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mhs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gmhsn

博文

勇做分母 精选

已有 8341 次阅读 2012-8-24 15:2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的,学习,自然科学,申请书,爸爸妈妈| 学习, 爸爸妈妈, 自然科学, 申请书

忽然觉得,自己的科研生活与儿子的成长竟然有几分类似。从呱呱坠地开始,到放眼看世界,学会了翻身,学会了坐,学会了爬,然后要学习自己走路。一开始,爸爸妈妈都在身边,然后,爸爸去上班了,然后妈妈也去上班了。身边的看护人由爷爷奶奶变成外公外婆,也许过段时间又变成了爷爷奶奶,反正是换来换去的。学习喝水呛着了,学习吃辅食哽着了,学习翻身磕着了,学习走路又担心摔着了。成长伴随着欢乐喜悦也伴随着一大堆烦恼。烦恼其实都是相通的,于是乎,自己科研生活中成长的烦恼也可以一并写在这里了。

四年前,从高分子领域起步时,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兵。承蒙国内高分子学界同仁的支持,科研起步还算比较顺利。在竞争颇为激烈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申请上三次申请全部中的,不免有些飘飘然了,呵呵。在这些项目的支持下,自己组室的高分子合成框架逐渐成型。在充实内容的同时,也希望能更进一步,往医用材料方面靠一靠。由于前期结果还不错,今年的基金申请书递交时颇为自信满满。到八月底时,竟然没有收到正面消息(往年这个时候已经收到中标邮件了~)。想一想,基金每年的中标率只有四分之一左右,今年力度提高后,竞争更加激烈了。果不其然,到了九月初,结果出来了,sorry。大家在讨论谁是分子谁是分母的时候,我第一次在国基金这一领地里做了分母,心里郁闷了好几天~~~~

九月初,上海市科委的项目指南公布了。以前,我没怎么留意这些,因为有国基金项目在做,没有时间再开展其他的。今年得下点功夫了......指南据说都是大牛们写的,看起来很笼统,反正要靠都是可以靠上去的。国基金虽然没中,不过评审专家还是肯定了我的思路,并给出了很多中肯的建议。参照这些建议,把内容进一步充实一下,照着科委给出的申请书模板填写进去即可。与国基金的自由申请有些不同,上海市科委的项目是限项申请,也就是说,你的申请书先要在学校里 pk一番才有可能拿出去评。不管怎样,程序是需要一步步走的。我选择了一个最贴近的方向报了上去,科技处的老师说先放着,等学校内部评审以后再看。

期间,正好在上海认识的一些朋友聚会,大家都是年纪相仿的,不过,在材料科学界,他们都算是我的前辈了。谈话间,我提起了报科委项目的事。其中一位问我认识科委的人吗?我说不认识,他说,那估计是白搭了,其他几人也一起附和。说起往这里报项目的事,辛酸往事一打又一打。听他们这样一说,自己不免又有些灰心。另一位老师好像看出我的心思,立马止住了大家的诉苦言论。他说,科委的项目也是有人能拿的,你们要看看能拿项目的人是怎么做的,他们也不是一开始就是垄断者,也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都是做了分母,你们尚没有拿到是说明你们还缺某一种元素。“某一种元素”很含蓄,其中滋味自己体会吧。

回到学校后,又详细整理了一下申请书。隔壁老师过来问我在忙什么,我说在报科委的项目,他说,肯定没戏,肯定是做分母的命运,这里的项目只有固定的那些人在垄断,项目都是内定的,其他人要打进那个圈子几乎没有可能。临出去时,他搁下了一句话,你的申请恐怕连学校这关都过不去。

打击归打击,材料还是交了上去,一句话,勇做分母~~~

26日(9月)下午,科技处打来电话说我报的那个方向人太多,pk结果是我没有过,不过,另一条指南里的方向倒可以试试,那个方向给我留了个名额。看看那条指南,申请书要变动的地方有很多,科委交材料的期限是28号,我只有不到两天的时间去完成这些工作,你们就不能早一两天给结果呀????@# ¥%……&*。郁闷归郁闷,勇做分母还是留在心头。到了这个份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开动一切可能的马力,昏天暗地地改了申请书,昏天暗地地上传,填表格。上海科委的申请系统可能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系统了,严重挑战你的耐心底线。好不容易填好上传后,然后才可以打印了,打印好后交到科技处却又被退回,科委的水印没有复印上去。上海科委绝对是一帮智商超过160的人组成的,他们的项目申请书都会自动生成水印,好像是防伪用的。问题是这些水印真的是太浅了,复印机根本就识别不出来的。那就全部打印了,本来想复印会快点,省点时间,没成想印证了欲速则不达这句谚语了。

28号下午,终于打印好申请书,签了所有需要的领导的名,盖了所有需要的章,交到科技处。心想就这么坦荡荡地做一次分母了吧。不料,晚间时分,科技处的老师急急火火地打来电话,我的申请涉及到合作单位,需要补交双方签章的合作协议书,而且必须要在29日早上10点前交到科委。我的合作单位离我们学校还比较远,又在闹市区。28日已经没有人上班了,这就意味着,我需要在29日上午两个小时内跑两个单位,盖两个章,然后跑到科委交材料。这可能吗?不论如何难,我还必须要去做,毕竟我已经占用了学校里的一个名额(虽然eventually只是个分母)。

细节不需要多说了,总之,合作单位很是理解,也很是配合,那一天,上海市也破天荒地没在我们经过的路途上出现堵车(早高峰啊~~~一辈子能见一次都该知足了)。我在10点前将盖齐了章的合作协议交上去了。当然,项目不批准,这个协议也是无效的。

成长伴随着欢乐喜悦也伴随着一大堆烦恼。勇做分母也许也是成长过程中的一门必修课。
 
写于2011年10月10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447-605566.html

上一篇:生日快乐
下一篇:做科研,悠着点

10 吕喆 王云才 胡业生 逄焕东 王成社 迟菲 韦玉程 林中祥 关燕清 杨秀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18: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