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良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xiaoliang

博文

看图读诗迎狗年

已有 704 次阅读 2018-2-14 07:5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首都博物馆春节期间为公众献上《瑞犬望春风——戊戌狗年生肖文化展》(2018年2月8日至3月18日),其中有以下三只玉犬和童子架鹦戏犬。

唐·玉犬

宋·玉犬

清·玉犬     年代跨越唐、宋、清三个朝代的这一组白玉卧犬,却多有相似之处:均身材细瘦,肋骨嶙峋可数,背部脊骨突出,有矫健耐劳之意,又具有玉雕的艺术装饰性。同时三只犬均呈卧姿状态,身体前趴,背部弯曲成弓形,尾巴卷曲贴于腿旁,流畅的线条表现犬的驯服姿态,仿佛狩猎后安心休憩。这三只卧犬身长都在5、6厘米,可做手把件,更寓意“大权(犬)在握”、“胜券(犬)在握”。

清·巧作童子架鹦戏犬饰件(正面、背面)      将一块黑白色玉石十分巧妙地雕琢成了一个戏鸟的童子与一只黑色小狗的形象。童子背后不仅有黑色小狗,还有一绺利用黑玉巧雕的发辫,更显示出创作者的匠心独具。“巧作”是指将玉石中天然形成的玉色或皮色融入玉雕作品的创作构思之中,起到画龙点睛、浑然天成的艺术效果。

商代玉狗  上海博物馆藏

明代玉狗  上海博物馆藏      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兽一·狗》:狗类甚多,其用有三:田犬长喙善猎,吠犬短喙善守,食犬体肥供馔。

清·青玉狗

《戊戌年》狗票,周令钊设计。周令钊是开国大典时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画像的作者,曾主导设计国徽、团徽、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也是第二三四套人民币的主要设计者,还是第一轮生肖狗票的设计者。

邓世广《咏狗》:轮值戌年名最红,尊称慎勿冠西东。升天罔解淮南术,传信堪追冀北风。遭晋人讥曾续尾,违鸱夷谏未藏弓。休云画虎画皮事,依旧豪门顾盼雄。

王中陵《戏和世广兄〈咏狗〉》:未入新年已走红,何人负郭斗西东?续貂自恃南昌脉,吠日全凭北斗风。司法不容谈独立,惧烹背水敢弯弓。象牙出口嘲樊哙,断送曾头市上雄。

陈仁德《狗年咏狗四绝》:

不辞日夜守门楼,呵斥如雷敢怨尤。最是受屠仍有憾,忍看狗肉挂羊头。

摇尾垂头善侍迎,偶然仗势即狰狞。一朝狡兔都诛尽,谅尔难逃鼎鑊烹。

走狗行凶总不仁,骨头衔去视奇珍。举鞭欲打还停手,咫尺门庭有主人。

狗肺狼心意味长,张牙舞爪近疯狂。漫言作恶都无忌,危急来时亦跳墙。

廖国华《戌年咏犬一组》,春前大雪,阻门封路,连三五日出行不得,只合一炉一盏,坐闻犬吠声声,为打发无聊,临屏敲此:
郎君度化得修缘,未脱皮毛亦列仙。一自擒拿石猴后,哮声未必似当年。
遏忠争可免遭刑,逐兔东门梦已醒。黄犬依然居草莽,未随故主入秦庭。
岷羌自古好山河,天府依然水气多。蜀犬漫言皆吠日,得时也会唱红歌。
本博主附言:共八首,转载三首。

太行大峡谷《咏狗》:关门挨打跳高墙,胆敢登天吃太阳。千古为奴腿遗臭,一朝走运屎留香。偶拿耗子出闲气,常与猫儿比智商。莫怨终生无正席,有人高赞左牵黄。

本博主附言:尤喜“千古”一联。

射天狼《咏狗辈(仄韵)》:矢志不移千里走,命悬狡兔闲夫酒。捐躯每笑借羊头,献策常讥凭尔首。金殿何曾吐象牙,柴门只会伴驴吼。平阳落虎闹天猴,逮准时机就下口。

摘句——

院后防贼默默游,门前招福汪汪吼。(寒啸《狗年咏狗》)

几时弱肉丧家犬,何处强弓替罪羊。(九门提督《狗史》)

画虎不成余此类,续貂难足意何殊。(雨箭蛙《咏狗》)

护家不厌富和贫,防盗有为追与守。(新潮燕《狗年说狗》)

铁绳不系登天梦,陋室甘留报主身。声撼半村惊贼胆,影横孤夜占冰轮。(曾力戡《看家狗》)

慎守操行能免疫,一张疯口便难医。(叶绿素《戌年说狗》)

一朝落水直听打,疼到如今伤有痕。(大漠骆驼《也题狗》)

丧家之处常夹尾,度日如年也守门。(上海刘工《和大漠骆驼》)

上世纪20年代日本摄影师拍摄的北京年末景象,路两边的房屋门前挂着灯笼、贴好了春联,小贩在路边卖各色年货,拉洋车的“板儿爷”则在路中间候着生意。伴着暖心的嘈杂,新的一年即将开始,古老的城市安然地度过自己的年华,继续向前。

置办年货的汉子,一头担着个猪头。

本博主附言:少年时随爷爷奶奶在江苏常州乡下生活,记得奶奶喜欢吃猪头肉,有一年临过年时小姑夫背来一个猪头,奶奶烧灶,随着大铁锅里水的沸腾,小姑夫将骨头和肉拆解开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8326-1099789.html

上一篇:千里长江已无鱀——当代诗词中的白鱀豚(续三)
下一篇:古今诗词咏江豚(续七)

11 尤明庆 张铁峰 武夷山 刁承泰 朱晓刚 蔡庆华 彭真明 陆仲绩 宁利中 李颖业 秦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22: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