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真庆幸没有拿老板的专家费 精选

已有 12423 次阅读 2018-5-15 08:1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液晶屏, 废水处理, 回用, 地表四, 专家费

 

几年前大陆一位电子行业的老总,为了解决液晶显示屏生产过程中的废水处理问题,带着一位从台湾过来所谓环保公司的女老板,到我办公室咨询关于液晶显示屏生产废水处理工程问题。台湾的微电子行业起步比大陆早,他们将开发的一些先进的生产工艺和技术带到了大陆,在不少人的心目中,似乎台湾的技术也比大陆的技术要好。

按大陆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要求,该液晶显示屏生产过程中的废水经处理后必须大部分回用,少量排放的废水,也必须处理达到地表四的要求才能外排。关于地表四的指标,最难达到的是总氮(TN)这项指标。这位女老板讲,它有一种药剂,只要加进排放水中,就可以将水中的TN给脱除掉。我说TN是由氨氮,亚硝氮,硝态氮及有机氮等所组成,一种药剂,往往只能脱除其中的一种状态的氮,要脱除所有状态的氮,几乎是不可能的。她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能行,这是他们在美国的博士专门开发出来专门对付水中TN的药剂。我想起了投加在牛奶中的双氰胺,当初也介绍是所谓的美国专家发明的“蛋白精”而流传入我国的。当时的直感就是这个所谓的专门脱除TN的药剂,也许并没有真正地脱除TN,加入它只是干扰了TN的检测。我悄悄地跟大陆公司的老总讲,这台湾公司不很专业,总投资亿元以上的环保工程项目交给他们运作,存在一定的技术风险。

二年以后这家液晶屏生产厂通过校友直接找到我,希望我去看一看,帮助解决他们废水处理系统存在的隐患。这家工厂的通用工程经理是我们校友,我们学院也有毕业的研究生在这里工作。我在废水处理站现场从头到尾看了整个废水处理流程。该系统已安装好并运行了数个月,随着运行时间的延长,系统陆续暴露出了不少问题,比如长期无污泥压出、反渗透的浓水在系统内的循环体量越来越大,以至于占据整个应急池、反渗透出水率明显下降、膜的反洗频率越来越高等。随着生产产能的逐步提升,废水水量将不断增加,甲方的心中越来越没有底,这才想请大陆的专家到现场看一看。

废水处理系统已安装了膜生物反应器(MBR)生化系统,但一直没有运行。前面的物化处理系统,投加了大量聚合氯化铝等水处理药剂,虽然在絮凝反应器中能看到大量的矾花,但沉淀池的设计严重不合理,泥基本上都随水跑了而沉不下来。原计划1年更换的膜经反复清洗,运行3个多月,膜就因难以再生而不得不更换,水处理量也上不去。工厂的通用工程部门都担心某一天因废水问题而逼迫工厂停产。

我写了一个必须整改的清单,就包括MBR生化处理系统必须立即投入运行,沉淀系统必须改造,污泥压滤系统必须工作,将系统形成的污泥压成泥饼从废水中分离出来,浓水必须经过深度处理等。按环评的要求,保证达到准地表四的标准而排放并能节省运营成本。

这家负责运营操作的台湾公司,就是一个家族式企业,几个主管都是亲戚,团队中我见到学历最高的人,就相当于大陆的大专毕业这种文化程度。我们看到投加了大量铝盐后产生了许多铝盐絮体,但污泥浓缩池中就是收集不到污泥,五台大型板框压滤机脱水设备因没有污泥而几乎不使用;但这位女老板却大言不惭地讲,他们的工艺就是好,好到水被处理了而几乎没有污泥。外排水的COD慢慢增加,而系统生化处理的MBR一直不运行。随着时间的延续,系统中的有机物浓度越来越高,处理后的出水量在减少,离超标点越来越近,大家都忧心重重。由于废水处理设施是按工厂满负荷设计的,在工厂刚开始试产阶段,工厂的产能不足,故产生的废水量不多,废水站的处理量远远低于设计能力,这样,这套废水处理系统,在带病状态下还能勉强运行。若工厂的产能上来后,废水量也就会随之增加,必将可能会因为废水处理后不能达标排放而被迫停产!

由于我有校友和研究生在甲方工作,他们请我作为水处理的技术支持,一些如何解决水处理存在问题的会议也邀请我参加。营运操作方(台湾老板)也希望我能支持他们,并要按月支付我技术顾问费,我谢绝了。因为通过几次接触,发现台湾老板只想赚快钱,我提出的整改方案,几个月下来也未见其有任何行动,他们不可能将这个废水站搞好,若拿了顾问费,又不按我们的思路来整改,将来有可能让我来背黑锅!现在想来,并不是所有的技术顾问专家费都可以收的,若我收了这个专家费,后面就将难以脱身,真庆幸我没有收这个专家费。

2016年底,废水量约达到设计水量三分之一时,系统已出现梗阻,由于浓水越来越多无法处理,又不肯开启蒸发设备(开启蒸发设备的费用非常高,且由于长期积压,就算后期开启蒸发,也解决不了问题),甚至出现水漫金山现象。终于纸包不住火了,台湾老板找各种理由要求终止运营。在此紧急情况下,甲方决定选用大陆公司来管理和运行这套污水处理设施。大陆的公司运作后,立刻按照我提出的整改意见,在我们的协助下,首先启动了MBR生化系统,使系统中的有机物得到有效的脱除;对沉淀设备进行了改造,延长反应时间,使矾花能够完全沉淀;为了避免开启浓水蒸发设备,降低运行成本,在现有的处理设施后,又增加投资3千多万元,建设了浓水的深度处理系统。接手运行全面排查后才知道前面大半年运行的污泥去了哪里,原来这些污泥都跑到底层最大的低浓收集池和应急池中,几万立方的水池内几乎都是污泥。废水站全部的污泥脱水设备,满负荷地工作了近五个月,才将前面近一年积存的污泥全部压滤完毕。新增的深度处理系统建好运行后,出水质量得到进一步保证,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是不是“无知而无畏”,当投加了大量的水处理药剂,而污泥脱水系统没有泥压出时,每个人都觉得这不正常,一定有什么问题,但这台湾老板以非常肯定的口气讲,这套系统他们搞得好,污泥量就该这么少。当时废水站的主要操作主管,都是该老板从台湾带来的亲戚,也帮助掩饰处理系统存在的问题。当废水中检测到有机物含量越来越高时,我提出MBR生化系统必须尽快启动,这台湾老板就讲目前不启动也行,因为还能达标排放,后来我们知道,他们没有任何废水生化处理经验,不知道如何启动和维护这套生化处理系统。这套处理系统,并没有设计TN处理设施,但居然通过加药也能检测达标,这也违背了物质不灭定律,那些药剂可能就是干扰检测的所谓的“掩蔽剂”,这种药剂是绝对不允许使用的,是作弊行为。后来,启动MBR生化系统和新增的浓水深度处理系统,都强化了系统对废水中氨氮与TN的脱除。由于原合同对他们几乎没有严格的约束条款,且水量不足时有保底水量的收入保证,故他们希望多运行一天,就多收取一天的处理费用,但若因为废水处理不能达标而招致甲方不得不停产的重大损失,则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

换成大陆的公司运行这套废水处理厂已有一年多,为了保证处理效果,我让刚毕业的一位博士生参与现场的工艺指导与运行,现在当我再去这个工厂时,大家再也不会为这套废水处理系统担心,从大家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以前大家愁云密布的表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114025.html

上一篇:我们能为芯片产业做什么?
下一篇:英雄机长的幸运

48 戎可 王佳佳 李俊 王振亭 张忆文 康惠骏 杨甫 刘忠波 吴斌 姬扬 张铁峰 陈楷翰 罗春元 武夷山 冯大诚 刘建彬 赵凤光 周浙昆 刘山亮 杨金波 赵建民 杨正瓴 杨学祥 江克柱 蒲亨建 胡美灵 文克玲 韩玉芬 张士宏 雷宏江 左小超 曹建军 李由 何宏 朱勇 杨辉 彭美勋 黄仁勇 袁有录 余文 李坤 石磊 李学宽 马浩 李万春 刘振斌 迟延崑 贾绍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21: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