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拔尖素质创新才 旧题新作抓手来 精选

已有 3155 次阅读 2014-11-27 01:49 |个人分类:总结与反思|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敬告一班以曾员外为首的,以应急陈、肖重发妹妹和蒋动保等为附和的诸位损友,今天我已经参加了教务处召开的如何写教研文章以及申报教研奖励的,高等教育杂志社的同志来传经送宝的教学培训班,以下是学习心得,不准你们嘲笑、暗讽和喝倒彩。】

(1)

   看得出来,作报告的同志是训练有素的。要从各种套话和流行政治术语中,以及各种名家和官员的语录中,找出关于新意和实践性的描述,并且最后还得通过这些话语的组织来婉转地、不温不火地表达出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实在是份技术活。说句实话,我干不来。在这里,我不得不真心地为这位同志点个赞。看来读过中文系和没读过中文系还就是不一样,这充分说明曾员外和蒋动保无论如何都是业余选手,无论如何都不能和专业选手比。

(2)

   透过层层剖析,我终于找到了报告的要点,就是说,“抓手”:

   抓手1:写教研论文和申报教研奖励,要“微观观照宏观,宏观落到微观。”

   抓手2:写教研论文和申报教研奖励,要“新题快作、旧题新作、小题深作。”

   抓手3:写教研论文和申报教研奖励,要“精炼题目、写好序论、结构清楚、落到实处。”

   我认为讲得非常好!不过细节我就不谈了,毕竟这是我们学校专门请来的,我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告知大家细节,因为这是“know-how”,我还得留给自己用的。大家自己悟吧。再说,教务处的同志们不是我的老朋友,就是我的学生,我肯定不能把他们好不容易找来的东西随便给大家分享。

(3)

   在听报告的前一天,正好是四个本科生毕业设计的准备。我先带他们到老友的公司去了解课题的背景,然后带他们爬了趟火炉山,中午再请他们吃了顿饭。

   课题最麻烦的地方,是涉及到了计算机的体系架构。学生们虽然都学过《微机原理》、《数据结构》等课程,但是真要讲起如何用、如何设计系统来,都是一头雾水。

   这其中有个女生,成绩相当好。她曾经希望跟我读研,但是我告诉她,如果她要立志学术之路,出国或者去到比较专业的地方,才是好的选择。最后她选择了上海光机所,但还是选择跟我来做毕业设计。

   在登山时,我不断地提出和解释各种计算机体系架构的问题。其他几个同学认为这方式新奇,兴致大增,思维也比较活跃,都能跟上思路。唯有成绩最好的那个女生,反而显得沉闷起来-平时她就害怕跟计算机体系架构有关的东西,总是说自己不是做技术的料。

   在山的转角处,我们在凉亭里坐下来歇息,我决定做一次新的尝试:“现在,我们决定做一个加法器。就是说我们要做一台机器来算加法,我们要把需要加的数表示出来放到机器里面,然后我们呢再设计一些动作让机器做运算,最后把加完的结果表示出来。记住,这个设计不准使用电路,更不能用计算机用的各种芯片。你可以用花草树木,或者像个古人那样,选些日常用品啊、机械器具啊来进行。你怎么做呢?”

(4)

   那个女生被我点了名,第一个来回答问题。她很不自信地想了一阵,然后说:“比如算1加2等于3吧。我先画一个圈表示1,再画2个圈表示2,然后我让机器把这些圈放到1起,拿出来,就有3个圈了,这就完成了1加2等于3的运算。”

   后面几个同学的回答,提到了按运算规则进位的动作,提到了通过节绳记事的方式,让绳子变成机器来运算,不是比这个女生显得专业,就是比这个女生显得创新。

   但是,我最后表扬了那个女生:“你们的设计方式,实际上是你们学过的知识的翻版,而zc的设计,则是最自然的和最有效的设计方式:简单的表示,简单的机器动作,简单的输出。而且她的描述中,清楚地体现了寄存器和运算器的作用,虽然她自己并没有意意识到。”

   那女生听了解说,有了一丝愉快的笑容。她虽然嘴上还是说:“我真不是搞技术的料”,但明显是一种谦虚的表示。

(5)

   同学们跟我异常亲近起来,在下山的路上谈到了大学生活的种种。尤其是国防生们,谈到了关于未来的担忧。他们说,虽然他们经过专业的技术训练,据他们从师兄们那里了解的情况,他们到了部队,大多数只是负责带兵训练,应付各种卫生检查,主要任务是拔草。

   说是有三个师兄,他们的连长从来都没有让他们摸过相关设备,结果在2年考核的时候,完全不会操作,结果被部队送回了家。

(6)

   我们所知,人生的道路上,谁都愿意拔尖,甚至被拔尖也好;但大多数情况,我们都会过完普普通通的人生。

   所以,对普通人来说,我们要做的,是敬职敬业;而我们所希望的是,这些普通的工作,也会获得赞赏和尊敬,获得体面的收入和稳定有前途的生活。

   从国家层面而言,支持这些普通人,比支持拔尖人才要重要得多。至少,让国防生们到了部队可以操作相关设备,才算是将科技强军和人才强军落实到了实处。而整个军队的科技素质的提高,才算是有了抓手。

(7)

   我13岁的时候,有一篇作文,登上了《重庆日报》。那个时候,偌大的重庆市,我是唯一一人。另外一个中学生,在同一篇报纸里,则作为从事课外科技活动的小明星被报道出来。换言之,那个时候,我和另外那个中学生,是典型的拔尖人才。所以,我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NB文学奖给了莫言,而不是我。据我所知,莫言小的时候并没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发在《高密日报》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846575.html

上一篇:拜傲芬丝鉴:葵林椰风中的桥
下一篇:(2014/12/4)今日杂记

33 曹聪 陈小润 罗德海 戴德昌 刘艳红 曾泳春 吕喆 陈楷翰 袁海涛 武夷山 张骥 余昕 肖重发 黄永义 庄世宇 王善勇 鲍海飞 戎可 张云 李轻舟 张忆文 王春艳 徐耀 陆俊茜 褚昭明 陈筝 杨正瓴 李宇斌 acidwang812 ybyb3929 jiareng biofans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9 17: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