空调关了,把窗也关了,还是有。我受不了了,把服务员叫来。服务员说,是楼上热水器的声音,没办法,换房吧。于是到前台,换了房间。似乎好了一些。晚饭到周围的餐馆点了牛肉面。回来又碰上司机小伙。他先问我住下没有,房间怎么样。我说不错,很感谢。我又问他周围哪儿有水果店。他指点说附近二三百米有个水果超市。去了,果然很好,很多摊位,选择很多。

维也纳提供早餐,质量确实比颐家好多了,让人感到物有所值。送空港的还是那个小伙子。热情地帮乘客搬行李。不料今天去空港的人特别多,还有好几个人上不去。小伙子说你们等着。过会儿,他开了辆更大的车来,把所有人都装上,拉到空港。下了车,我抱了抱这个小伙子。比起航空公司冷冰冰的态度,这个热情的小伙子是这次悲惨旅途中遇到的唯一让人慰藉的人。

星期五,帝都雨过天晴,这里的空港也是晴朗无雨,可是飞机还是推迟了起飞时间2个小时。乘务人员说,航路上的天气不好。航路上,飞机是在平流层飞啊!乘务员又说是空中管制。又是空中管制!这才是主因!积压了好几天的航班都要飞。不对,航班并没有增加啊!

不管了,晚多少都没关系,只要今天能到就行!只要不耽误周六的答辩就行。我已经没有别的奢望了。

下午2点半,飞机终于降落在帝都空港。真不容易!我长出一口气。

来到停车场,找到我的车,开到出口,收费员打出收费金额:541元!吓了我一跳:不是一天80吗?

“您的车停的是临时停车场,不是长期停车场。”

“诶,不是我要长期停车,是飞机不让我飞回来!我有证明……。”

“那我们不管。航空公司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管收停车费。”

算了,我的心思已经不在花多少钱了,能回来就行。

把车开到周六的答辩会场,熟悉一下。我的博士后已经先替我报到了。

还没到家,有朋友打电话过来:“明天答辩,找专家了吗?你要打电话找专家,不然别人都打,你不打就吃亏了。”

我想起范冰冰的名言:“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我说:“我不找专家,我就是专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961-1066481.html

上一篇:[转载]巴黎每平8800欧;帝都限价每平93000元-假调控真托市立辨
下一篇:图书捐赠证书体现的文化底蕴

12 周健 黄永义 张昊 陈奂生 苏德辰 刘全慧 沈律 郑永军 黄彬彬 邱趖 xlsd zhongmiaozhim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3 16: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