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SH6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SH62

博文

过年 精选

已有 3906 次阅读 2021-2-12 22:2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过年

2021年2月12日,正月初一


       据传,中国古时候有一种叫“年”的怪兽,头长触角,尖牙利齿;目露凶光,凶猛异常。怪兽“年”每到除夕就会进村吞噬牲畜伤害人命。因此,每到除夕这天,村村寨寨的人们都要放鞭炮驱走怪兽“年”,以免受到“年”的伤害。

   所以,除夕夜放鞭炮成为华夏几千年来不变习俗。但近年来,人们认识到了鞭炮的危害,放鞭炮已在很多城市被禁止了。沈阳市禁了很多年,前两年又开了禁。今年又被禁了。从文化上讲,春节禁鞭炮,过年的气氛确实淡了很多。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过年放鞭炮是小孩子们盼望的一件大事。60、70年代的时候,过年主要是放“小鞭”,一般每挂只有50个、100个,甚至只有20个,我们都是裁开一个一个地放。大人会放高升炮(俗称“二踢脚”),放起来那叫震撼!后来经济发展了,那种一挂鞭炮几十或一百的不见了,代之以每挂1000响、5000响、甚至1万响的了,都改成一口气连放了。后来到了80年代,孩子们慢慢对鞭炮没多大兴趣了,记得儿子小时候都是我带着他一起出去放。小时候也有一种赤花炮(俗称“钻天猴”),有钱家的孩子才能买几个。记得小时候爷爷还在,每年他会提前给我5毛钱,用作买小鞭的,那是寒假就开始盼望的盛事。为了玩小鞭,孩子们有时会烧了衣服,点燃了柴草。现在放鞭炮,那叫辉煌、灿烂,有的邻居可以买一车,放几个小时。但这情形近年已经很少了。前些年赵本山的春晚节目年年大火,除夕夜11点半左右鸦雀无声,11点40以后就开始全城同时鞭炮齐鸣了。

   小时过年,小孩子们更盼望穿上一件新衣,换上一双新袜子,除夕的年夜饭,除夕夜的水饺,初一早晨热气腾腾的一锅蒸饺。记得那时一口气儿可以吃上30、40个,直撑得肚子圆圆的,然后去叔叔大爷家拜年了。

   然而,记忆中的过年,并不都是开心的事。60、70年代,甚至80年代,我家在村里是穷得出了名的,常常在腊月二十九、三十还有来要帐的。那时爸爸总是先想办法还,实在还不上就只有躲了。还债的办法,其实不过是东借西借,拆东墙补西墙。我家里兄弟姐妹4个,都在读书,有时连5毛1元的学费都交不上,生产队每年领了口粮,还要欠队里几十上百的,零花钱基本是靠卖鸡蛋、卖年猪解决的。所以,那时的“年”,如同一个少不了的小怪兽,每年还是要用鞭炮“崩崩”的,免得来年还来作乱。

  90年代初,我和弟弟都毕业工作了,家中过年不再欠债了。爸爸每年改做豆腐,年前那些天往往是他最忙碌的时候,村里的乡亲都排着队来做豆腐(相当于委托加工),爸爸晚上忙到半夜,早晨天一亮就去村里卖豆腐了。

  90年代末,俺带着妻儿出国几年后,又回来了,那时应该说是真正脱贫了。1999年春节前,俺提前回家给爸妈买了新的电视机,他们可以坐在自家炕头上看村晚了。过了半年俺到了沈阳工作,给爸妈妈在城里租了房子,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在城里或农村生活了。但春节他们还是一定要回农村过的,俺和妻儿也只好每年陪着他们回去。

   2002年,俺有了车,过年回家不是难事了,还要买上很多年货和鞭炮回去。2005年,俺给爸妈在沈阳买了房子,他们有了更方便的城中之家了。他们这样一直生活了十几年。再后来,他们身体不容许搬来搬去了,弟弟妹妹就和我们一起每年陪爸妈在沈阳一起过年了。

   两三年前,爸妈先后离去了。弟弟妹妹如今不再聚集沈阳过年了。还好,这两三年,鲐背之年的老岳母每年春节都在我家,我家又成了妻子的哥哥姐姐们聚集之家了。

   有爸有妈就有家。在家过年,包饺子,喝点小酒,或打打牌,或审审稿,看看学生的论文或基金,这就是我如今的春节啦。

   因为家在三环之外,每年还是允许在小区集中放放鞭炮烟花的。

IMG_20210212_073958.jpg

             今年小区初一早晨的战场

IMG_4465.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2820-1271911.html

上一篇:每一天都是好时光
下一篇:3月月记

16 郑永军 王善勇 周大军 闻宝联 刁承泰 周忠浩 黄永义 杜占池 陆仲绩 郑强 王启云 宁利中 晏成和 李月辉 杨正瓴 刘秀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14: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