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何日君再来

已有 4765 次阅读 2017-1-27 01:04 |个人分类:游记|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高峡出平湖,峡江早就不是当年模样。

   而我依然决定回到32年前的青春路上去。

   表妹驾车,从万州出发,行300里,到达巫山。我又见到了大宁河,我日思夜想的梦中的河。回首,在大宁河畔,表妹仍然有当年美艳如花的青春影子。

   约40年前,叔祖跟同学王光美夸下海口,要利用自己文革后补发的工资,四处转转,开发两个旅游项目。他路过巫山时,要我姑父找个河边好点的馆子吃饭。于是,姑父在便在大宁河口的囤船上找了个吃饭的地方。吃了一半,叔祖对姑父说,饭是做得真差,景色倒是不错。姑父便说,这大宁河俗称小三峡,有龙门、巴雾、滴翠三峡,河水清澈见底,峡谷幽深,两岸风景险峻秀丽,比之三峡,另有一番气象。

   叔祖便溯河而上,直达姑父的故乡,大昌古镇。而古镇恬静,民风淳朴,真是桃花人家。可惜,他老人家的摄影技术实在不敢恭维,留不下半点旖旎风光。

   我当年游览此地,只顾得让表妹四处寻找游泳的地方,也未曾留下漂亮的照片。记忆里,只有峡顶上的阳光、青澈湍急的河水和大宁河融入长江的似真似幻的景像了。

   因此,我坐在快艇的围栏边,尽力在已变成湖的河里,寻找当年阳光。


   游完大宁河,我又让表妹驱车,来到巫峡峡口,在彩虹桥上,凭栏远眺。

   此去不远,过了巫峡,便是西陵峡。西陵峡中,有个叫三斗坪的地方。1942年,我的二姑爷爷焦寿伯公,便丧身于此。他是十八军参谋长,代替军长方天,坐船去参加石牌守卫布置的连席会议。船至三斗坪,纤夫的缆断了,船触礁倾覆。他的死,使得二姑奶奶一个人拖着一家子人,生活困苦。而当我的二姑奶奶离世以后,按照她老人家的遗嘱,她的骨灰也撒在了三斗坪。

   焦寿伯公殉难前,最后一次回到重庆,给家里带来了一台留声机和一张唱片。一大家子人,聚集起来,听那张唱片。那张唱片传出的歌,便是《何日君再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1030061.html

上一篇:说说岳东晓的障眼法:船与水的相对速度
下一篇:踏遍青山人未老

27 李竞 郑永军 姬扬 宁利中 徐令予 文克玲 陈楷翰 蒋永华 邢志忠 李颖业 王大元 魏焱明 马德义 侯成亚 张操 曹则贤 卫军英 陆绮 李轻舟 蔡庆华 杨正瓴 黄秀清 zhouwangpu gaut xlsd aliala gaoshannanka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2 17: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