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今日杂谈:学生培养、职称晋升与文章

已有 3236 次阅读 2013-7-4 10:5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职称, 文章

(1)学生培养

     我的一位研究生刚到一个单位报道没两天,就给我打电话,说是详细了解了一下,与自己预想的差得很远,不想干了,想回来。并且问我是否还保留了去另一个单位的机会。那个机会是我的老友的一个公司,急需要人。老友当时找我,但我的学生早就定了工作,根本就没人愿意去我的老友那里。

     我老人家别的特长没有,只因在企业界有些名声,学生分配好。很多人以为我是靠点在企业界的关系,给学生谋了条路。其实,这完全是误解。

      在企业做研发,是要真本事的。做企业的项目,必须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技能,能抓住关键技术问题,重点突破,同时仔细安排和协调项目组,按进度研发出达到技术要求的产品或者设备。至于你发过什么文章,在我们这个行当,根本不好使。而我的学生,大约都有我老人家的印记,相对而言,更能适应这些要求,所以才能在企业站稳脚跟。我也才有足够的名声。

     但是,为人之根本,在于诚信和踏实。这一点,做老师的只能劝导,是培养不出来的。这跟每个学生的背景和经历有关,只有每个学生自己去领悟。

     说回打电话的学生,她的心态我非常理解。我这几年很是招了些女生,都异常美丽,也都聪明得很。(据说邢捕头很缺学生,我觉得我的学生都很能满足要求,希望捕头和我联系,电话12345678901)但是,不得不承认,在我们这个行当,女生做技术还是有些吃亏,毕竟一拿烙铁形象就不对。而每到毕业找工,一个比一个感性,经常出现挑完单位自己又不满意的情况。-那能咋办?人总是要老,先要老得跟YC一样,然后再老。。。如果没点真本事,不靠诚信和踏实积累,建立好的职业形象,吃饭的事,慢慢就会有困难。-我大致是这样劝了学生,听不听在她了。不过,她现在还算听话,电话里表示接受 了。

(2)职称晋升

在中国,这本来就是个破事。虽然吴国清副教授(是徐晓副教授在叫你,别发火)突然跑去嵇少丞正教授那里推荐了一把嵇先生关于职称晋升的莫名奇妙的文章,言外之意,是说你们这些国内的破烂正教授(或者研究员),才发几篇破SCI,根本没资格在这里哼哼兼吹嘘。

说句实话,吴国清副教授的推荐,让我非常诧异-这不是他的一贯风格。-以SCI作为标准来嘲笑国内这帮孙子,实际上就等于你已经认可了这个标准。所以,我只能认为吴副教授是一时昏了头。

(3)文章

以SCI和EI为标准,显然不是泱泱大国的风范-虽然这个国家自称5000年文明,但是比起几百年文明,连个自己的学术评价体系都不能维持,这是为什么?让各路野鸡英文杂志,赚了个盆满钵满,这是为什么?昨天打开Nature,顶头就是以中文简体书写的广告-帮您翻译文章。我查了一下,大约合1400人民币/篇。比国内某些核心杂志要强-核心们论文也不送外审,直接就告诉我的学生,交钱吧:1800(谁让你写那么多),加急另算。靠!要不是学生要毕业,花这种钱真是冤枉透了。

哎,这些破烂事,不说也罢。

显然文章不只一种。比如,科学网上的博文就很好:益智,有趣,来路丰富,很八卦,受众广,互动快,信息量大,严谨性好,完全是未来学术媒体该走的路。我觉得科学网就是中国未来的SCIENCE和NATURE。甚至,可以估计,若干年后,是SCIENCE和NATURE要求着跪在ScienceNet面前,请求转载和翻译。

我老人家,半年时间写了2百多篇博文,有好几篇高引,虽然不能跟陈安网士笑长比,但是也算达到了副网士的水平了。

梁启超老时,日写2000字,合在一起,称“饮冰室合集”。我想,我手写我心,每天有感想,然后记录其心路历程,作为读书人,人生当如是 。

但是,这些文字,是否要用来发破烂文章?抑或,为了发破烂文章而写?这种不自由的写作,值得吗?

我认为,不值得,也不会这样去做。如果这样做了,我就当不成科学网副网士了。

 

最后,按照泳春体规矩的一半,上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705142.html

上一篇:半晚时分
下一篇:锁相环和绩效评价小议

35 罗德海 陈楷翰 赵美娣 李宁 曹俊兴 魏东平 刘立 王修慧 杨正瓴 魏武 王锟 肖重发 陆俊茜 李学宽 曾泳春 陈安 黄秀清 翟自洋 刘艳红 曹建军 武夷山 齐国臣 庄世宇 李伟钢 汪晓军 孔晓飞 谢强 韦玉程 李志俊 王水 刘振华 xuyiganghz lbjman qqlisten kangge52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8 07: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