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虽多,其治一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li2233 公共政策、公共管理、技术创新

博文

给刘文丽(wolfgange)一个公道(关于爱因斯坦的信)

已有 6599 次阅读 2013-6-29 00:19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

最近嵇少丞教授的博文《你有没有用对It‘s a goodquestion?》被置顶(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597-703456.html),影响很大。有个ID为willi的留言(第50楼),提到了我的名字,说的是当年的一段公案,也就是关于那封爱因斯坦的著名信件的翻译问题,由此我才知道,这位willi就是被科学网封网的wolfgange (刘文丽)。

Wolfgange在留言里说:

在科学界有一个翻译难题,1953年Einstein给Switzer写了一封信,Switzer是一个老兵,对中国的古代文明感兴趣,也就是中国的天文、医术、指南针、数学等等感兴趣。他写信给Einstein询问缘由,Einstein不知道,就讲解了欧洲文明的起源之根本并对中国贤哲的那些发现感到很是惊奇。一封信只有三句话,前后时态与名词的使用都是清楚明确、准确,然而,编辑Einstein文集的许良英先生开始时蒙对了,而后在李醒民等人的质疑下改了原本正确的翻译。后来有众多的“专家学者”对该题目做了翻译工作,全是以所谓的逻辑而是是非非地胡乱猜,还有那个方舟子。在科学网里有两位老师先后做了专题:比如,

杨正瓴 怎么翻译爱因斯坦谈科学起源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07667&do=blog&id=216696;

李宁 接过雷锋的枪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217498.html;

还有刘立《走近爱因斯坦》辽宁教育出版社;

这个问题成为了翻译界的难题,他们还在网上点名请教何毓琦先生,请他给解释一下;

;;;;;;;;;;;

李宁在我的帖子上不敢留言,私下通信、、、、、、、

他的描述,基本上是事实,除了上面的最后一句。一般而言,我留言不留言,全随自愿,没有什么敢不敢的问题。不过这不是本文的重点,不必展开。我感兴趣的倒是wolfgange当年的帖子是怎么写的,因为我想不起来了。

于是我找到了当年wolfgange跟我之间的“短消息”通信。但是,顺着短消息里面的连接(http://bbs.sciencenet.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26893&extra=page%3D1)去看wolfgange的帖子,却发现链子失效,原因是他的博客被封了。

我试着回忆当年讨论那个问题的一些细节,但是基本上想不起来了。我想,还是用事实说话吧。下面我把当年跟wolfgange的通信如实贴在下面(如果willi/wolfgange/刘文丽觉得不妥,请告诉我,我随即删掉就是了):

nli22332011-10-13 00:02

我没有接触您的好友关系,查了一下,我的好友列表里面您的名字还在呀。另外,您说的翻译指的是什么?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了

wolfgange2011-10-13 00:10

没有关系,我被北大中文论坛的沈炯赶出来啦。http://bbs.sciencenet.cn/static/image/smiley/default/lol.gif,那个链接是打不开了。我申请了博客,又被拒绝。我会在论坛内列出题目,请您讨论!可是,我的好友里没有您

wolfgange2011-10-13 00:48

http://bbs.sciencenet.cn/forum.p... &extra=page%3D1

nli22332011-10-13 14:52

很遗憾,我觉得您的理解是错误的。我以前有篇博文写这件事儿,您可以参看。又:那封信好像本来就是用英文写的,应该没有德文版本一说

wolfgange2011-10-13 16:28

你的文章我都看过了。我的理解用我的分析摆在那儿,能否提出具体的异议?否则,我的就是正确!!

nli22332011-10-13 16:51

保留不同意见吧

wolfgange2011-10-13 16:53

是你没有能力反驳,认输吧!http://bbs.sciencenet.cn/static/image/smiley/default/lol.gif

nli22332011-10-13 17:06

好的

wolfgange2011-10-13 17:12

http://bmcr.brynmawr.edu/2003/2003-10-24.html#t1

nli22332011-10-13 17:37

看看上下文才能判断,主要是“these discoveries”究竟指什么不能完全确定。根据对these discoveries的不同解释,你的理解也有道理

wolfgange2011-10-13 19:34

无论是前文,还是他们的背景,唯一的所指,就是thesediscoveries of the Chinese sages were made at all

wolfgange2011-10-22 04:44

您得确认呀,敢于认输才是大丈夫呀

nli22332011-10-22 23:46

你还没有说服我

wolfgange2011-10-23 22:05

那个时态都是过去时,西方的科技的时态同我们祖先的时态是完全不同的!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确认!!


尽管从留言里,可以明显地读出来wolfgange同学咄咄逼人的态度,但是他的较真精神是令人佩服的。尽管我在给wolfgange的回复里也说了:“根据对these discoveries的不同解释,你的理解也有道理”。 但是,他仍然不依不饶,这就是较真精神。

Wolfgange在嵇教授帖子的留言里,提到爱因斯坦的信是给一个老兵的回复。缘起是:“1953年Einstein给Switzer写了一封信,Switzer是一个老兵,对中国的古代文明感兴趣,也就是中国的天文、医术、指南针、数学等等感兴趣。 他写信给Einstein询问缘由,Einstein不知道,就讲解了欧洲文明的起源之根本并对中国贤哲的那些发现感到很是惊奇。”这个背景是我所不知道(或许读到过,但是忘了)的。

walfgange给我的短消息里,还有一个连接:http://bmcr.brynmawr.edu/2003/2003-10-24.html#t1,是一本书的书评,作者为Scott RubarthRollins College。书评开篇写道:

In1953 Albert Einstein wrote the following in a letter to J. E. Switzer: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has been based on twogreat achievements, 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geometry) 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 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offinding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at the Renaissance).In my opinion one need not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did not makethe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e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1

Whilethe last sentence is true, the general claim does not adequately acknowledgethe successes and significance of Chinese science.


根据Scott Rubarth的理解,最后一句的thesediscoveries显然指的是中国的科学成就。这跟wolfgange的理解是一致的。再加上wolfgange提供的背景信息,我觉得基本可以断定,wolfgange的理解是正确的。我在《接过雷锋的枪》(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217498.html)里面的理解是不正确的。

我当时给出的译文是:

西方科学的发展是建立在两项重大成就的基础上的:希腊哲学家们(在欧几里德几何学中)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和(文艺复兴时期)发现的通过系统实验找到因果关系的可能性。在我看来,中国的先贤们没有能够走上做出这些发现的道路,是不值得惊奇的。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发现居然被做了出来。

现在看,译文应该改为:

西方科学的发展是建立在两项重大成就的基础上的:希腊哲学家们(在欧几里德几何学中)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和(文艺复兴时期)发现的通过系统实验找到因果关系的可能性。在我看来,中国的先贤们没有能够走上相同的道路(注:指形式逻辑体系和系统实验),是不值得惊奇的。令人惊奇的是,(中国人)居然做出了那些发现(注:指天文医术指南针等中国古代科学成就)。

必须说明的是,尽管我认为wolfgange的理解是正确的,但是我依然不认同他在短消息里宣称的可以通过语法分析来解决这个分歧的理由。爱因斯坦的信写得不清楚,就算从语法上分析,也会带来歧义。我们只能依据当时这封信发生的背景上去判断。

不管怎么说,我认为,就这个问题,从我的角度,应该给wolfgange(刘文丽)同学一个说法。我现在认为,他的理解是对的,我当时的理解是错的。

不知道他的博客为什么被封掉,我也没有能力过问这样的事儿。

Wolfgange,我在这里向你致礼。


【补充】这里有一篇胡大年的文章,www.sef.hku.hk/~cgxu/chinese/90/Hudanian.doc‎,其中有比较多的篇幅谈到了爱因斯坦那段话的翻译问题。胡大年的理解跟我以前的理解是一致的,他还问了一些美国的教授,也是如此理解。但是,我觉得whofgange的理解也有道理,现在更倾向于他的理解是对的。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对于这句话,就算在美国人那里,也有分歧。这也没有什么,因为毕竟爱因斯坦本人不能出来亲自解释了,而他的信写得又不清楚。中国国学有一门学问叫做训诂,就是对前人的著作作解释的,因为理解有分歧,或者有困难,才有训诂之学的繁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703624.html

上一篇:有去无回
下一篇:三谈爱因斯坦的信

12 曹建军 魏东平 吕喆 武夷山 曹聪 金小伟 杨正瓴 徐晓 强涛 赵福国 陈昌春 Yibahu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4 02: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