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qianli199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ianqianli1991

博文

以一个研究生的角度来看研究生心理健康问题

已有 2335 次阅读 2013-4-17 11:14 |个人分类:心路|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研究生, 心理健康

最近网上关于黄洋同学的案件沸沸扬扬,痛心之余,更多是似乎是反思研究生的心理健康问题,恰好最近自己心情也处于比较低落的时期,这种感觉似乎比平时来的更加强烈一些。这个案子折射出了研究生目前的很多心理健康问题,坦言之,感觉自己心里也时常有灰暗的阴霾。反思一些问题:一是自我的爆炸和迷失;二是内心的空虚和迷茫;三是社会压力下信仰缺失下的无所适从;四是缺乏健康积极地生活态度。当然可能不止这些。

自我的爆炸和迷失。在目前国内的成长环境来看,从小我们往往没有自我,至少我个人感觉如此,好像高中以前没有关于隐私最起码的感念,我们被灌输的思想是父母养了我们,我们有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的,小孩子不能早恋,不管是什么都要坦诚交待,甚至和谁一起玩儿都是由父母干涉的,当然他们的本意是好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们很难去和父母沟通,久而久之很容易却形成这样一种心理导向。我们想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一样,向往着大学,迫切地想离开以往没有自主权的环境,离开牵绊我们的任何事务,父母,老师,亲友……只想早点儿离开,飞的越远越好。于是,我们全身心的投入到应试教育里,因为那里被我们认为是一丝光明的曙光(而事实上环境也是这么导向的,譬如,大学就是天堂)。终于我们考上了大学,离开了父母,离开了老师,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这里没有任何人强迫你做任何事,你可以接触任何人任何事,无论是学校还是社会。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你突然发现了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解脱,大学学业结构的调整可能让你还无所适从,偶尔对社会的浅尝也许使你处处碰壁,好像是从一个天之骄子变成了一个傻子弃子,外人眼里的名牌大学生,你心里说的确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在这样一种自我爆炸中感到的不只是广袤的天地,还有彻底地粉碎。

社会压力下信仰缺失下的无所适从。以前只知道书中字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可是伴随着一步步自己初涉社会,眼界的开阔,我们一下子傻了。以前小学班上说起来最没有出息的某某某,已经是个个体私营户,日子现在也是蒸蒸日上,家里有了洋楼,父母安享天年,人家有了美丽的妻子,漂亮的孩子。隔壁邻居家总是调皮捣蛋的某某某现在也成了政府里混的不错的公务员了,也可以独当一面,谁家里有个事儿还要靠人家帮衬着,而回望自己,一张不谙人情世故的学生脸,一副没有社会经验的天真表情,父母还在辛辛苦苦供养自己读书,伴随着现在越来越大的就业压力和各种“北漂”,自己竟然连一份体面的工作都不敢跟父母承诺,突然觉得本来就脆弱的一丝信仰的稻草也折了。学术是什么,我们曾经告诉自己也被告诉说这是一种人生的信仰和追求,可是面对生活的压力,面对父母,面对所有,我们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回荡在耳边的是什么,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空虚和迷茫。于是我们空虚了,迷茫了,我们仿佛被一股洪流推到了这个路口,时间在一分分一秒秒催促着有一颗颗不坚强的心和一片空白模糊的认识的孩子们对未来做出一个规划和认识,对未来的无限美好向往变成了无尽的畏惧,我们好想回去可是现实说不可能~于是我们想逃,在这个物欲横流快要将我们吞没的信息大河里浮浮沉沉~也许大学里稚嫩的我们还有一堆的室友和学长学姐可以让我们跟随,那是时候仿佛也没有特别的责任,可是步入研究生生活以后,姿态不同了,很多事情要自己挑大梁了,更多的时候体会到的孤独,可是回问一句自己的内心够坚强了么?

缺乏健康积极地生活态度。在一片浑浑噩噩中浮沉的人是必然没有什么进展和成就的,缺乏阳光的心灵生长出来的恐怕也只有苔藓,一不小心容易滑倒,而不是暖暖的向日葵,托着身心朝向满满的太阳。这个时候最怕的魔鬼就是嫉妒和狭隘,因为嫉妒所以狭隘,因为狭隘所以容不下强者,如此恶性循环~恐怕很多出现恶性案件的症状源头都与嫉妒狭隘这个双生体相关,诱因多种多样,根源如出一辙。

   而我们该怎么办,良性的科研环境,激励性的科研机制,愉悦的生活氛围,健康的生活态度,内心需要强大,需要成熟,同样环境可以塑造人,可以努力的我想不只是我们研究生个体而已。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只是无论怎样,希望大家像我一样,时时轻轻告诉自己:有阳光的地方就有微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3667-680984.html

上一篇:话读博这件事儿

3 张鹏举 李明阳 blackrain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4 15: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