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连达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lianda 座右铭:胸怀坦荡,刚直不阿,直言相谏,无所畏惧。

博文

又是日本武田制药弄虚作假,更要引以为戒 精选

已有 30157 次阅读 2014-7-18 08:0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制药,临床试验,弄虚作假,引以为戒| 临床试验, 弄虚作假, 制药, 引以为戒

又是日本武田制药弄虚作假,更要引以为戒

李连达

日本最大的药企“武田制药”在2014年4月8日因隐瞒艾可拓(吡格列酮)不良反应,被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罚款60亿美元。时隔不久,7月4日Science又揭露5家著名的大药企及医药院校(日本武田制药、瑞士诺华制药、东京大学、京都府立医科大学、东京慈惠大学等),在药物临床试验中弄虚作假夸大治疗作用,隐瞒不良反应。派药企雇员参加临床试验等违规行为。涉及药物有抗高血压药Diovan及Blopress,以及抗白血病药Tasigna等。这起事件涉及面广,性质恶劣,危及广大病人安危,震惊世界各国。

日本药物局曾有明文规定:“不得引用中国大陆和韩国的临床研究文献”。日本官方如此狂妄自大,打击别人抬高自己,颇有帝国武士道精神,种族优越论的余毒不尽。可惜日本五单位弄虚作假给日本官方一记响亮耳光。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或其他国家,在药物临床试验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只是数量多少、严重程度及具体内容不同而已。谁也没有资格狂妄自大,肯定自己,否定别人。

我国药物临床试验也存在一些问题,有的还比较严重。我们应该从日、美等国的一些事件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应该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认真进行检查与反思,肯定成绩,找出问题,认真改进工作,提高药物临床试验的客观性、科学性、准确性、可重复性,为正确评价药物的安全性、有效性提供可靠的科学根据,为临床合理用药奠定基础。

我国药物临床试验(特别是中药临床试验),问题复杂,难度大,不确定因素多,干扰因素多,缺少现代化、量化、客观化的标准和指标。特别是诊断标准与疗效评价标准不够完善。药物临床试验的科学性、准确性、严谨性都存在一些问题。近年很多临床医生、药学专家及有关方面,做了很大努力,提高临床试验的质量与科学性。取得一定进展,但与国际标准还有一定距离。需要投入更大的力量,进行更艰苦的努力,逐步加以解决。

中药临床试验常见的问题,主要分为两大类:

一、学术问题:

中医学与现代医学是两个不同的学术体系,有同有异。相同点:都是以人体为研究对象,以治病救人、防病治病为目标。不同点:理论、方法、手段不同,对人体的生理、病理和疾病的发生、发展、转归等方面有不同的认识和理论。对病与“证”,诊断与“辩证”,治疗原则、方法、规律等,有不同认识和判断标准。中医擅长个案观察、积累经验,对于大组病例、随机分组、双盲对照以及循证医学原则等合理的应用于中药临床试验,还须进一步完善,又不能生搬硬套。因此有很多学术问题(特别是中医药特殊性所带来的特殊困难)较难解决,例如,中医“证”的定义、范围、界限、诊断与鉴别诊断,相当复杂与困难,中医“证”多以主观感觉,自觉症状为主,诊断时也以医生的主观判断为主,缺少特异性与敏感性强、客观化、定量化的科学标准及指标。对于疗效的评估也存在上述问题。因此,药物临床试验主要解决的“安全性”、“有效性”的评估,很难达到现代医学要求和国际标准。中医药的学术特点所带来的学术性困难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也是很复杂、很难解决的问题。既要突出中医药的特色与优势,又要达到现代医学的要求和国际标准,实非易事,需要长期努力,不断改进提高。

需要说明一点,由于中医药学术特点,特有的困难,使药物临床试验存在一些缺欠、误差、甚至错误,是客观存在的问题,不是主观故意弄虚作假。两者性质不同,不应混为一谈。

二、非学术问题:

药物临床试验的学术问题难于解决,而非学术问题更难解决。非学术问题干扰所带来的问题,不是中医药特有的问题,也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世界各国都有非学术问题,只是花样不同,程度有别。

我国常见的非学术问题有以下几方面:

1、药物临床试验应在第三方,独立自主、不受干扰的进行。

我国规定药物的期临床试验必须在卫生部批准的临床研究基地中选择3~5家医院进行,对试验基地,主要参加人员的选择,研究计划的制定等各个环节,都有严格规定和审批制度,以保证药物临床试验的规范性、合法性、客观性及科学性。但是这些规定及制度对于解决学术问题有作用,而对于非学术问题的干扰,往往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仍难保证各临床研究基地“第三方、独立自主、不受干扰”的要求。

例如,各药企都有专设的“攻关部门”、“攻关专家”、“攻关手段”,对全国各临床基地,各主要专家及科研人员,都十分熟悉。无论决定在哪些临床基地进行药物临床试验,都有办法将“第三方”变为“第二方”,为保护药厂利益,保护新药的审批过关而共同努力。“独立自主、不受干扰”变成在药厂干预、控制、甚至主导下,进行临床试验。临床基地从“中立的立场”或“审查的立场”转变成“药厂的立场”。立场的转变使临床试验的“独立自主,第三方立场”名存实亡。

诺华药企的雇员介入药物临床试验,并大肆宣传药效,参与数据分析,被认为临床试验“弄虚作假”,该雇员已被捕入狱。我国不仅是药企的雇员,甚至药企的老板及技术骨干,直接或间接、台前或幕后的参予、干涉、控制临床试验,并非少见。其严重性尚无充分认识,并未作为临床试验弄虚作假来处理。反而是见怪不怪,司空见惯,今后应引起重视。

2、临床研究经费及各种有形无形的利益,严重干扰药物临床试验的真实性与科学性。

每个新药的期临床试验,共需观察几百例,甚至几千例患者,临床研究经费几百万至几千万不等(在国外需1亿多美元),此外还有劳务费、加班费、牵头费等费用。巨额费用都是由药厂直接付给临床基地的科研人员及有关人员。金钱和利益对研究工作和研究结果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第三方立场,独立自主,不受干扰”的原则,抵挡不住金钱与利益的冲击。甚至有时费用多少决定于临床试验报告能否让药企老板满意,而老板满意的指标是提高有效率、降低不良反应率,甚至弄虚作假、夸大疗效、隐瞒不良反应。正如日本“武田制药”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种情况在我国是否存在?值得关注。今后如何切断药厂与临床基地的经费联系,防止金钱利益对研究工作及研究结果的干扰,仍然是个有待解决的难题。

3、药物临床试验(及各种审评)的专家(评委们),应执行严格的回避制度。参加药物临床试验的医生、专家及有关人员,以及参加审评、审批的人员,都应严格执行回避制度。凡是与该药及药厂有利益关系者,都应回避。不应参加药物临床试验及有关审评工作。例如该药的发明人,主要研究者,专利持有者,药厂的负责人,主要骨干及雇员。以及受聘为药厂的顾问、专家、客座研究员、董事会的董事,从药厂领取工资、酬金、或持有股票者,与药厂利益相关,经济来往密切者,均应回避。防止权钱交易,利益相关,对临床试验产生人为的干扰,或成为药厂代言人,利益代表,甚至弄虚作假,夸大治疗作用,隐瞒不良反应。日本揭露的药物临床试验弄虚作假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我国情况如何?应该关注,并应坚决贯彻回避制度,以防类似情况发生。

4、“产学研结合”发展到“官产学研结合”。正确的结合有利于新药研制工作,是必要的。但是这种结合向前跨越一步,就可能变质,或成为官商勾结,钱权交易,腐败由“官”、“商”扩大到“学”、“研”领域。我国一些地区和机构连续揭露的一些大案要案,对药物临床试验产生了恶劣的影响,这个问题的解决,不是医药界的局部问题,而是社会问题,随着我国反腐活动的发展,必将逐步加以解决。

5、药物上市后临床再评价问题。

新药I、II、III期临床试验,是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严格控制,监督管理下进行,有一套完整的政策、法规及技术标准。但是药物上市后临床再评价,目前多为药企自发、自主的进行。尚无详细、具体的规定及标准,没有严格的审批制度。有些药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对几千例至几万例患者进行临床试验。目的不明确(是锦上添花,抬高身价用于广告宣传?还是进一步验证药物的安全性、有效性及用药规律?),做法不规范,结果不够严谨,科学性较差。有的不能真实反映出该药的安全性、有效性。研究结果没有多大的科学价值,不解决主要问题,有的只是增加广告宣传的一个筹码。近来药物上市后临床再评价,有一哄而上之势,有些药厂互相攀比,造成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应该尽快制定更详细,更具体的有关法规及标准,使之健康有序的发展。

   药物临床试验是新药研制一系列工作,特别是确定新药是否安全有效?有无应用价值?最终拍板定案的关键。确保药物临床试验的科学性、准确性、可重复性,是确保新药能否治病救人的关键,也是关系人群健康的关键。排除一切干扰因素,全力提高药物临床试验的质量与科学性,是世界各国亟待解决的问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5370-812597.html

上一篇:答许培扬教授
下一篇:新药研制的“优效原则”

43 许培扬 杨国力 孙平 郑永军 谭向峰 杜逸群 徐耀 LetPub编辑 赵凤光 沈律 梁建华 黄永义 高友鹤 王春艳 李光强 杨洪强 徐索文 蔡小宁 王树松 曹嵩 唐寻 吴明火 梁洪泽 李天磊 张海峰 文克玲 王喜军 郭强 吕为民 黄俊 张帅 施海燕 shaoyunpeng yzqts eastHL2008 youxuxiliu chemphile easterntriumph findsky mito Vetaren11 lynn94 wujixuezhe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2: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