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端正学风,从我做起 精选

已有 5612 次阅读 2009-1-16 11:34 |个人分类:科研教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最近读到大连化物所李灿院士关于署名和端正学风的申明http://canli.dicp.ac.cn/Culture/forum.htm,感到很有启发。

端正学风,从我做起。我的原则是:我不给无关的人署名,无关的人也不用给我署名。以前和现在,我至少三次对不同的老师说你不该给谁谁谁加名字,苦苦相劝,最后都成功了。其中最近的一次,来回讨价还价了月余,终于把准备在我写的综述上“割肉”的两个人踢出去了。可是,学术界真是太黑暗了,很多事情都是“潜规则”,都是私相授受,真是想给别人名字,何患没有借口?你要拍领导的马屁,让他“过目”一下,他就做出杰出贡献了。就好比一个香港富翁掉了一毛钱硬币,在地上找了老半天,旁边的佣人自己从口袋里掏出一毛钱放在地上给富翁捡。又好比两支足球队踢球,事先说好价钱,现场果然“中球”了,观众也不好说什么。

我看科研文章的作者们应该首先反省一下:自己在这篇文章里究竟有什么贡献?

不可以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拿我最近一篇第三作者文章的例子来说吧。我发明了一系列别人从来也没有发明的催化剂,这是我的课题,我的“领域”。别人拿了我的催化剂做表征,别人写了文章挂我第三作者。这是不劳而获吗?别小看我“提供”了催化剂,其实我输出的不仅仅是催化剂,而且是智力发明、反复的讨论和先进的文章精修。这等同于美国麦当劳在中国开连锁店,输出的不仅仅是产品,更是先进的管理方式。我当然也可以撒手不管,不修改文章,但是我给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反复提出无数修改意见,让他们一遍一遍地改文章。我自己还亲自出马,逐字逐句地修改文章。由于他人没有选准投稿杂志,退稿了,我还得一遍一遍地给他们提修改意见并修改文章。老板们总是什么麻烦事情都躲得远远的,最好下面的人把事情全部搞定了再最后看一下。可是,我做人能采取这种态度吗?

再比如最近有篇第二作者的文章,别人按照文献方法合成了材料,进行了表征,我测试了催化活性,别人写了文章。因为材料是文献中已经报道的,而催化结果是新的,如果我做了催化实验、写了文章,我就至少能做并列第一作者。但是考虑到点子是别人提出的,是别人的课题和“领域”,别人写了文章,我心甘情愿做第二作者,没有任何意见,只想通过我自己的劳动make a difference,并且获取更多合作的经验。我本来也可以对别人说,你先让你们老板看过、修改好了再让我最后看(这样最省力),但是我还是在他老板看之前给他反复修改文章多遍,我不但看了他引用的文献,我自己还查阅他没有引用的文献,把新的文献加进文章里去。

每天傍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总对自己说,要做的事情真是太多了。与人合作发表文章,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有很多到“工序”。从提出合作,做了实验,写文章,修改文章,给作者们批阅,投稿,修改稿子,到校清样,正式发表,至少需要大半年到两年时间。但是由于我愿意付出,终于打响了品牌:凡是我当“操盘手”的文章大多一次命中,审稿人都夸奖说文章写得非常好;而没有我付出的别人的文章,有的老是投不中。最后周围的人、美国其它科研机构的人、其它国家的科研者都找我合作,有的是我给别人测试样品,有的是我给别人合成样品。有的人文章投了好几次总是不中,请我出马当“论文医生”。无论哪样,最后撰写文章、修改文章的时候我都牢牢把关,一定要改到我满意为止才能投出去,虽然我只是一个co-author。

不劳而获的事情做不得。只有真正付出才会体会到科研和合作的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210360.html

上一篇:做功、写功和新颖性
下一篇:怎样读文献——答读者问

5 徐磊 刘进平 陈绥阳 曹聪 bailian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4 12: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