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mhs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gmhsn

博文

轮回

已有 2984 次阅读 2013-9-20 09:2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周五是个很忙的日子,上午开了一个党的群众路线教育会,作为群众被教育了一次,紧接着听了一个计算化学相关的报告,半懂不懂的。中午大家一起匆匆吃了饭,我便要赶往交大,我要参加化工学院的两个博士生的答辩会。

从我家到交大的路线我是熟知的,门口就是180公交车,坐在上面,闭目养神个五十分钟,车便会准时将你送到交大门口。今天当然也不例外,顺利地上了公交车,自然地进入了养神模式。等到我睁开眼时,却发现周围的景象非常陌生,忙问司机,180不去交大了吗?答案是,路线改了,现在要多绕一个圈,多出了五六个站。看看时间,离两点只差15分钟了,忙给那边打电话说我要迟到了,让他们等我一下。

两点零五分,我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他们楼下。正在等电梯时,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回头看时,却是张兆国老师。“你怎么在这里?”两个人都诧异地问,“我来这里参加一个答辩会”我说,“我的实验室就在这里呀!你参加完答辩去我那里坐坐,我这里接待一位法国教授,正好我们一起聊聊”。我和兆国是曙光同学,我们这一班里的同学们聚会良多,我们俩都是铁杆。兆国性格豪爽是我所仰慕的,却一直没有机会到他实验室去看看。

答辩完毕,我便径直到他们的楼层去了。这是一个典型的有机合成化学实验室(在他们面前,我不敢提自己是做合成化学的了,hoho),墙上都是各种合成方法学的成果,这些都是我以前熟知的。法国教授正在忙着整理PPT,兆国便和我一起聊起了化学,聊起了曙光班,聊起了很多其它的事。他说一会儿还会请一位台湾来的教授,大家一起去聚餐。

兆国先去接台湾教授去了,我和法国教授搭着兆国他们研究室另一位老师的车一起去餐厅。在路上,法国教授兴致勃勃地回忆起他来中国,来上海的事,从他的笔记本里调出了当时拍的照片给我们看。那些都是将近二十年前的老照片,其中的人多是当时中国化学界的大佬,而今大半已经故去。法国教授动情地给我们讲述当时的事,一路充满了怀旧的气氛。

到了餐馆时,兆国已经等在那里了,他旁边是一位头发略有花白的教授,看起来有六十岁左右的样子,精神却非常好。他和法国教授显然是老相识了,先嘘寒问暖一番。回过头来,兆国将他介绍给我,这是台湾来的周教授。周教授给我递来了他的名片,周大新。周大新?这个名字好熟悉呀!我一时愣住了,险些忘记了做自我介绍。

坐下来时,这个名字还在我脑海中激烈碰撞。突然间,我想起了,我脱口而问,周教授,您十二年前是不是在中研院化学所?是啊!周教授有点茫然,您当时是化学所所长?是啊!对了对了,我全部都想起来了。

十二年前,我刚刚博士毕业,联系了一位法国教授。这位Biellmann教授在中研院有一个研究组,他让我到他中研院的那个研究组开展工作。“台湾?爸爸说,你怎么想起了去台湾了,你不知道两岸关系正紧张着吗?还给我说什么陈水扁上台后两岸关系又是怎么怎么的。系里的老师同学们当我是个怪物,啧啧,那两年某某某去了以色列,那是个战乱频繁的地方呀,我已经觉得很奇怪了,你又要去台湾了,咱们系可真是奇人辈出呀。哎呀,胡师兄,去台湾好呀,可以参加非常男女了,记着到时候帮我摸一下瓜哥的头呀!”回忆起那段经历,我曾写下了这样的文字。那个夏天,同期毕业的博士们都在讨论去美国去欧洲怎么签证,我则在辛辛苦苦地办理去台湾的手续,手里捏得就是一份署着所长“周大新”签名的邀请函。当我真正开始办理这些手续时才知道去台湾实际上要比去这个地球上任何别的地方都困难。天津市台办的人说,去台湾做博士后,我是天津市多少年来的第一例,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该让我填写哪些表格,需要哪些部门的批准。最后他们翻出来一些很陈旧的表格说我的情况比较类似于这个,于是我就照着这些表格制了类似的申请表,他们都说我做得表格不错。也许这些年里从天津去台湾做博士后的人都在用我当年做得这些表格都不定,hoho。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月,我拿到了台湾那边入台手续的所有许可,却被天津市台办告知,国台办没有批我赴台的申请。没想到,这点事竟然惊动了党中央~~~

我们一起举起杯中酒,感慨世事沧桑。十二年前没有在台湾的中研院化学所相见,而今,机缘凑巧却在上海市闵行区共聚一桌。想想两岸这些年来也通透了很多,大家都很欣慰。

如果180路没有绕那个大圈子,我就会早10分钟到而不是晚5分钟到答辩会,我就没有可能在电梯口看到兆国,更无从和这位来自台湾的贵客相聚一起,完成十二年前的心愿。

天文学说,木星每十二年绕周天一圈,为此得“岁星”之美称,十二年是个轮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447-726324.html

上一篇:HU研究组成立五周年庆典
下一篇:德国行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4 2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