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海归——评职称的艰辛 精选

已有 53530 次阅读 2012-11-27 08:51 |个人分类:出国回国|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p,的

擦肩而过

20088月,我还在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做博士后。收到一封国内同行的电子邮件,说他们大学正在招聘教授,给“百人计划”,让我去申请。当时我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不想去。一些海外中文网站上流行这么一种说法,国内教授的学术水平比不过海外博士后。于是当时我的反应是,不稀罕这个教授头衔。

200812月底,我在拉斯维加斯和妻子度假,收到一所985高校系主任电子邮件,想让我过去做教授和学科带头人。一开始我不想去,但电子邮件来多了,也上对方的网站了解些情况。周围的同事都说,如果能去那里,把一个学科建设起来,以后说不定能成为“一方诸侯”。但妻子苦苦劝说我,特别是她那句“不想让孩子在冰天雪地度过”让我猛醒。

20092月,和以前硕士生导师拜年,顺便提及此事,她回复:“如果你想回复旦,可以和我联系。”看到那一句,我顿时感到阳光照亮了我的前路。正在申请之前,新校长上任,提高了海外博士后直接引进为研究员的门槛。虽然环境系同意给我研究员职位,但学校给副研究员。

回国后,有知情的老师说我“被骗了”,因为其他院系有的人一开始也给副研究员,但他/她说“你不给我研究员,我就去北大/南大了”,马上给他/她研究员。无论如何,我不习惯干这事,不但不会申请自己明明不想去的学校,也不会利用不想去的学校去“跷”自己想去的学校。为此,我付出了“代价”。

现实和心态

回国之前,对自己很有期待。看着以前拍的照片,那架势仿佛自己是“学术大师”似的。可是200911月回国后,一下子从云端跌落到了人间。和别人合用办公室、实验室,评硕导得等时间,申请新的课程也被“枪毙”了。我和老同学吃饭时,反复提到自己是“引进人才”。他说:“还把自己当作‘引进人才’啊?到了这里,就是这里的一分子了啊。”正如禅宗六祖慧能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顿悟一样,听到这句,我醒了。

我写道:“是啊,我成了这里的一分子。也许从入职那天起,‘海归’的标签就被撕去了。海归,不也一样要参加教学、申请项目、发表论文才能生存下去的吗?海归,不也一样要和别人竞争评教授的吗?我不再刻意提及自己是海归,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职称。我是复旦大学一个普通的青年教师,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自己跑仓库购买试剂、自己做实验的那种。回国前夕‘纵横驰骋’的‘豪情壮志。就像雾一样地散了,留下的是真实的职场和真实的自己。”

当时我对评教授并没有特别在意,因为我认为首先是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考虑升职。在外地开会,我对一个“粉丝”说:“教授的头衔就像是路边的一块石头、一个电线杆,我不在乎什么时候去取。君子‘直行其道’,就自然而然地经过了那道风景啊。”

淡定?

现在想想,我当时说的那话的确是对的。因为教授的头衔就像我头上的一顶帽子,并非“实相”。然而,那时的淡定是建筑在一个假设前提上的——我评教授如“囊中探物”。但其实并不是如此。

20117月,系主任告诉了我们,可以申请晋升。我当时并不怎么想申请。首先我很要面子,怕被别人拒绝很丢脸。其次我觉得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评教授,也说不过去。可是有人对我“劝进”,而且,传着一个消息:我们系有可能和别的系进行学科融合,这就意味着以后评教授要混在一起竞争了。在这种氛围中,我的从容淡定丢到爪哇国去了,决定“参选”。

评教授并不是看你有多强,非常重要的是你和谁一起竞争,谁是评审人,有多少个名额。由于系里20多个副教授只有一个教授职称名额,我心里很没底。另外,评教授并不是看你总共发表多少SCI论文、影响因子总合是多少。现在一种传统的审美标准就是看是否全面发展,比如上过多少门课、带过多少研究生、拿到多少项目、获得什么荣誉称号和省部级奖项。而这些,显然需要时间去累积。并且主要看入职后的成果,入职前的文章再多,都已经“报销”了。海归入职时间过短的话,根本无法胜出,除非发表Nature,或者别人都不符合条件。可是我们系有很多符合晋升条件的老师,他们在好几年前入职,现在都成长起来了。当然,还有很多别的考虑因素,例如学科布局、队伍建设、有没有行政职务等。那次申请,我比第一名少一票,落选。 

勘破实相

我静下心来,更加清楚地认识了自己。我问自己一些问题:评上教授,能让自己的学生不发SCI就能毕业吗?比别人晚一、两年评上教授,是否表明我就比不过别人了?评上教授后,是否可以歇息了?我找到了内心的答案。看着老婆孩子热炕头,我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努力地工作着,并非为了评教授,而是出于对工作的热爱。在这个阶段,我从一些书中得到很大的启发。

余惕君《人生百悟》写道:“任何事情的成功,有客观条件,也有主观因素。客观条件、主观因素皆为因,果由因生,因果相连,但在因果之间还有‘缘’……凡事因缘而起,缘聚则生,缘散则灭。我们面对一件事时,要随缘,也就是要考虑各种因素,审时度势,然后做出理性判断和智慧选择。凡事都要‘因上努力,果上随缘’,只要因缘具足,结果自然就会出现。”

再次挫败

今年,全系20多个副教授,又只有一个晋升名额,我再次差一票落选,原因是“他还年轻,入职还不满五年”。真是无语了。



职称评审“乱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636603.html

上一篇:别恶心了!
下一篇:有些事情,你不懂【发表素材】
收藏 分享 举报

225 陈楷翰 魏东平 王涛 魏武 张红光 柏舟 李宁 鲍永利 喻海良 陆俊茜 陈龙珠 贾伟 王修慧 郑永军 余帆 陈桂华 廖晓琳 王善勇 王振亭 李浩琦 赵美娣 张雪峰 钱磊 赵星 张波 齐国臣 张海霞 邵志成 刘淼 唐凌峰 许有瑞 刘良云 王芳 石磊 郭向云 邹斌 刘建兴 蔡庆华 董焱章 吕喆 于锋 张一帆 徐迎晓 梁建华 夏卫生 田仁飞 王学庆 肖术 金小伟 卜庆伟 鲍海飞 马军 孙超 曾泳春 王恪铭 强涛 赵凤光 蒋永华 李子欣 谢强 武夷山 王赫 张亮生 李刚 曹聪 许培扬 戴小华 屈林 彭友松 陈沐 孙洪广 熊祎 薛宇 陈钢 王德华 迟菲 惠小强 陈剑 陈永金 韩军 李冰 杨秀海 陈学伟 肖振亚 徐长庆 刘建彬 王利文竟 张铁峰 段洪涛 何学锋 刘广明 常华进 王培会 吴锦宇 肖红伟 李贵发 杨洋 余海涛 刘小鹏 彭渤 宋威 马磊 马陶武 达虎 覃开蓉 徐磊磊 韦玉程 杜彦君 苏德辰 余世锋 蒋德明 林中祥 王志成 司银松 柴鹏 刘立 张旭 柳顺义 黄晓磊 邢志忠 吴志民 罗帆 崔小云 崔全顺 牛丕业 王康建 文文 刘全慧 薛海斌 戴德昌 苏金亚 张木诚 王启云 任胜利 陈波 王光辉 郭胜锋 徐索文 吴宝俊 朱新亮 司黎明 彭章泉 张杨 吴明火 王海辉 王桂颖 张康 刘虎沉 曾新林 海鹰 李永丹 赵江涛 陈金华 袁伟 周华 姜春海 杨预展 赵尚民 焦豹 何士刚 陈国文 张素芳 王浩 曹宇 蒋涛 苏红 刘钢 李伟 仲银鹏 刘凡丰 高孟绪 夏少波 贺泽霖 刘伟 袁圳伟 高建国 赵保明 毛宁波 王建国 spider haoye qinzhong fansg hypersurface zhli2091 dunksb13 zhouguanghui qianxun1991gmai Sevil incoherent dreamflying songshu123 yj222 linsowd windsea tianyuthu Simon wangxiao7 dreamworld liuzhan001st ssuutt htli abang lilojoan silentyf caoling jurassicdog hefery junsonlee guinvzhilu chzhgxmu lijiyuan8888 wdping119 feifeile hshnxyj jjsun123 suton zhmgeneral lewisliu Donut guichumay huiee daoruaimi tianbj sunweiweide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0 17: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