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国际名校的实验室若在国内也会关闭整顿——美国之行见闻 精选

已有 10969 次阅读 2018-1-3 08:52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美国,实验室,高速公路,轮胎,斯坦福| 美国, 实验室, 高速公路, 轮胎, 斯坦福

孩子在美国,也有几年不见他了,美国公司的假期主要集中的圣诞与新年期间,刚好,这段时间我还真没有什么特别安排,还在我犹豫期间,孩子已通过网络订好了美国的往返机票。反正现在不少工作都在网上,到美国也仍可继续我的部分工作,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美国我也来过几次,每次来都有一些新感受,特别是20多年前第一次来美国,美国的富足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最初对美国主要印象就是既富有,又浪费。我有一个观点,目前全球环境问题的主要根源就是美国式浪费奢侈的生活方式在全世界的漫延。以前,美国到处都是长明灯,这次居然在我住的一个宾馆,也使用了声控节能系统,看来美国也开始要节约了。随着这20多年国内经济的迅猛发展,城市建设硬件上与美国的差异已越来越少,甚至国内的一线城市由于存在后发优势,大有超越美国的劲头。

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开车,虽然限速是70英里,但大家正常都开到80英里(大约130公里)左右,且高速上只有二条车道,车速是相当高的。我是国内开了20多年车的老司机,车开在这种高速公里上也会高度紧张起来。总体上来讲,在美国能上高速公路的车,车况都不错,几乎都是一上高速,就将车速迅速拉到80英里的速度,以跟上车流。高速路上及道路两旁很干净,基本没有从车上扔下的垃圾。据介绍在美国,在车里随便往车外乱扔垃圾要重罚,若被捉住,至少罚款1000美元。国内除了提高公众的文明素质,也要加强这方面的惩罚力度!

国内高速公路路面上,最常见的障碍物是货车轮胎掉下的碎块,而这一次我在美国高速公路上行车800多英里,几乎没有看到一块。主要原因应是国内一些企业或货车司机的安全意识不足,为了省钱,将一些报废轮胎回收后重新加工,在废轮胎上,采用粘贴的方法,包裹上一层橡胶,以比较便宜的价格出售。而一些司机,可能明知是废轮胎翻新的,但为了贪便宜省钱,也采购这种回用轮胎,而埋下安全的隐患!车不用讲只有二条车道上开到近80英里的速度,就是在有3条车道的国内高速公路上,车速在100公里(约60英里)的速度,碰到这样体积大一点的废轮胎垃圾,要躲避这些垃圾往往也险象环生。国内因使用报废轮胎产生的垃圾,出现的交通事故已发生多起,如几年前在广深高速上,“香妃”的扮演者,就是因为所乘坐的奔驰车因躲避高速公路上的废轮胎碎片,导致车辆失控而发生的交通事故遇难。国家有必要立法,严禁这种不合格的轮胎车行驶在国内的高速公路上,同时,对这些生产不合格的回用轮胎的企业,也应该采取严格的安全限制措施来提高国内的交通安全水平!

在美国能开到高速公路上的货车,其车况都比较好,往往都采用箱式密封车箱运输。为了保证国内高速公路的交通效率,国内也应要求进入高速公路的货车车况,车速上不去,严重超载,包装不严实的货车,禁止行驶高速路。当然,这里也有一点不同,在美国的加州,从旧金山的硅谷开车去圣地亚哥,全程450多英里,没有一个收费站。而国内几乎每条高速公路都是收费的,高速公路管理部门,为了收费可能也不愿意做这些限制。

在美国停车,我发现与国内停车也存在较大的差异,在美国,绝大多数司机往往喜欢一头冲进停车位,走时再慢慢退出来。而在国内则相反,绝大多数司机,喜欢停车时慢慢退进车位,走时则相对比较容易将车开走。这一点在中美的消费观上也是类似的,美国人喜欢超前消费,而国内更喜欢存款,以备将来的应急之需。

有位朋友在著名的斯坦福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做访问学者,知道我到美国后联系我,我不会放过到国际一流高校的参观学习机会。我看了他们的主要实验室。实验台上,实验台的货架上仪器,化学药品堆积得满满的,实验台上的一些加热设备的电源,也都插在移动插座上。若这样的实验室在我校,根据实验室安全检查要求,一定强制要求这样的实验室立即关闭整顿。

实验室安全是重要的,但这种重要性,更主要体现在对实验安全的重视上,而不仅仅体现在实验室外表的形式上。为了实验室的安全,我准备过一份PPT,给我的所有研究生专门安排了一次时间,讲解实验室安全注意事项,及一些应急事故的处理方法。

由于学校实验室相对比较紧张,学校又没有建专门的闲置实验仪器中转贮存仓库,实验室中往往都放置了许多以前用过的仪器和药品。前段时间实验室安全风暴,我们扔了许多还能使用的旧仪器,和以前做实验留下的大量化学试剂和药品。那段时间我们实验大楼每天都清理出一大堆所谓“垃圾”,甚至大量还能使用的电炉,烘箱、三口烧瓶、容量瓶,以及一些以前做实验而留下的整瓶,或半瓶的各种化学药品。只要不是现在做实验还要使用的全都要扔掉,看了真叫人心痛。

现在国家对科研的投入大幅度增加,淘汰一些旧设备也是应该的。但对于不能使用移动插座给实验设备供电,必须采用固定插座,而原来实验室没有配制这些固定插座,这实验就没办法做了。我看过跨国公司的一些实验室,往往空间比较大,且相对也比较整洁,那是因为他们的实验内容相对比较固定。另外,一些分析检测的实验室,也能做得很漂亮,同样,也是因为实验相对单一,如液相色谱与质谱联用LC-MS的实验室。而做探索性实验,怎么可能不在实验过程中添加一些临时的装置?看了国际一流高校探索性实验室是那样的拥挤,也一样使用移动插座,我们用单一检测实验室的要求来要求我们做探索性实验的实验室,其实验效率有可能会进一步拉低,我也真为我们扔掉的许多设备和药品婉惜。

我支持实验室必须加强安全,特别是加强实验人员的安全教育,提高大家的安全意识。但对于实验室的安全管理部门,最好能从官员管理的角式,向安全服务型的角式转变。我们要参与国际竞争,我们与国际名校的高水平科研成果产出率仍存在不小差距,过分强调实验室的安全要求,必然降低实验室的工作效率。应该承认我们以前对实验室的安全重视不够,改进实验室安全的方式方法特别重要,也不应该矫枉过正。

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环境工程实验室中,看到二个中国过来的留学生在做实验。我问他们,假期不休息还要做实验,他们回答是:假期人少,有些贵重分析检测仪器,只有假期才容易使用。看到整个实验大楼,在美国圣诞与新年的假期期间,只有2个中国留学生在做实验,不少餐饮店也只有中国餐厅假期照常营业,中国人这样勤奋,若中国不发展,真是天理难容!

   这次在美国短短的不到十天之行,参观了圣地亚哥的中途岛号航空母舰博物物,参观了旧金山的自然博物馆,也参观了硅谷的科技创新型企业加速器,这些都有不少值得学习的可圈可点之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092801.html

上一篇:老板们再有钱,可能也吃不到了
下一篇:论文被引用次数哪个是真的?
收藏 分享 举报

36 郑永军 王安良 唐凌峰 黄仁勇 文克玲 鲍海飞 武夷山 张骥 刘山亮 吕洪波 蒋敏强 韩玉芬 吴明火 陆同兴 彭渤 徐耀 叶春浓 耿聰 范运年 黄彬彬 李健 肖小敏 徐冉成 刘世民 魏焱明 杨正瓴 杨林 姬扬 檀成龙 白龙亮 谭庸桢 张铁峰 杨艳明 李学宽 于国宏 陈智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4 18: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