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xiangfm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xiangfm

博文

多发表了三五篇 精选

已有 49871 次阅读 2017-7-9 00:43 |个人分类:我的小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

说明:生搬硬套改编自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只是觉得有点类似,觉得这样写有趣。

有些地方并不完全符合事实。

比方说,其实高校大部分办公人员是很好的,并非如文中形象。希望大家不要因文中各种形象的塑造误会、生气。

-------------------


科技处的门口,零零散散地来了几个确认研究成果的大学教师。怀里抱着的是新发表的文章。期刊、检索报告、复印件。。。看起来厚厚的一摞。屋里挤着正在办理的人员,其他排队的站在屋外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走廊上。屋里煞白的灯光射出来,落在外面晃动着的休闲服或运动服上。高校教师群体比较特殊,应酬少,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在整材料做实验,所以很少西装革履,一般休闲运动装束便于工作。

休闲运动装们大清早出来,到了科技处门口,耐心等待排到他们,便来到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SCI五千,EI三千,”科技处办公人员有气无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运动服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前几年,你们不是还给一万三千的奖励么?”
“一万五都给过,不要说一万三。”
“哪里有跌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应届博士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据说很多大学早就不奖励了”

“听说要分区了呢,一区二区会有点吧”

“还指望奖励啊?听说以后评职称也越发难了呢,学校根本没名额,你写再多好文章也没用!”

刚才兴冲冲往这里赶的一股劲儿,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天照应,思路清晰,经费给力,连仪器都没出问题,加上原来积累的数据,一年竟然多发了三五篇文章,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在这里干了,我们换个学校,听说还有安家费!实在不行,开个面馆去!”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行政人员冷笑着,“你们不干,学校就愁死了么?每年多的是毕业的洋博士,985博士,去年的还没录完,今年又有几批毕业了。你去院里和人事处看看收到的简历有多厚。”
洋博士,985博士,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马上换工作,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马上换呢?月供是要缴的,为了付首付,装修,孩子吃奶粉,上幼儿园,甚至包括自己进修,借下的债是要还的。而且学校里签了合同的,要走还得给学校赔钱。
“我们到沿海高校去吧,听说那里工资高,”在沿海,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行政人员又来了一个“嗤”,捻着稀微的短须说道:“不要说沿海,就是到首都去也一样。他们很多学校早就不奖励了。反而中了项目要抽成,房屋,水电,办公桌椅,仪器设备。。。。这些都要自己经费里出的。而且都没编制的,非升即走,听说过吗?“
“到沿海去也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就说房价那么贵,哪里来的现钱付个首付?”
“X老师,您看能不能抬高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学校开支这么大,怎么运行?再说,我也就是个办事的。老大们定了规矩,你让我怎么办啊。”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有些耗材测试没发票不能报销,还是自己贴钱的。学校又没有外文数据库,查个资料还得花钱。还不算版面费什么的,那些毕竟可以从项目经费里面出。你先生说的,一万五也给过;我们想,总该比七千五多一点吧。哪里知道只有五千!”
“先生,就是去年的老价钱,七千五吧。”
“你们行行好吧。”
另一位办公人员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按到烟灰缸里,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领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啰嗦做什么!学校有的是钱,你们不干,有别人高水平的博士要来。你们看,人事处那边排队的都是来面试的。”
三四身运动服新从楼梯上上来。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只有五千块钱!”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迸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但好歹可以奖励一些钱。
在期刊好和坏的辩论之中,在影响因子高与低的争持之下,带来的资料都交上去了。回去可以等着卡上多一些钱。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科技处,另一批人又从电梯上来。同样地,在柜台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去年以来望着厚重的文章所感到的快乐。
运动服朋友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运动服磨坏了,须得买几件回去;孩子想买一套乐高积木;陈列在橱窗里化妆品,女人早已眼红了好几年,今天就嚷着要一同出来,自己买哪几瓶,都有了预算。难得天照应,一年多发这么三五篇,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缴月供,还债,上幼儿园,上培训班,物业费,。。。这些奖励加上平时工资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对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馀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买辆车,听说也可以先付首付的。
他们咕噜着离开科技处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总之,卡里的钞票没有一点是自己的了。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张钞票给人家,人家才会满意,这要等人家说了才知道。。


(改编自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0487-1065332.html

上一篇:-1乘以-1为什么等于1
下一篇:时间都去哪儿了---访美见闻记录(一)
收藏 分享 举报

69 侯沉 史晓雷 尤明庆 孟佳 黄仁勇 张叔勇 彭真明 徐树良 叶建军 沈律 董俊刚 王喆 岳建军 朱晓刚 郭战胜 刘畅 王凯 俞海玲 强涛 陈南晖 雷宏江 李坤 文双春 王林平 陈楷翰 张培昆 张晓良 董焱章 李帮建 黄有军 王飞 余洪波 张卫 黄永义 惠小强 许方杰 柴栋梁 黄辉军 高建国 韩晓阳 归明月 乔中东 杨生茂 王礼恒 陈学伟 李万春 邱泽华 徐鑫 武晓耕 罗鸿幸 牛丕业 柳艺博 郑俊 李学友 吕喆 姚伯元 贾利颖 xiaobaobao888 lrx htli xlsd qx12 wenbo88818 ffwb07 table zhucele christus icgwang scientis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1 0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