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研究生自杀极端事件与不靠谱的导师

已有 19983 次阅读 2019-2-18 08:2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研究生, 导师, 抑郁症, 自杀, 高校

从农耕社会,到工业社会,现在又快速进入信息化社会,人们所承受的各种压力也随着社会的变迁而越来越大,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精神病人数的比例增长,自杀等极端事件发生率在提高。

由于个体的差异,有些人意志坚强,有些则相对薄弱,这可体现在对抗压力的程度上。不否认有人会愈挫愈勇,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都可能存在一个崩溃点。有些人能承受更大的压力,这个崩溃点相对高一些,而另外有些人,天性脆弱,这个崩溃点则低一些。在农耕时代,由于普遍承受的精神压力较低,故极少有人在那么低的精神压力下承受不了,表现出的精神病人数比例相对较低。随着现代社会快节奏的学习与生活,人们所承受的各种社会压力越来越大,特别是攻读研究生阶段,又受到学习期限与毕业要求的制约,所承受的压力更大。若再碰上一个不靠谱的导师,有可能这个压力就达到或超过某些人所能承受的临界点。故就读研究生,特别是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不仅要求很好的智力来满足毕业所要求的创新,而且还要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质。

从网上看到几起研究生自杀的案例,应该讲自杀的主要原因来源于个体的“抑郁症”。另外,个别人还可能有青春期才有的精神病,俗称“花痴”。若已发生“抑郁症”的精神疾病,最靠谱的做法是接收治疗,对于比较严重的“抑郁症”病人,指望通过心理健康的疏导,往往难以奏效。但另一方面,有些研究生自杀,能发现不太靠谱导师的影子。看到有些案例,非常令人惋惜,当时就想,若是换成一个其他正常的导师,也许就不会发生悲剧了。在这些不靠谱的导师影子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就是这些导师基本上不在原单位工作,而让研究生处于放羊或半放羊的状态。

为减少研究生的压力而降低研究生的毕业标准,这是不应该的,也是不允许的,若这样做,将严重影响我国的学术声誉,长远来讲危害无穷。但从制度上解决一些不靠谱的导师问题,尽量减少处于放羊或半放羊状态的研究生数量,有可能是减少研究生自杀这种极端恶劣事件的有效手段。

不少不靠谱的导师,还算相对比较能干的老师,而这些不靠谱导师的产生原因是多方面的。随着各高校之间的竞争加剧,高校之间的人才流动也越来越频繁。不同高校,为了挖“人才”,有轻易给出“教授”帽子的,也有给出年薪百万元,甚至数千万元的研究开发启动经费等等;有教师为了进一步深造以便将来提升,而出国到国外做访问学者的;也有异地升迁,离开高校,到地方上,甚至省外做官的。这些导师,在原来的学校往往都带有研究生,一旦离开了原来的学校,留下的研究生就处于放羊或半放羊状态。

并不是说这些处于放羊或半放羊状态的研究生就一定不能成才,他们中绝大多数人还是能按时毕业。本来发生自杀极端事件的研究生就是一件极小概率事件,但碰巧我了解到的研究生出事事件,似乎除了严重的抑郁症疾病,有几起与这种不靠谱的导师相关。出了这种极端事件,每个学校的做法可能都是差不多的,尽量捂盖子,花一些钱给家属以安抚,让事件对学校,对社会的影响压得越低越好。能不能由相关权威部门做一个统计,这些放羊或半放羊的研究生,出现极端事件的概率是正常导师研究生的多少倍,从而指导和实施防止出现放羊或半放羊研究生的方法。

这种导师已调离原来学校的研究生,不用讲每周都要当面向导师汇报,有些一个月都见不上导师一面。虽然强调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必须培养其具有独立科研工作的能力。虽然有特别优秀,独立能力强,心理素质高的研究生,但也有一些能力相对弱一些,心理比较脆弱的学生。由于博士生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相应的,有创新性的科研工作,若经常与导师接触,特别是面对面地讨论在研究过程中碰到的问题,共同寻求解决方法,能减缓研究过程中没有取得成果前的焦虑,也能让导师通过日常的了解与沟通,对研究生的实际能力有所了解,对于直博的研究生,估计将来难以拿到博士学位,导师可以与学生商量而改为硕士学位毕业,给研究生根据自己的能力而调整目标的通道。

真应该全面清理那些平时一个月甚至半年都见不上导师一面的不靠谱导师问题。这问题的关键应由研究生自己做出选择。对于心理素质好,能力强的研究生,觉得只要导师远程遥控指挥即可完成自己的学业,也可继续跟着原来的导师毕业。若研究生要求更换这些不靠谱导师,学校或科研院所相关的管理部门,应该给予支持和帮助。有些人,离开原来的学校许多年了,甚至做了地方上的官员,但仍要保留高校研究生导师的身份,甚至还要继续招收研究生,以防将来不做官了,回到学校,仍能做回原来的教授。而原来的学校,想到这些教授既然到地方上升官了,有可能将来能为学校作出特殊贡献,也继续保留其研究生导师的身份,甚至年年将紧缺的招生指标分配给他们,这样,也就增加了这些不靠谱导师的数量。

新春佳节,本来不应该写这沉重的话题,但也正因为春节,才有一些空闲的时间,思考这些问题。想到那些失去孩子家庭的痛苦,还是有必要写这篇文章,引起大家的讨论。其实对于那些平时已不在原学校工作的导师而言,指导原来学校的研究生,往往也是力不从心的,若真的遇到一个心理素质差的学生,出了一件极端事件,即使单位审查的结果导师没有责任,也会一辈子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这又何苦呢?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162739.html

上一篇:北交大事故报告的解读与联想
下一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大爆炸随想

37 王从彦 武夷山 李东风 郑永军 安海龙 王德华 陈吉德 吕洪波 徐耀 李学宽 吴斌 肖小敏 杨轶杰 范会勇 黄永义 李毅伟 柏延文 杨正瓴 汤茂林 黄强 穆仕芳 姬扬 郭景涛 李永振 刘全生 张国义 武昱 张士宏 周忠浩 崔锦华 韩玉芬 陈刚 杨顺楷 徐智优 liyou1983 zjzhaokeqin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12: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