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为了研究生能顺利毕业不得不调整十多年的研究方向 精选

已有 9729 次阅读 2017-5-15 09:0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研究课题,臭氧,芬顿,曝气生物滤池,毕业论文

我历来标榜不以写SCI论文为研究导向,希望开展的研究,应该有较强的应用背景,但同时又希望研究工作有一定的创新性,这样,在以有应用为目标的研究过程中,也能相应地发表一些表现阶段性研究成果的论文。

曝气生物滤池(BAF)应是最年轻的水处理生化处理工艺,它是上世纪80年代西欧开发的集生化与过滤于一体的水处理工艺。我们从2002年建立实验室的中试装置,开始对它进行研究,发现它处理低浓度有机废水具有独特优势,随着社会的发展,对水处理的要求越来越高,BAF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应用。为了解决不可生物降解的COD的处理问题,2005年我们采用化学氧化法去除不可生物降解的COD,同时,化学氧化还能将部分不可生物降解的COD转化为可以生物降解的COD,然后,再用BAF,可以进一步降低废水的COD,这样既利用化学氧化的有效性,又可利用生化处理的经济性来脱除废水中的不可生物降解的COD。在2005年我们申请了发明专利“化学氧化曝气生物滤池联合水处理方法”,在专利申请中,我们采用了二种能大规模工程化应用的化学氧化方法,即臭氧氧化法与芬顿氧化法。

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水处理后出水的排放标准也不断增加,我们提出的化学氧化与BAF结合的工艺,确实能有效地解决废水中不可生物降解的COD,使原来废水COD不可能达标的废水,使用该工艺能达标排放,故该工艺有较强的实际应用背景。给课题组确定一个相对持续稳定的研究方向是比较重要的,再加上BAF本身就是比较新的废水处理工艺,同时,此生化处理与化学氧化相结合,又是我们提出的新理念,故从理论创新上来讲,也有较好的创新性,这样,以化学氧化与BAF结合,作为我们课题组的主要研究方向,也就理所当然。这十多年来,我的研究生基本上都围绕在这个领域进行研究探索。

通过芬顿氧化与曝气生物滤池相结合,用这个工艺处理垃圾渗滤液,使处理后的垃圾渗滤液其COD值能稳定地达到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不仅在实验室做实验,而且将这项技术进行推广应用,目前国内已有超过四十座垃圾填埋场的渗滤液采用这个处理工艺进行处理。使用臭氧氧化与曝气生物滤池相结合,用该工艺深度处理印染厂的废水,可以将印染厂的废水COD降到40mg/L以下,同时,又能将色度降到10倍以下,远远地低于最新国家规定排放标准,且处理过程中不产生污泥等二次污染,废水的深度处理成本也相对低廉。通过这十多年的实验室机理研究,工厂现场的每小时几十升的小试研究,到每小时5吨的中试实验研究,再到每天5000吨的工程化验证,直到2016年,广东几家最大的日处理万吨级规模的印染厂,都采用了我们的臭氧-BAF深度处理工艺。开发的这个工艺,虽然我们最早申请了发明专利,并获得了授权,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养着这个专利,该工艺不仅我们自己使用,国内的其它一些环保公司,也开始模仿使用,广泛应用于印染,石化等行业,仿佛它已是一个公众技术。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研究生也一直围绕着化学氧化及曝气生物滤池做毕业论文的研究课题,并发表相应的研究论文。在这个领域,我们先后申请了二十多项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在国内外杂志上,也发表了近80篇的研究论文。这些研究就包括:不同废水用这些方法的处理效果研究,实验室小试研究结果及相关机理研究,工厂现场的中试研究结果,大规模实际工程应用的总结,臭氧氧化的催化剂研究,芬顿氧化的催化剂,类芬顿反应的研究,特别是化学氧化与生化的偶合方面,也做了大量的研究和探索。

我能感觉到刚开始开展这方面的研究算创新点比较亮的,只要有学生写好了相应的研究论文,论文录用率极高,这样学生也容易毕业,在2008年,从我这里毕业的三位硕士研究生,在我院近一百名硕士生中,三位的积分排名获得第一名,第二名,与第四名的好成绩,且全院只有二位硕士南粤优秀研究生名额,都被我研究生获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比较亮的创新点,也慢慢暗淡下来,甚至变为常识,近年来,我研究生发表相关研究论文的拒稿率也慢慢增加,而拒稿的主要理由就是创新性不足。去年,当我听到其他导师的研究生,在背后议论自已的导师,给出的评价竟是感觉自己的导师有点“江郎才尽”的味道。我听到这,心里“格噔”一下,这样下去,几年后我的研究生会不会也在背后讲我“江郎才尽”呢?

虽然在化学氧化与BAF领域,还有许多细节的地方值得研究,在深入研究过程中,仍会时常有所发现与收获,但从大的创新角度来讲,这些修修补补的小收获,其创新的亮度已不够了。我们一方面要提倡所谓的工匠精神,要将一些领域的研究做细,做深。但在一切以所谓“论文成果”考核的浮躁时代,又怎么能容纳得了我来做深做细呢?我自己应该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研究,也不在乎所谓的论文奖金,不用再逼着自己写不痛不痒的研究论文,但我带的那些研究生呢?他们没有论文就不能毕业,更不用说获取各种研究生的奖学金了。原来我的研究生可以包揽南粤优秀研究生,固然他们真的很优秀,也与当时选择了一个创新点比较亮的研究课题有关。

为了不想那么快就听到学生对我“江郎才尽”的评价,也为了研究生能顺利地毕业,对原来坚持了十多年的研究方向,虽然仍有不舍,但是,确实应该到了必须调整本课题组研究课题方向的时候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055000.html

上一篇:废水渗坑还有多少?

22 李学宽 吴斌 徐世文 陈楷翰 张德礼 武夷山 杨正瓴 刘远超 张北 彭思龙 周春雷 吕喆 蔡小宁 黄仁勇 赵克勤 谭庸桢 林中祥 肖小敏 swqdu zdu wqhwqh333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5 16: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