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复旦教授:一段尘封的高考往事【已发表】 精选

已有 11164 次阅读 2018-6-6 09:30 |个人分类:我的故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20161213035126301 (1).jpg

[博主按:高考的发令枪即将打响。本文反映复旦教授一段尘封的高考往事,已由《新民晚报(大学版)》刊登。]

我出生在上海城乡接合部的一个平凡的工人家庭。奶奶是一个“怪人”。她晚上吃饭不开灯,大热天不开电风扇,放水时把水龙头开到水流而水表不转的状态,冲马桶用洗菜水。她还在家里帮别人带小孩,这使我每天放学回家都沉浸在小孩的吵闹声和大人的催眠曲中,满眼看到的都是散落一地的玩具和大便。家里“人丁兴旺”,坐无立椎之地。

父母为了让我有相对安静的学习环境,每天晚上都让我到他们七平方米的小房间看书,自己却在厨房昏暗的灯下看报纸打发难熬的时光。那间朝北的房间,冬天冷得要命,夏天热得要命,但这是我唯一的“避风港湾”。爸爸站在堆积如山的箱子前,以箱子顶为桌面写字。只有当我复习累了,出去散步的时候才“见缝插针”坐到写字台前。一旦我回来,又马上走开。有时爸爸累了,耷拉着脑袋想睡觉。妈妈怕他“扰乱军心”,便破口大骂,叫他先睡到我的床上去,然后再“转移阵地”。爸爸无言地坐在冷板凳上,象一条斗败的狗。见此情形,我也“无心恋战”,每天晚上复习到九点四十五分准时“撤军”。

我的学校是这个“下只脚”新村里的一所普通中学。当时历届高考升学率只有30%左右,只有最好的学生才能进上海师范大学、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本科。在课堂上,老师总是慢条斯理地重复讲解些非常简单的题目。学生没有斗志,上课看小说,放学以后成天打牌、踢球。

一转眼,到了高考前夕。老师希望我选送进上海师范大学,以便在高考前就能“预定”下来。那时恰巧上海出现了“爆炸新闻”!四所大学合并成上海大学,总计招生五千人,可以在考前填报八个专业志愿。但填报了上海大学,就不可以填报复旦了,而复旦是我心中的梦想,我几乎迷失了方向。

这时,A,一个我喜欢的女孩笑语莹莹地出现在我面前:“听说你要考复旦,将来我也要考复旦新闻系,我想当记者,我们还能成为一年同学呢!”又说:“我的爸爸是交通大学毕业的,想当年……”她还敲敲高三教室的后窗,给我一张贺卡,信封背面还画着一只美丽的蝴蝶结。贺卡写道:

不知是天真还是成熟

反正你一直吸引我

不知是羡慕还是妒忌

反正我一直喜欢你

不知友谊是否长久

反正我一爱无保留

不知该向你索取什么

只有将情谊珍藏渴求

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我竟不知如何言衷

只希望朋友能够——

永远快乐

永远快乐……

我的心中一阵感动,又一阵酸楚。要毕业了,要选择了!就为了这一段话,就为了这一份情,就为了这种模模糊糊的可能,我拼死也要考复旦,于是我的“并列第一志愿”填了复旦和交大!

“马臻疯了!”老师和同学都这么说。他们还说,前几届高材生都没能考进重点大学,还是不要自不量力了。有的同学甚至冷嘲热讽,说如果马臻能考进复旦、交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决战前夜,我心潮起伏。想到要和A在两所学校了,我的心里忐忑不安。突然,A又来找我散步了。她说中考已经考好了,考得不错。她还送我一本日记本,上面除了几页临别赠言外还有一首小诗:

我们的心里都放着一些事

无论悲喜

随着时间慢慢沉淀

偶尔,想要开口倾诉

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当保留的心事越来越多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直到看到镜中的自己

越来越遥远、陌生

才发觉我们失落了什么

才开始寻找

寻找一颗真心

一份真诚对待的心

可以在夜深人静时

可以在喧嚷的人群中

彼此倾诉

被倾诉……

我,怀着“苍天不负有心人”的信念“进京赶考”。在考场上,我挥汗如雨、奋笔疾书。考完最后一场,我热泪盈眶。我知道,我一定成了!

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世界也发生了很多改变。每当在夜深人静时回忆起这段尘封的高考往事,我的心里都象打翻了五味瓶,久久不能平静。无论是甜是苦,是喜是悲,是幸福还是沧桑,这就是人生!正是这段独特的人生经历,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3.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117648.html

上一篇:一个理工科教师的“七年之痒”
下一篇:一个大学教师的“中年焦虑”:不完美的人遇到不完美的环境

34 罗汉江 姬扬 褚海亮 毛吉平 陈莹 赵丽莹 李斐 李学友 章忠志 郭战胜 赵克勤 李学宽 张士宏 柳文山 罗春元 熊建华 邝宏达 康建 孙露 张晓良 武夷山 史晓雷 罗鸿幸 朱志敏 唐小卿 汪晓军 宁利中 鲍永利 李毅伟 于国宏 李璐 彭真明 张焱 李得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21 10: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