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学徒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bohua

博文

我这样怀念钱伟长先生 精选

已有 3813 次阅读 2020-8-4 15:3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钱伟长, 钱学森, 叶开沅, 陈至达, 郑晓静

我这样怀念钱伟长先生

(孙博华2010-07-31 深夜于开普敦; 2020年8月1日更新)

著名科学家钱伟长先生于2010730日仙逝,享年98高龄。大家以各种方式对钱伟长先生的过世表示悼念。我的力学学术受到钱伟长先生的较大影响,为了表达对钱伟长先生的悼念和敬意,我觉得需要写些怀念的文字。

一、少年时就崇拜著名科学家“三钱”:钱学森、钱三强和钱伟长

那时是听我爸说中国有著名科学家“三钱”:钱学森、钱三强和钱伟长,激励了一个少年对科学的向往。【本人荣幸见过三钱中的二位:钱学森和钱伟长,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754-942593.html

二、与钱伟长的学术联系

     大学时的毕业论文是有关广义变分原理,就是学习了钱伟长的有关拉格朗日乘子法建立弹性力学的广义变分。

  我有幸与钱伟长先生有学术联系是通过我的博士导师,本人198689年在兰州大学力学系跟随著名力学家叶开沅做博士,叶开沅先生是钱伟长的早期研究生,他们曾合著了新中国的第一部:《弹性力学》(钱伟长、叶开沅著)19561,科学出版社。这本书非常有名。

三、第一次见到钱伟长先生

那是198710月在上海松江县召开的现代应用数学与力学会议(MMM),作为博士研究生我当时有幸参加这次会议,记得我提交的是有关组合流形上的非线性椭圆方程与组合结构 方面的论文。这次大会上有幸聆听了钱伟长先生讲的现代力学与数学方面的演讲,非常迷人,至今难忘。

  当时钱先生刚好75大寿,所以会议期间他的学生好友等为他举行了祝寿活动。由于叶开沅教授当时没能来参加祝寿活动,叶先生就让我代表他去给钱先生祝寿。真是非常幸运。但我从来都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到达时每人要使用毛笔签名,记得当时由于突然,毛笔字没有写好。来祝寿的除了钱先生的学生好友外,还有上海工业大学的一些领导,如常务副校长徐匡迪教授。

     会议之后我住到上海工业大学宾馆:乐乎楼,同时陈至达教授也转到这里(陈先生是钱伟长的早期研究生)。非常幸运的是钱伟长先生也住在这里,我和陈先生在楼梯处见到钱先生,然后就到钱先生的房间,听钱先生讲了很多事。非常受启发

四、第二次见到钱伟长先生

大概是198712月,叶开沅老师从加拿大回来为我的师兄师姐(刘平、郑晓静、纪振义、邓梁波和叶志明)进行博士答辩,答辩主席就是钱伟长先生,答辩委员是陈至达等。那时钱伟长先生已经是全国政协副主席。

五、第三次见到钱伟长先生

2001年11月16日荣幸被邀请参加暨南大学95周年校庆,在校庆的宴会上,暨南大学校长刘人怀院士特别安排我拜见钱伟长先生(钱先生是暨南大学校董事会董事长),还留下珍贵的合影。


2e3d23f5d30f6a1e0f28292a60ca0eb.jpg

六、第四次见到钱伟长先生

那是20076月我到上海大学参加非线性力学国际会议,会议是由钱伟长先生发起的,会议期间2007612日我与部分学者有幸受到到钱伟长先生的接见,祝贺他95华诞,并一起合影留念。


2e029f714441b2a185cda88f5d5a4ac.jpg

 

b1fe4227e735dd353d867c764e6e28d.jpg

七、我们主编的纪念叶开沅专集由钱伟长先生作序

为了纪念导师叶开沅先生,我与师兄叶志明、刘平一起主编了一期Journal of Mechanics and MEMS,特别纪念导师的培养,本专集由钱伟长先生作序。【叶志明、刘平、孙博华主编,叶开沅纪念专刊,Journal of Mechanics and MEMS, 2(1) 2009, Serials Publications, ISSN: 0974-8407】

结束语: 我这个小字辈通过导师与著名科学家钱伟长建立了这些间接联系,钱先生根本就不记得我们这些小字辈,不管如何我都觉得与钱先生有这些联系很荣幸,并深感自豪和骄傲。感谢钱伟长先生曾对一个年轻人的激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754-1244971.html

上一篇:钱学森:高超声速的相似律(1946)

19 武夷山 史晓雷 王安良 王汉森 黄洪林 张学文 黄河宁 周忠浩 季丹 杜学领 卢东强 刘峰 黄永义 陈兵 郑强 宁利中 彭振华 高敏 郭战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0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