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S论坛暨STS杂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li66 我的博客,我的自主空间,我的交流空间

博文

追思金吾伦先生自然辩证法研究点滴(含生平)

已有 1679 次阅读 2018-1-21 20:03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自然辩证法

追思金吾伦先生自然辩证法研究点滴

2018年1月20日早上,在微信群里得知金吾伦先生走了。金先生千古!

犹记一年前即2016年12月27日,我参加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玉泉路校区举办的《金吾伦学术思想研讨会》,您和夫人亲自出席了,那时您还是一如既往地有活力,笑容可掬。我在会上做了一个发言,现在该发言的基础上进行修订,以追思金吾伦先生。

金吾伦学术思想研讨会,中国科学院大学玉泉路校区,2016年12月27日

金吾伦生于1937年,1964年中国科技大学毕业。同年参加中国科学院哲学所自然辩证法研究生考试,被录取了,师从于光远和龚育之先生。WG开始后,1967年4-9月,北京市革命委员会秘书长周JINGFANG把金吾伦从哲学所调去当秘书(李HG,20180121,来自微信群)。不久金吾伦就打成“反革命”,关进了

监狱,直到1979年才被释放出来(金吾伦,2010年)。

(金吾伦:我永远的恩师,载《走近龚育之》,2010年)

金吾伦被平反后,以极大的热情投入自然辩证法研究以及化学哲学化学史研究,成果颇丰。

我个人19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读完了5年化学之后,跟随盛根玉、潘道暟老师读自然辩证法研究生,做化学史化学哲学。那时候我就读到金吾伦先生的文章。

后来我考进北京大学攻读科技哲学博士。我记得任定成老师有一次把我派到您的家去,忘记什么事情了,到了您家里之后,跟您当面请教了一些问题,我印象很深的是,您家的客厅上挂了一张库恩的大照片。由此我知道了,在中国的学者当中,能够跟库恩面对面长时间交谈的,当时就只有您了。

(图片来源:吴彤 “不能忘却的纪念:金吾伦先生”,《科学的历程》微信公众号20180121)

   我进京工作后,时常在多种研讨会上见到您。比如下图是在承泽园的合影(来自吴彤教授)。


 

 

      金老师在1994年写了库恩的一本书《托马斯·库恩》,在台湾出版。由于这些书是在海外出版,所以国内读者读的很少,很遗憾我到现在没看到过。后来得知,我在华东师范大学的科学史老师吴以义博士,他也写了一本库恩,也是在台湾出的,比您晚两年,1996年出版的,也是《托马斯·库恩》。

吴以义老师是在普林斯顿跟着Gillispie,马霍里他们读科学史博士,他跟库恩有很多的面对面交流,写了那本书。我曾经到国图去查,没查着。他有一个做法我觉得可以供金老师借鉴。他在美国退休后,2013年被复旦大学历史系聘为教授,他把这本书重新出版了一本,大陆简体的版本,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的。所以我想金老师您的这本《托马斯·库恩》传,还有必要重新出版,而且现在来说,出版书经费上问题应该都不大。2012年,您与胡新和合作重新翻译出版了库恩的经典名著《科学革命的结构》(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被广泛阅读和引用。

这次座谈会,本来安排我讲您那本拉瓦锡革命专著的。我在网上检索出来看了一下封面,我本来要到图书馆借过来看的,结果没有时间。袁JIANGYANG和周YANLING同志都对您研究拉瓦锡的化学革命很了解,所以我今天不讲这个话题了。下面我结合自己目前从事的教学和科研,谈谈一点体会和心得。

金吾伦与合作者在1998年《中国社会科学》上发了一篇文章,叫做“论邓小平理论的时代精神”。

“论邓小平理论的时代精神”文章截图

我个人目前研究马克思主义科技观,我的重点是放在龚育之先生提出的概念,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技术论”,龚育之老师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研究邓小平的科技思想。个人目前主要研究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

金老师关注到马克思主义研究哲学研究当中的一些代表性的人物,在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候用到了”范式”这个概念。金老师2009年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发表“范式概念及其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的应用”,对一些学者提到的范式这个概念进行了剖析,指出他们是在“贴标签”。

金吾伦“范式概念及其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的应用”文章截图

在这篇文章当中金老师对范式的确定含义以及不可通约性等概念做了非常到位的分析,直达库恩关于范式不可通约性的一些本意。

  金老师在这篇文章当中还提到我们可以在新的意义上来使用范式这个概念,那怎么做呢?金吾伦先生提到要“重建范式”。这是一种学术创新,这个工作还有待于往下做。我个人对范式的理解也比较粗浅,我也受一些学者和科学家何毓琦教授的启发写一个小文章,提出: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这本书,虽然是讲科学革命,其实他要论证的是科学是保守的,不要动辄想搞颠覆性科学创新。一些科学家也认同这样的一种观点。

个人认为,可按照金吾伦先生所指出的“重建范式”想法,然后用范式概念,尝试应用到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技术论研究。

参加追悼会(朝阳医院20180122)后的补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079-1096077.html

上一篇: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VS QS“世界一流“学科排名:化学
下一篇:又到寒假春节基金季杂感

10 史晓雷 刘钢 蒋继平 武夷山 李学宽 王启云 李毅伟 魏东平 张晓良 张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6 18: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