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质小胖-陈华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yongchen 喜乐的地质找矿人

博文

一位海归教授 “悲惨”的博士经历 精选

已有 60755 次阅读 2013-5-20 21:1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博士 教授

其实很早就想跟各位同学和朋友分享我这段经历。前天发了一篇“回国一年”的感性博文,没想到回复很多,而且发现有不少羡慕我的“成绩”,其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不要只看到我现在的一些“光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或苦或甜,或哭或笑,这都是你人生的一部分,就像玫瑰虽然美丽却有刺一样,苦难和顺境都是人生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我近乎“悲惨”的博士经历只是我众多磨难中的一部分,虽刻骨铭心,但却使我成熟很多,更加学会思考人生的终极意义。

离开北大去加拿大留学之时,我是豪情壮志的,我已有北大学士及硕士学位,成绩优秀,还有若干文章,出国前还得了个什么“北大学术十杰”,所以已经立志三年拿下博士学位,然后飞黄腾达一番,硕士毕业后3年拿下博士学位本来在国内都很正常,更何况我这样“优秀”的学生?没想到的是,一到我就读的皇后大学,跟导师一商量,才发现有些麻烦,导师的项目还没有落实,让我先上课,等两个学期再说,我一下子就有些泄气了,更麻烦的是,等我苦苦上了两个学期的课程,他告诉我项目“黄”了,那个在南美的中国公司出于安全因素,没有批准我们的研究计划!我傻眼了,导师也有些迷茫,我是准备要3年毕业的人啊,所以我迫不及待的联系国内北大导师,去我的老根据地新疆做工作,这些倒是顺利,我在国内导师帮助下,独自出了野外(顺便说一句,我硕士论文野外也基本是独自出的,呵呵,很锻炼人),采了样品运到加拿大,通过了博士论文开题,还拿到了皇后大学的博士研究基金,本以为这下可以快马加鞭的拿下博士论文了,没想到随着研究进展,国外导师越来越不满意,他嫌我的研究点太小,样品也不充分,可能达不到他心目中的博士论文,他是个斑岩铜矿学术权威,要求很高,斑岩铜矿“最大牛”Sillitoe是他的第一个博士生,我是他最后关门弟子(因此我是Sillitoe的亲师弟啊,呵呵),雪上加霜的是,我在新疆工作的那几个点地质队都已撤了,没有办法采样了。到我博士快3年结束的时候,不可想象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导师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我回中国做的这个项目竟然被宣布“死亡”!我面临两个选择,搞个硕士毕业去矿业公司算了,离开学术道路,二是继续做博士,但需要完全更换题目,当然国外导师想办法支持我的生活和研究费用。我选择了后者,于是,当人家以及我国内的同学即将拿到博士学位之时,我却在加拿大重新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但我下了决心,一定抓住最后的机会,咬着牙读下去。整个论文全换了,我又独自去了秘鲁出野外近2个月,因为时间和经费不允许我再有机会去第二次了,考察了2个大型矿山,采回了系统的样品,回加拿大后立即开展工作,我卯足了劲力争把以前的时间都赶回来,争取2年完成论文,然而,虽然所有实验工作进行都十分顺利,现实情况却远不及我自己想象的美好,我做到了自己设想的,2年后我果然拿出了博士论文,喜滋滋的交给了导师,憧憬着2-3个月后就能博士毕业了,加拿大地调局的工作都已经找好了,没想到当天下午就遭受了沉重打击,导师只将我论文的第一页还给我,说了几句话,意思是我的论文语言太差,几乎需要完全重写,让我做好1-2年左右的修改准备!我咬着牙站住了,没让自己倒下去,3年论文作废我都挺过来了,我不怕2年的修改!于是,我又开始近2年的修改拉锯战,最终的论文终稿起码修改了50遍以上。终于,在我拿到硕士学位后的6年零8个月,也就是近7年的时间!!我终于拿到了加拿大皇后大学矿床学博士学位,光荣的成为了Alan Clark 的博士毕业生,Sillitoe的正门师弟(他花了4年,听说是我导师手中毕业最早的,之后30多位学生平均博士毕业时间是6年)。待我毕业之时,我国内的师妹已经是地质大学的副教授了。

但我依然感谢我的导师,他让我重新思考了自己的人生,正确看待苦难和顺境,也体会到学术的纯洁性。我后来已经从我的博士论文发表了3EconomicGeology1MineraliumDeposita文章,都是矿床学最权威的期刊,并使我迅速站在了IOCG型矿床研究的前沿,这些也为我回国做“百人计划”奠定了基础,正是我的坚持感动了我导师,虽然我毕业时还没有一篇文章发表,他以他的威望推荐我到澳大利亚国家矿产研究中心工作,我顺利得到这份工作并在回国之前又度过了激动人心的4年澳洲时光。

7年博士生涯,是磨难,是艰辛,更是收获,是成长。

我的朋友们,同学们,如果你在攻读学位期间遇到困难,不要轻易放弃,或怨天尤人,或心中忿恨,请把困难看成是化了妆的祝福,积极对待它们,克服它们,我相信你必将看到丰收的那一天!

华勇祝福你们每一位梦想成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2307-691867.html

上一篇:我回国一年了!
下一篇:成功和失败都不能复制

260 曹聪 吕喆 刘淼 宋建潮 朱志敏 李伟钢 陈学雷 李天成 王浩 赵美娣 陈冬生 马訾伟 曾庆平 许有瑞 戴德昌 郑环泉 王海辉 仇文利 曹建军 宋伟乐 文克玲 杨永良 刘波 李竞 赵星 宋昊 朱传卫 肖重发 蒋永华 柳海涛 徐福桥 陈仁全 王鹰 王坤 宁利中 苏金亚 张文增 邹谋炎 吴明火 林树海 耿小昭 刘洋 胡熙浩 高婧 归明月 黄健瀚 张红贤 王善勇 牛文鑫 马良 丁国如 吴飞鹏 韩枫 周同庆 何代杰 曹凯 章成志 李汝资 杨国力 岑为 曹贺贺 李斌 吕洪波 冯龙 胡军浩 王斌 喻海良 黄晓磊 苏光松 李子欣 武夷山 刘建明 温世正 庞永奇 李震 熊李虎 刘倩 林涛 李本先 余敏 周杰文 杨辉 崔然吉 曾春华 龙涛 徐长庆 张一新 吉宗祥 刘吉强 张溢 徐迎晓 王小山 李璐 翟自洋 刘锋 闫永彬 刘小琴 冷成彪 苏盛 强涛 陈方锐 黄彬彬 易雪梅 卢宏超 艾金彪 黄寿光 叶威源 戎可 李娜娜 刘洪 褚昭明 王磊 姜虹 金向阳 钱磊 高文元 姜玉航 刘燕珍 赵凤光 李大斌 董焱章 化柏林 吴松芳 张潇 曹须 石磊 张鹏 郑玉峰 汤旭光 徐高飞 赵明 郭向云 朱云云 赵福国 王鹏 曹周阳 夏志 黄永灿 彭畅 Editage意得辑 林春波 丁伟 肖术 史燕青 郭文阁 陈勤 刘亮明 李扬 李凯 闵鹤群 周彬彬 余晓龙 王琛柱 逄焕东 高莉 苏德辰 雷炳旭 罗春元 王志杰 贺乐 戴小华 潘寄青 徐耀 韩杏杏 何红伟 袁方 王晓光 王晓峰 崔全顺 张海霞 季索清 魏国 田宁 李宇斌 庄海玲 唐凌峰 孔晓飞 陈奂生 马宏宾 韩一波 吴锦宇 张波 柳顺义 何金华 金杏妹 李莉 袁有录 周文达 王昌淼 闫欢欢 张华林 唐久英 穆冬冬 王伟华 温晋 李育宗 曹汇 吴承泉 刘冰 薛宇 刘凡丰 谢亘 刘晓锋 刘杨 夏少波 刘晓峰 黄延旺 朱新亮 虞左俊 白红友 付一鸣 黄长平 赵睿 刘洪 高敏 焦守涛 徐积刚 杨小军 霍开拓 黄忠凯 blackrain007 chuxiao dangping tianyuthu ziye1988 yangwencao xindaxiang2 biofans cao17908 mssy buer007 cloud020 abang liuzhan001st zhige ychengwei huashi59688 Linjd vincent0115 dachong99 chzhgxmu yunmu wangtengjun126 chuifengjianke freezl2008 qidao qiangzhang silentyf cjntl gufan01 MrHouse ahyfyym hhahaa bob2030 zj148320 chenyp1985 xiaowangjian121 qianxingzhe6217 lucas1057 ricklq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5 0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