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ais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haisu

博文

我与医学一路同行 精选

已有 4326 次阅读 2012-11-3 01:5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医学| 医学

    生活像是一根线,穿过生活的每一天,那些经岁月洗涤过的,被线串起的,叫做记忆。

    和着黄土地长大的我,与城里的人相比,我拥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清清的水和秋收季节时沉甸甸的一望无际的金黄的稻子...还有坚定的梦想。深感乡亲们缺医少药的生活,我从小就树立了长大后要当一名医生的梦想。

    在我的 intership 中,我收获了很多感动。一次在骨科,一位阿姨L1,L2 椎间盘突出术后第二天,我去换药时发现负压引流管已经从伤口中脱出来了,缝在皮肤上的固定线已经被拉断,伤口处还隐隐有液体流出来。估计是阿姨在夜里翻身时压住了管子,引流管被拉出来了。我说,引流管怎么被拉出来的,这会影响病人伤口愈合。站在一旁的照顾阿姨的女儿,年纪和我一般大,顿时愣了一下,我看的出她的心思。等我换完药之后,她跟着我出来,问我,医生可不可以,帮我把管子又弄进去啊,我说掉出来了就不能再放进去了,那样会感染的。那管子掉出来了有什么影响,她又问我。我解释说,里面的液体流不出来,等它自己吸收会慢一些,这样,伤口愈合会晚一些,病人住院时间会长一些,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不用太过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那时,女孩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她哭了,她怪自己,她怪自己不细心,她怪自己没照顾好母亲,让母亲多受一些苦...。那时,我的内心也被深深的震撼了,我躲进医护休息室,掏出手机,跟妈妈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妈妈的声音,最近有没有吃好啊,钱够不够花,要记得锻炼身体,别光顾着学习...。我顿时体会,父母的辛劳,他们的苦心。其实,作为子女的我们,对父母的关心和牵挂,同样也是深深的,像那个女孩一样,只是,有时候,我们不善于表达,或者没用勇气表达,因为我相信,天下的子女,都深深的爱着自己的父母。

 

     还记得又一次,在胸外科,一位患者,四十多岁,被诊断为食管癌Ⅳ期,照顾他的是他姐姐,应经失去了手术机会,当我们把病检结果告诉他姐姐,并告诉她准备将病人转肿瘤科治疗时,我又一次见到了患者家属的泪水。患者没有子女和伴侣,孤身一人,躺在病床上,却还不知道自己离死神如此之近,这对他姐姐来说,是何等的悲凉。

     我走进病房,看了看那位患者,调整了他的输液速度,却无法说什么,心里一阵阵的酸楚,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似乎命运爱捉弄那些原本就不完美的灵魂,而作为医生的我们无法作为和无能为力,那种无赖和脆弱感,催生了我们深深自责,我体会到了那句话的深意——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还记得在报研究生时,因为临床热门,大家都想往临床报,甚至很多非临床专业的转专业也要报临床,使得考临床的压力巨大,竞争残酷,大家却非得在独木桥上搏一搏不可。我认为,基础和临床大家目的都是相同的,都是想去找到更好的方法去战胜病魔,减轻病人的痛苦,减少我印象中病人家属那摸不去的泪眼,让我们少一分自责,多一份欣慰。

    肿瘤遗传学家,癌症基因研究传奇人物Bert Vogelstein,曾经也是一名医生,当他接诊到一位小女孩,白血病患者,面对她父母的提问,小女孩为什么会得这种病的时候,他愣住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于是他决定,不当医生,转向癌症发病机制的研究。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山伸弥曾经也是一名医生,后来转向干细胞研究,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其实,无论是临床还是基础,在我们内心追求的医学的价值和意义上,他们应该等值。

    也还记得,在哈医大医生被砍死时,网友们选择高兴表情的评论,这也给了我们学医人沉重的思索,我们怎么啦,医生怎么啦,患者怎么啦。想起我们同行的一句话,医生也一样,脱下白大褂,我们都是普通人。

     迎风有欢乐,转身有悲伤,回忆也有感动、欣喜、悲凉,让我们用爱与感动去化解和包容生活中和和医患中的各种矛和问题,与医学同行,依然充满力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8556-628757.html


下一篇:图片中的人生

23 曹聪 许培扬 李土荣 黄坚亮 屈林 陆俊茜 李宇斌 乔中东 孔梅 杨远帆 孔晓飞 柳海涛 高绪仁 王守业 肖振亚 严少华 吴云鹏 王春艳 王华民 边媛媛 loseedeng yunmu tianxg0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13: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