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mhs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gmhsn

博文

做科研,悠着点

已有 4717 次阅读 2012-9-5 01:4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蛰伏了近两年的时间,终于在朋友的盛情邀请下,来到北京,参加了他组织的一个国际学术会议。

现在的学术会议大大小小,零零总总漫天都是。对于像我这样游离在化学和材料边缘的人来说,每隔很小一段时间,总会有一款学术会议适合我。去不去参加这些会议对于我来说还真是个难题。前辈们告诉我,要多出去活动,这样大家才有可能认识你,在以后的项目申请,科研合作方面才有可能想到你的存在。平心而论,这些忠告是很有道理的。对我而言,出去活动却存在一个天然障碍,我不会喝酒或者说不敢喝酒(超过一两的白酒就够我难受两三天),而活动则多是在酒桌上进行的。在一片热闹的敬酒气氛中,我总是一个孤零零的看客,总不好意思拿着茶杯或者饮料杯给别人敬酒吧。久而久之,对于这样的活动,多少产生了些畏惧。

北京的这次会议对于我来说是相当重要的,请来了好几位本领域顶级科学家,通过几天的报告会,让我对新能源材料有了焕然一新的认识。漫长的学术报告会结束后,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考虑到与会者有近一半是老外,今天的晚餐给安排在一个有着浓郁民族风情的地方。

大家随意落座后,我和“大哥”坐在了一桌。“大哥”是同一桌其他人对这位教授的称呼,看得出来他们都已相识很久。从大家热烈的谈话中,我慢慢对这位“大哥”有了些了解。他年纪倒不算太大(只长我四五岁),科研工作做得一级棒,目前已拥有一大把的头衔。在酒桌上大家更关注的当然是酒量二字,据他们讲,这位“大哥”的酒量也是一级棒。我是一个不敢喝酒的人,一旦谈到了与酒相关的事,自不免要缩在一边,当一个孤零零的看客。

经过一小会儿的热身后,“大哥”发话了,先给我们每个人敬了一杯白酒(他是每杯必干,非常爽气)后,嚷嚷着要去其他桌上敬酒去。在他的带动下,周围一片顿时热闹起来。觥筹交错中52度的红星二锅头一瓶瓶地消耗殆尽。我已经吃完了甜点和水果,坐在那里百无聊赖。周围的人都端着酒杯,互相敬来敬去。我手里捏着个茶碗,怕敢起身。过了一小会儿,“大哥”带着酒瓶回到了桌子,显然他已经敬好了一圈酒了(四桌人)。看见我一个人坐在那里,他端起酒杯说我们俩来一个。我忙回道,不好意思,我的酒量几乎为零。他说,那没关系,我们以茶代酒吧,论起来你是小兄弟,工作做得不错,有时间到我们XXXX大学来。说完便端起来他面前那杯已经变凉的茶,和我的茶碗碰了一下,咕噜喝掉一口茶。说实话,茶碗相碰的那个时刻还真是有些感动。“大哥”没有看我酒量低,用酒杯去挤兑我,显出了非一般的大气。

周围还是酒气伴随着高声话语,他们都在材料科学这个领域中浸淫多年,多是老相识了,干杯的同时还有很多共同的话题。看看大家还没有回去的意思,我一个人走出去了。这是一个由古色古香的大院子改成的饭店,流水潺潺,凉风习习,环境还是很优雅的。宫装打扮的服务员们等在外面,显然,这里的酒席不散,他们也没法下班。

走了一圈后,看见大家都已起身。回到我的座位上,拿了电脑包,却发现旁边“大哥”的座位上落下了他的电脑包。心里正盘算这位“大哥”是携酒去哪里云游去了,回头却看到两个人搀扶着“大哥”从洗手间那边走过来了。“大哥”嘴里不知在念叨什么,一会儿中文一会儿英文,显然是喝高了。听旁边的人说,估计他已经“消灭”了两瓶二锅头,Oh my lady GaGa!看这阵势,“大哥”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曾带着电脑包。既然被“大哥”叫了“小兄弟”,那我就给“大哥”提一次包吧。

大车载着所有人回到了酒店。本打算送“大哥”到他的房间后便回自己住的旅馆(经费有限,每次外出开会只好订会场附近较便宜的旅馆),下车时,却发现“大哥”早已是不省人事,被一位负责接送的学生和一位自告奋勇的老外扛着进了酒店。其他的人也都已经晕乎乎的,能顾得住自己就算不错了。看他们两个人扛得很吃力,我忙跟上去,帮着将“大哥”半拉半拽弄进了他的房间。把他放在床上时,三个人都累出了一身汗。

热心的老外明天还有报告要讲,先回自己的房间去整理PPT了。房间里只剩下我,那位学生以及像一滩稀泥一样平躺在床上的“大哥”。学生松了一口气对我说,胡老师,看来没问题了,让他休息,我们走吧。我问学生,他是否已经呕吐过。学生说,他从洗手间出来是另外两个人搀扶的,学生自己也不确定“大哥”是否呕吐过。我说,那我们还不能走,他这样平躺着是很危险的,先给他喝点温开水,醒醒酒。于是,我们俩翻腾出他房间里的热水壶,烧好了热水,然后兑了些凉的纯净水。学生从背后将“大哥”扶正,我将水杯凑在他嘴前。醉酒的人在潜意识里还是知道自己很渴的。“大哥”耷拉着脑袋喝了半杯水后又倒头睡下去。我给学生说,一定要保证他侧面睡,以免呕吐物进入气管。两个人将“大哥”扳成侧睡的姿势,然后在他背后塞了几个枕头,以免他翻平过来。刚刚铺整好,听得他嘴里嗫嚅了一句什么,凑近仔细听才听得他说“我要吐”。还没等得及我们准备什么,喷水池般的呕吐就开始了。学生站在一旁发呆了,我忙命令他去卫生间将所有的毛巾都拿过来。睡在床里边的“大哥”已经浸在一片污物中,还好鼻子里没有进去什么。用毛巾罩住了他浸湿的肩膀,我将他扶离呕吐物,同时让学生将那块脏床单撤掉,大大小小的毛巾都派上了用场。清理好这边后,打电话叫来了服务员,把所有脏毛巾,被单,枕头全换掉。一片忙碌中,“大哥”在床上侧躺着,睡得很香~~~

有人说,要做好科研就需要做一个久经(酒精)考研的科研工作者。尽管这句话不全对,但是,很可悲的是,在现今的世界里这句话竟然对了一大半。像我这样酒精考验指数接近于零的人,永远只能作一个孤零零的看客。

“大哥”是一个成功的科研工作者,四十岁刚出头便已经名满天下。“大哥”也是一位酒精考验的科研工作者,今天的“失误”只是因为他喝掉了两斤白酒,52度的红星二锅头。

估计像“大哥”这样忙的人也没时间到科学网看博客,不过,如果你真的看到了,请听小兄弟一句劝,酒精考验,适可而止。毕竟,健康是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生命是自己的。

在这个酒精考验的科学界里,每个人也许都要参加各种各样的酒会。如果有人喝高了,而你还是清醒的,请记住以下三点:

1)保证喝高的人已经呕吐过,否则不要让TA一个人沉睡
2)绝对不要让喝高的人平躺(这是TA觉得最舒服的睡姿,可惜也是最危险的)
3)如果有可能,给他一些温开水喝。过量饮酒会引起脏器脱水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447-609311.html

上一篇:勇做分母
下一篇:HU研究组成立五周年庆典

11 刘艳红 温世正 高绪仁 屈林 葛素红 朱志敏 陈熹 陈剑 王一华 魏东平 lftk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4 07: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