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LISWX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FLISWX

博文

做科研应该从一而终,而不是打一枪换个地方

已有 2380 次阅读 2018-1-14 13:4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今天看到两则消息(附后),谈点个人想法。
网上有个能为社会做贡献的年龄段(30-60岁)
30岁——而立之年
壮年时期——春秋鼎盛
40岁——不惑之年、强壮之年
50岁——年逾半百、知非之年、知命之年、艾服之年、大衍之年
60岁——花甲、平头甲子、耳顺之年、杖乡之年、还历之年
在高校当老师,做科研,带研究生,从青椒到退休,是每一位老师必经之路。也是一个人的价值体现。
一个老师的成长过程,除教学外,就是一个科研旅途。
做科研,选准科研方向很重要。一旦确立方向,不要轻易更改。
做科研只有坚持一个方向才可以做深入,出系列文章才能算是专家。我从1982年至今从未换过方向。期间虽遇到波折,但我矢志不渝,一直坚持到今天。7项国基,百余篇论文都是循序渐进,逐步深入,得到同行的认可。
有些人没几年就换方向,植物,动物,人,老鼠,什么都做,追踪热点,什么文章都发,谁知道他做什么?
打一枪换个地方本质上是投机混饭吃,无论发多少文章,顶多是杂家。
频繁跳槽只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也算不上踏实做事的科学家。
带学生的目的不是让学生成为你的助手,出数据的工具。要让学生体会科研的艰辛和乐趣。教会他们独立(思路,方法,写文章),并在未来的科研工作中成为独当一面的科研人。
现行的科研体制和考核评价,让年轻的老师们失去自我,只能跟着感觉走。若到了40岁还没有稳定的科研方向,独立的研究领域,就只能随波逐流。
任何以功利为目的的文章都只是昙花一现。为了发文章而做科研与讨生计没什么两样。
时光如流水。不要频换方向,不要频繁跳槽,踏踏实实做科研。冷门也好,热门也罢,只要肯钻研,相信一定会有所成就。

稳定的科研方向加上耐得住寂寞是成就科学家的唯一途径!

上世纪80年代的人记得一句话:莫让年华付水流!


——————————————————————————

高校抢人学者身价飙涨!有人开100万年薪+800万房补

原标题:高校抢人,学者身价飙涨!有人开出100万年薪+800万房补

据每日经济新闻1月13日报道,1月5日,教育部发布了2017年长江学者公示名单,共有463名建议人选,其中特聘教授148名,讲座教授51名,青年学者264人。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知名学者对于一所大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其中头顶“院士”、“长江学者”、“千人计划专家”、“杰出青年科学家”等帽子的高校教师更是成为了各个高校间争抢的重要目标。

近些年高校之间的挖人大战越演越烈,也越来越“土豪”,为了吸引人才有高校甚至开出了800万房补、100万年薪的天价。在比拼财力的挖人大战中,一些中西部的大学被挖得伤筋动骨,还催生了一批“职业跳槽教授”。

高校抢人:100万年薪,800万房补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去年年初,800万房补、100万年薪,出现在华东师范大学2017年高层次人才招聘公告里;南开大学则在诚聘英才的公告中承诺,税前65—120万不等的年薪,60—300万不等的安家费,理工科最高800万的科研启动费,高额年薪、解决配偶工作、子女入学等字眼,纷纷出现在高校人才招聘公告中。

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消息称,东莞理工学院推出100个职位,为优秀青年博士提供一次性26万元安家购房补贴及最高30万元科研启动费,暨南大学为“长江学者”和“千人计划”青年学者分别开出200万和100万“购房补贴和安家费”的条件。而放眼东部高校,不乏价码高达年薪百万的例子。

在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一位校长吐槽称,“对于我来说,特别害怕听到某某某又被评上了长江学者、某某又被评上了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这类消息。因为他们一旦有了什么头衔,就会被人盯上,不少学校开出的优惠条件就来了,年薪100万元+1套房子+2000万元科研启动经费,有的甚至更高。”

“之所以现在有许多高校喜欢‘挖人’,是因为另一些高校已有不少成功的案例。”关注高等教育的南京审计大学教授徐振宇举例说,清华大学法学院组建之初,曾在全国法学学科排名前三的院校大批引进人才,使该校法学学科迅速崛起。而华东某经济大市的一所211工程院校,近年来也是大力“挖人”,经常有学校领导赴中西部工作。在“挖人”的作用下,该校的全国排名已经从100名左右升至前20名。

职业跳槽教授

新华每日电讯报道称,在高校用钱挖人的背景下,如今已经形成了一批“职业跳槽教授”。

“高校教师跳槽,这事儿有点像某些人离婚,越离越不珍惜,越来越没感情。”西部一所高校的一位博士生导师,无奈地如此比喻身边一些大学教师的频繁跳槽。

这些“职业跳槽教授”可以分为“蜻蜓点水”型和“狡兔三窟”型。

蜻蜓点水:一个聘期换一个单位,每所学校待三五年。“聘期一结束,立马大抬身价,如果学校不给钱,就跳走了。你要说他违法违规,从法律上他没问题。可你要说他没造成伤害,怎么可能呢?”湖南一所地方院校的人事处处长坦言,“蜻蜓点水”型的教授最让人头疼。此类教授往往资历较深、学术水平不错,有广泛的社会关系,会趁着五年聘期期满、商量续约时开出天价条件,不满足就跳槽。

“这些人很聪明,跳到一个单位可以迅速适应,拿项目、出论文。但是我们发现,他们的科研成果往往是重复性、短期性的,自己履历漂亮了,学校的学科建设、人才梯队培养似乎都和他们无关。”上述人事处处长说,学校如今已经被“跳怕了”,甚至不敢对某一位教师进行长期的大量投资,“钱花下去,聘期一到人跑了,怎么办?”

狡兔三窟:兼职东家一大堆,科研成果没几件。一所高校的青年学者王晓(化名)成功申请到一个国家社科项目,并成为项目主持人。靠着国家社科项目主持人的身份,他先后到好几所普通院校任教。“先到一个地方,拿了安家费,弄到了房子,然后又到另一所学校再来一次。”

王晓原来所在高校的人事处处长说,后来学校收到一所省属院校的信,质问这位老师的行为,“但当时人已经不在我们学校了,对方院校为了引进人才,本身很多人事手续就不规范,最后只能吃个暗亏。就连分给他的房子,产权都拿了,顶多是过几年再出手呗。”

不少受访者称,一些高校教师在多个单位任职或兼职,拥有光鲜头衔的更是“多头聘用”,获取多方的巨量投资,兼职身份一大堆,科研成果却少得可怜。

中西部高校人才流失

挖人大战中最受伤的无疑是一些中西部大学。

东部发达地区高校院所借助自己的地理、经济及其他优势,不断挖人。一些原本整体实力雄厚的高校,被抢得伤筋动骨。历史悠久、学术声名显赫的兰州大学,甚至出现过某一学科人才断档的局面。群英荟萃的兰州大学被网友评为“最委屈大学”,人才流失是重要原因。

面对这样的情况,去年两会期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更是在记者会上表态:希望东部高校“手下留情”,“你挖人家的人才,实际上是在挖人家的命根”。

教育部多番表态“不鼓励”,东部高校的“挖人军团”却早已取得不俗“战绩”。

21世纪经济报道称,以代表一所高校“未来”的“千人计划”青年人才为例,历年共有241个单位的2336位青年人才入选“千人计划”。这2300多位优秀青年人才,绝大部分踏进了东部高校的校门。“千人计划”青年人才最多的10所高校,仅有华中科技大学一所中西部高校,其余高校均来自东部——东部上海科技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广东工业大学、深圳大学等非211工程院校引进的数量,甚至超过了诸多中西部211工程院校。

                    科研领域怪象不断:疯狂抢“帽子” 负债搞科研

.....................................................游击战帽子战审批战:科研人员还坐得住吗?

我国正快马加鞭建设创新型国家。2016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11%,超过欧盟15个初创国家的平均水平2.08%。然而,与经费投入力度持续加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科研领域尚存一系列久治不愈的怪现象。

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冷门前沿领域没人敢做

“美国在许多领域引领世界科研潮流,它先挖一个‘坑’,愿者上钩,拿钱进来,再由它分配资源。实际上就是全球为美国做实验。论文投稿现在要求必须提交原始数据,美国控制着众多顶级学术杂志,因而第一时间掌握所有前沿科学发现,最先知道你在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在重大战略方向上,美国人也不全是自己花钱,而是号召全球一起去做,让大家觉得这是个好东西,不做就赶不上时髦,发不了论文。”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所长唐宏说。

一些科研人员吐槽,有些所谓首席科学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经常变换研究领域,这在世界创新强国不可能出现。科研工作必定有延续性,可那些包装着多个学术“标签”的人,在中国往往很有市场,严重影响科研项目经费申请的信用体系建设。

还有一些科研人员反映,为了获得更多科研项目经费,研究团队扎堆追热点的现象较为普遍,导致冷门前沿领域无人敢碰,基础研究发展不平衡。

中科院生化与细胞所研究员李振斐说,现在各种基金、项目资助经费导向非常鲜明,许多研究课题相似,大家都在追热点,很多冷门前沿领域却没人敢做。

“我在美国、欧洲做科研时发现,无论多冷门的领域,总有一些科学家长期在做。一旦国家需要,就能找到相关人才储备。建议我国在基金、项目经费审批时适当考虑冷门领域,鼓励一些科研人员从事冷门研究,保证基础研究更平衡、更充分地开展。”李振斐说。

此外,许多基层科研人员反映,近些年学术会议、评审会议越来越多,这些活动有时变成了“拉关系”“拜山头”的派对。

“一个单位承办多少会议,能请多少专家,似乎成了一种工作业绩。我希望80%时间能待在实验室,可安心做科研的时间越来越少。”中科院生化与细胞所研究员许琛琦说。

“帽子”战:疯狂抢“帽子”人才

科研人才激励现“马太效应”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高校、科研单位热衷于搞“帽子工程”“转会大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杰出青年、“千人计划”等有“帽子”的人才,成为许多单位竞相争夺的对象。这一方面影响了被“挖墙脚”单位的科研进展、团队建设、梯队建设;另一方面也在学术界助长了心浮气躁的不良风气,对国家整体科研生态建设颇为不利。

针对这种现状,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副所长李佳建议,在科研单位绩效评估中重点考核由本单位自己培养的顶尖人才数量,重点考核青年人才孕育环境的塑造和团结协作机制的创新。通过政策调整,遏制部分单位过度挖人和“帽子”人才频繁“转会”等无序流动。

在人才评价机制方面,应警惕科研人才激励中的“马太效应”。中科院上海光机所党委书记邵建达表示,对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人才,宜采取阶梯增长的激励办法,让科研人员尤其是青年人才感到“有奔头”。虽然反复强调不单以发表论文数量来衡量人才,但实践中很难落实,工程技术类专家在这方面很吃亏。

一边是“帽子”人才炙手可热,另一边是科研梯队结构严重不合理。在我国,许多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目前主要依靠研究生开展科研工作,严重缺乏博士后流动站这个中间层次。在发达国家,科研机构实验室里总有不少博士后人员长期在工作。实践证明,博士后人员是实验室成长为“参天大树”的中坚力量,也是大科学家学术传承、科学思想延续的重要纽带,发展得好有可能形成学派,持续获得卓越科学发现。

中科院上海光机所强激光材料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俊率领团队从事材料科学领域前沿基础研究。他回国7年来,只招到一名博士后人员。

高水平科研成果产出离不开“成建制”的课题组,包括首席科学家、研究员等领军人才,以及副研究员、博士后人员、研究生、实验技术人员、平台支撑人员等各种专业人员。多位首席科学家反映,除了拥有高级职称的在编科研人员,博士后、研究生等流动人员以及支撑人员,通常没有预算保障的工资收入,只能靠课题经费给流动人员开支较低额度的劳务费。这些人员跳槽到私营部门做类似工作,收入可涨至少3倍。科研机构“留不住人”的现象较为普遍。

这直接导致了我国一线科研人员流动性较大,国家即使投入再多科研经费,也无法确保持续的创新产出,更难形成有全球影响力的学术流派。

“按下发的编制指标,我的课题组每年只能招1名博士研究生,没有足够的博士研究生名额。如果招收编制内科研助理职工,又面临单位编制数瓶颈。建议对基础研究国内排名靠前的科研单位试点给予更多博士研究生名额和人员编制额,真正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课题组长、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杨伟波说。

审批战:有钱使不到“刀刃”上

“负债搞科研”问题严重

搞科学研究,需要聚精会神、心无旁骛。记者在多家科研单位调研时,不少科研人员表示,希望能够更加专注科研工作,不为杂务分心,不必“四处找钱”维持实验室运转。他们对科研项目经费管理、科研成果转化等提出改进意见。

其一,科研项目经费投入要“见物也见人”,尤其要体现人才的价值。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党委副书记兼副院长倪福弟说,科研项目经费投入“见物不见人”的现象突出,我国科研项目经费绝大部分投入仪器设备,对人员的投入限制很严,导致过于注重仪器设备的投资,轻视对人才的培养和激励。

在科研项目经费中,用于人的费用主要为人员费和劳务费。人员费发给项目承担单位有正式编制和固定工资的人员,劳务费发给博士后、外聘专家、研究生等流动人员。

由于一线城市生活成本高,一些科研单位不得不使用部分运行费用,来解决高级科研人员收入过低的问题。长此以往,运行费用缺口越来越大,越是科研任务重、成绩突出的课题组,“负债搞科研”的问题越严重。

其二,科研项目经费申请要抓大放小,决算要更加灵活。

王俊说,他的实验室急需一台价值200多万元的设备,课题组虽然经费充足还是买不了,因为来自不同渠道的经费零碎且使用方向被严格限定。

“科研项目经费申请时得严格按程序报批,使用过程中却有可能发生用途改变,我们希望在加强科研项目经费事前、事中、事后监管的前提下,在决算时允许一定限度的灵活调整。”王俊说。

中科院生化与细胞所研究员陈江野反映,科研项目经费审批大多鼓励购买昂贵仪器,这些仪器使用率却不高,而单价在20万元到50万元之间的常用仪器使用最频繁,需求最大。“常用仪器审批很难通过,因为会由于同类设备已经购置而被否决。但我们实验室常用仪器每天都满负荷工作,已难以满足科研任务需求,急需购置更多常用仪器。”

其三,科技成果作价入股要简化审批,进一步激发科研人员活力。

2016年以来,国家已出台优惠政策,科研成果作为无形资产作价入股是一种较好的转化方式,更有利于激发科研人员的创造力,并保障科研单位的长期收益。但现行的国资监管政策,没有给科研成果无形资产以区别于有形资产的管理渠道,对科研成果无形资产可能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导致相关经济行为及价值评估的审批或备案耗时费力,有国资背景的创新单元进行投融资存在较大障碍。

对此,李佳建议,实行评估备案与科研成果无形资产的分类管理。对科研成果作价入股的,可进行评估备案;对以转让或许可等其他形式转化的,可采取不需评估的协议定价;对以科研成果无形资产作价入股的,应分类管理、科学监管,使科研人员、科研成果和社会资本更有活力地结合,为促成创新活力巨大的高成长性科技企业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

其四,要以更开放的姿态撬动社会资本。

由于我国对国资院所管控非常严格,缺乏相应政策空间,国资院所通过与企业合作弥补经费缺口很难操作。“建议国家通过减免税收等手段,鼓励私营部门和其他社会资本关注并投入科研活动;出台相关政策,引导国资院所在不影响科研活动自主、可控的前提下,引入各类资本,弥补资金缺口。”倪福弟说。。(半月谈记者 俞铮 杨金志 王琳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9911-1094800.html

上一篇:做科研,发文章是目的吗?
下一篇:科研造假何时休?
收藏 分享 举报

18 杨正瓴 张忆文 刘全慧 熊建华 单明 张骥 冯大诚 王德华 吴雷 尤明庆 蒋继平 李学宽 宁利中 黄仁勇 徐明昆 毛宏 彭真明 李久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4 06: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