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C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ESC

博文

从教二十余年的悲欢、期望与责任-2 精选

已有 4097 次阅读 2017-1-14 06:27 |个人分类:信息学理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到西北建筑工程学院报到后,调动爱人的报告也很快就上报到建设部。从部里批复、省上批准进人,共用了一年多时间。当然也免不了多次催问,但还算是正常。但以后的办事环节,却富有戏剧性。首先是人事处在调令上出错,勾选成了商调;寄去定西、寄回来修改又多花费了二十几天。接下去是我爱人自己去转户口时,她的性别却被误填成男性。我去西安市公安局审批时,走到市局门口才发现不对;寄回修改又多用了近一个多月!接下去报户口、办理油粮关系时均遭受刁难,一拖就是几个月。直到学院给他们解决了房子,才算给办理完!公安部门在户口上出错,我原以为很是少见;其实不然,真个是‘无独有偶’。在更换户口本时,小寨派出所把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打错,职业也由“教师”打成“高级教师”。我早已发现,但却没有时间去改正;由于终日忙碌渐渐淡忘了这件事。直到退休后、要更换二代身份证前,通知我去更改户口错误时,才想起来这件事。我还以为是改正上述错误,便带上一代身份证、职称证去了。到了那里才知道,我户口上的生日太特殊,是阴历2月30日,公安部的身份证制作程序打不出来,必须更改。我要求把户口上的错误也一并改正。那位干警说要核对底子后才能改,先改了生日再说。我给她看了一代身份证、职称证后,向她解释说户口上的名字确实是错了,不改正、制作出来的二代身份证也同样不能用。户口上原来的“教师”是我的职业名称,“高级教师”则是小学教师的职称。我在大学教书、职称是教授,但是职称并不是户口上所要求的内容。她似乎明白了,“教师”才是户口上所要求的职业名称。我又提出是否可以把户口上的阴历生日,改成对应的阳历生日。并表示我已经退休几年,不会产生任何问题。她说不行,只能在2月里任选一天;我照做了,却忍不住自言自语地说:“还没有听说过,自己还能够选择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日子”!这个阴历生日,其实在我退休时就已经有过麻烦。学校人事处电话通知,必须按户口上的时间退休。我解释说那是阴历,对方很不客气的说:“不管是什么历,必须按那个时间退休!”她的恶劣语气使我很生气,便说:“那好,你就在2月30日这一天给我办理退休手续;早一天不行,晚一天也不行!”她怔了一会说:“还真有些特别”;便不再说话,挂断了电话。不过我还是借回校办事的机会,主动到组织部进行了例行谈话,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其实这也是见怪不怪,文革对国家造成的破坏,绝非几十年时间就能够彻底清除。 

 最后决定来西北建筑工程学院任教,工程机械的诱惑也是一个原因。机电系要求开设的“液压伺服系统”课程,也与我来此的希望相关。而挖掘机、装载机都是具有五个自由度的机械,加以电脑控制,便有望研制成建筑机器人。当时我希望,建筑机器人能够成为第二个研究项目。为此目的,我又为本科生开了选修课“工业机器人概论”,接受了“测试技术”、“自动控制原理”等教学任务;并为研究生开讲学位课“现代控制理论”。当时这五门课程中,有三门课没有教材。为了编写液压伺服系统讲义,一般都要工作到凌晨2时左右。到了5点钟就准时起床外出锻炼、吃早餐,然后开始当日的工作程序;12点午饭后要小睡一会儿。繁忙的教学工作,似乎使我忘记了昔日为寻求科研经费的磨难和痛苦。当得知教研室的一位副教授要去长沙,参加建设部召开的科研工作会议时,我竟然托他向部里提出研制建筑机器人的建议。当他回校向教研室传达会议精神时,我便乘机询问部里的反应;他冷冷地说:“还有人要求研制火箭呢”。就是这句话使我猛然清醒,不再做研制建筑机器人的美梦;但是所开出的课程却一直讲授到退休。我下定了决心,从此不再奢望应用研究,要立即转到与我志趣相投的理论研究方向。那时理论研究花不了多少钱,没有政府的经费支持照样可以进行;所要求的只是自己的信心、恒心和决心。不过现在的情况,却大不相同了。过去我发表一篇论文,总会有上百元的收入;后来论文的稿酬越来越低,到了十多年前,就已经变为要论文作者向杂志付钱了!我还算是幸运的,只有最后一篇论文向杂志社付过钱。陕西省科学基金资助的经费虽然不多,但却能够付清这篇论文以及研究专著的出版、印刷费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8426-1027461.html

上一篇:从教二十余年的悲欢、期望与责任-1
下一篇:从教二十余年的悲欢、期望与责任-3

11 陈永金 武夷山 强涛 姚伯元 余文 黄永义 张海权 张忆文 彭真明 赵凤光 ericmape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1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