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反霸题目贴-让我们荡起双桨

已有 2576 次阅读 2013-6-26 13:23 |个人分类:乱七八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们决定从玉渊潭游过去。

     因为那时候,玉渊潭还是自由水域。

     和我决定一起游过去的,是二班的一孩子。

     不是贾伟,贾伟是俺们小学二班的。我说的这位,是大学二班的,平时我们叫他咏春兄【注1】,主要是他每天没事就在走廊里表演咏春拳,以狭窄的走道墙壁两边作为道具,嘿嘿哈哈叫个不停。

     有一天他偏要向一班的一位真正会武术的兄弟挑衅:“我们试试?”结果被那位老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打倒,并且命根子上还挨了一脚,肿了一个星期。

     由于咏春兄又高又帅,又是校队的替补守门(只会飞扑右边门,左边的不会),所以立即在同学中,尤其是女同学中,激起了巨大的同情。

     大家齐声谴责一班的那位仁兄-他叫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我们暂且给他个代号,叫邢捕头吧。最后,邢捕头背了个处分。我们大学里打架不断,邢捕头平时根本不参与,不想参与了一次,就给毁了。至此以后,我们系里的打架风气明显低落。

     但是,我们知道,咏春兄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他再次决定打架。

     这次的对象,是我们三班的魏东平。

     魏东平是山东潍坊人,普通话非常不标准,喜欢将“自然”读成“自岩”。在蓝球场上一站,拿了球也不传,主要搞些武打动作,大家近身不得。所以人人都认为他会武术-实际上他根本不会。

     经过摸底,咏春兄终于搞清了魏东平的武打水平。所以就通过我向魏东平下了战书。

     我记得那个晚上,月亮刚刚挂上树梢,我、咏春兄和魏东平来到了6号教学楼背后的林子里。那时节,天刚擦黑,晚风怡人,空气好像都染上了深蓝偏紫的颜色。我们赶走了些谈恋爱的,摆开了战场。我作为公证人站立一旁,另两位拉开了架势。咏春兄一个凌空飞踢,魏东平赶快往旁边的一块石头躲闪......只一个回合,比赛就结束了-魏东平撞到石头上伤了头,而咏春兄一脚踢在柳树上,伤了脚趾头。我只好左边架一个,右边扶一个,去校医院。 校医狐疑地看着我们,我赶紧解释:“踢球踢的。”

     至此,大学生活变得百无聊赖。咏春兄居然将一年级的机械制图作业拿出来重新画了一遍贴在床头,以显示自己的画图功力。而我只好每天下午跑步,然后到双榆树市场来回转悠,吃一顿人大对面的东京牛肉饼回家。

     眼看学期要结束,咏春兄想到了个打发时光的办法:“要不我们到玉渊潭游泳去?”

     怎样去的玉渊潭,我已经想不起来,记忆变成了碎片。

     我们仿佛是吃了年糕王的年糕去的。我记得在一个商场旁边,有一条街,总是有些烤羊肉串的味道,烟飘来飘去,一切都朦朦胧胧。我记得那个卖年糕的小车,上面插了面红色旗子,旗子上写着年糕王。一位穿白背心的大爷,用黄色油纸包了递给我一块5毛钱的年糕。那年糕用糯米做成,上面放了好多果脯,有黄桃、有黄杏儿、有红山楂、有白瓜条、有绿青梅,真是好看。

     但是,这记忆不对,因为年糕王在动物园,好像不需要经过。

     我们仿佛在路上还碰到了一条死蛇,然后魏东平把它倒提起来,我给他照相。

     但是,这记忆不对,那明明是苹果园,显然不需要经过。

      我们仿佛出发前的晚上,住在山上,睡在稻草里,先是一位山里的大爷给我们做局势分析,后是四点钟醒来,又冷又冻。我赶紧爬起来,来到河边跑起来。那河的一边全是耸立的山峰,云雾缭绕,阳光从天边透出些亮来...

      但是,这记忆不对,那明明是十渡,已经远离了玉渊潭。

      我不得不重新较调记忆。我们仿佛是抬头仰望,看见神女,而水之清澈,尽现白沙。我知道这是大宁河的一处,是随三峡大坝建成,而消失了的地方。河的上游,住着王昭君,我要去找她。我可以坐一首船,虽然马达声声,也得靠船工用足了力气才能上行。

      但是,这记忆不对,三峡已经远离了京城,而且我还记得我的小表妹们在岸边给我们看衣服,游泳的都是高中同学。这分明是高中毕业旅行。

      我再次校调。有一个四合院,院里有一颗枣树,这时候母亲进来,我跟着进了堂屋。我听到母亲兴奋对奶奶说:“妈,今天有个人,杀了一个日本人,然后翻墙逃跑了。”

      但是,这记忆更不对,那是1940年的北平,是我父亲的记忆。

      我记得那天柳树相当的绿,害得我使劲地用水浇一个人。那人笑颜如花,一边躲闪。我想起来,那是我的表姐,跟咏春兄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实在对不起大家,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们怎么就到了玉渊潭的水里。

      只记得,咏春兄一个人在水里游着仰泳,我一个人在船上摇起双桨,哆哆嗦嗦地唱起来:让我们荡起双桨...

      蔚蓝的天空里,云卷云舒。

【注1】“咏春兄”出自蒋科学松子“泳春兄”,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4810-703109.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702878.html

上一篇:吊丝之逆袭:手机可以伪装成单反吗?
下一篇:太阳的语言

25 刘艳红 陈安 赵美娣 李学宽 肖重发 蔣勁松 曾泳春 魏东平 庄世宇 李天成 翟自洋 杨正瓴 王善勇 曹广福 张焱 武夷山 罗春元 李宇斌 廖晓琳 陆俊茜 张健 杨德庭 zzjtcm qqlisten xuyigangh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0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