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man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ermanwang

博文

为何我发明的单分子图像技术成为报国无门的结果

已有 1175 次阅读 2018-7-12 19:2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从2008年3月单分子图像技术 专利申请开始,到今年已经十年多了,这一路走过来,其中的艰难和困苦一言难尽,这项技术的发明既是偶然,也是必然,一个创业红娘问我,你不是学习光学专业的,为何会发明这样一项科学技术,很多人都无法理解。我的科学道路曲折,走向这条道路是我人生的不幸开始,父母没有受过很多文化教育,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从高中一年级跳级考入大学,也是中学老师怂恿下,不知天高,我从小上学老实听话,成绩很好,但是家里也没有任何学习书籍,只有姐姐读书留下的课本,就凭这一点高中的数学物理化学课本,我自学三个多月,从高一跳级考入大学。我不需要老师,也不做很多作业,我只要将书本上的知识读懂,自己多分析想明白,无论如何考试都不怕,靠的就是一点点感悟能力。我从事天然药物化学教学和科研工作,在现实条件下,像屠呦呦那样找到青蒿素是不可能的,天然药物研究需要一种高通量低成本活性筛选方法。我当时正在与武汉大学合作,从事微流控芯片在药物筛选领域应用研究,我们成功发明了可用于药物细胞筛选的微流控芯片并申请专利,我成功在微流控芯片中养活肿瘤细胞,然而,在倒置显微镜下,我不能看见何种药物分子如何进入细胞。回想大学学习光学时,老师讲解和推导阿贝定律,证明光学显微镜的分辨率不可能超过光波长的二分之一,因此,光学显微分辨率就存在一个阿贝障碍无法突破,我当时就认识到阿贝定律推导是错误的,然而150多年来没有人知道其错误和怀疑阿贝定律。阿贝定律的推导是在错误的假设前提下,错误的假设'AB两点发出的平行的光线,通过透镜成像,如果'两点的距离小于光波长的一半,通过透镜的光线就相互交叉重叠不能分辨,然而我认为AB两点在实际上不是点,任何物体都有大小形状,'AB两点如果是两个小球,那么,所有阿贝定律推导都是错误的。只要将小球的外轮廓光学聚焦就可能成像。二十多年以后,在我做微流控芯片观察细胞时,正需要能检测到一个一个分子图像的成像技术,我看见市场有LED灯和.已有''CCD摄像机,我立刻明白我的实验一定能成功。我买来'LED灯珠,便宜透镜几个,一条滑道和相关零件,用家用摄像机,组装了一台装置,经过长达5小时的不断调试寻找,终于找到了光学成像。科学道路有多艰难,我做了大量的实验,拍摄大量照片,专利授权也是5年才拿到。投稿'《optical letter》,《science》,《nature》,  没有一个编辑相信我的实验结果和技术的真实性。多次申报自然基金项目和科技局项目也不成功,申请学校科研经费也没能获得批准。曾参加一次国内学术会议交流,遇到一位自然基金的官员,他建议我的技术发明由学校组织专家成果鉴定,我回到学校同科研处官员谈起此事,官员的回答雪中送炭是不可能的,景上添花还有点希望。2014年投稿 Focus on Microscopy 国际会议,收到论文录用,但是校外事处不办理护照没有去成,后来我的论文自费 参加2016,2018,Focus on Microscopy 国际会议,论文也被2018年'OSA imaging and Applied Optics Congress国际同行的认同。我的技术机械装置简单可靠,样品制备容易,可以观察活动生物或物体,明显优于'2014年诺贝尔化学奖'STED 和PALM 技术, 也比2017年诺贝尔化学奖'Cryo-em 低温电镜优点多,在医疗,生物,卫生,纳米材料等领域有广泛应用前景。中国要成为科技强国,一定做最先进的科学仪器研发强国,但是我的技术要在现实中推广也是不可能的,官员们没有利益不会支持,资本没有骗死你就是他心太善良了,但我的技术不会消失,会永存千古的。150年来,是我首次教会人们一种可以突破阿贝障碍的简单而有用的显微成像原理方法,多数中国人没有什么热爱真理的科学情怀,也缺少公平正义之心。贪婪和自私正侵蚀每个人灵魂和每一个细胞,不择手段和不顾一切追求个人财富成为无数人的人生信条、目标和荣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对大多数被割韭菜的人来说,一切只能听天由命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510-1123717.html

上一篇:Nonlinear optical single-molecular image technique and its a
下一篇:祸国殃民的中考制度,毁了无数少年的人生幸福和青春梦想

11 蔡小宁 范振英 胡绍鸣 余国志 迟延崑 王庆浩 李剑超 刘德力 孙学军 魏焱明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1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