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C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ESC

博文

从教二十余年的悲欢、期望与责任-1

已有 1848 次阅读 2017-1-13 06:14 |个人分类:科研回忆录|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在华中工学院读研究生时,时任院长是朱九思先生。他历来都非常重视、非常关心人才,甚至对在读研究生也不例外。在毕业的前一学年,我考虑到分配时的去留,便让妻子在国庆节前来武汉试住几个月,看看能否适应;那可是当地气候最好的时节。妻子带着小女儿来到武昌后,学校即刻给了我们一间住房,不收任何费用,也没有限制时间;这在高校中可是非常少见的!我非常感动,忽然联想起合厂前原活塞环厂里发生过的一段往事。工厂十分繁忙,工人们常年不能回家。而家属们又多在附近各县的农村居住,少说也在几十里之外;时常会有工人家属来厂探亲。工人们总是互相挤一挤,让这对久别的夫妻住上两三天,倒也显得十分温馨。不知为什么便惹恼了那位革委会的郭副主任,竟然在全厂大会上大声斥责:“这里不是配种站……”;粗俗不堪入耳!工人们敢怒而不敢言。据说他原是一个公社的副主任,调到活塞环厂任职后虽然也称为‘副主任’,却提升了一级;也算是一位抓着直升机上抛下的绳索、被提升上来的人。华中工学院能有朱九思先生这样的院长,真是全院教师、学生的福分;这也是该院得以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然而就在这武汉气候最好的几个月里,在北方出生、长大的妻子,竟然也不能适应;导师们对这种情况也都是心知肚明的。到毕业分配时,遵照导师关于‘我善于理论研究、适合到高校工作’的叮嘱,我请求去西安联系工作,以便安置家属。导师们同意后,我立刻到了管理研究生分配的学生处,要求开具联系工作的介绍信。开始时也还算顺利,当我要求附上我的学位课成绩时,那位开证明的老师却面有难色。我估计是嫌学位课门数太多,立刻后退了一步,要求写上平均成绩即可。其实我从未计算过自己的平均成绩,只对自然辩证法的成绩印象最深。由于深入研读、思考,在开卷考试中竟写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结果弄‘实’成拙、只得了76分。在其他同学都是九十分以上的群体中,我就成了异类。那位开介绍信的老师算出,我的学位课平均成绩是九十多分;便自言自语的说:“没有这么高吧!”我立刻要求再计算一遍,重新计算结果还是那个数字。他并没有继续开具介绍信,而是询问我为什麽不能留下。并说不愿意在学校也可以,武汉的单位随你挑选。我便讲了爱人水土不服的实际情况,系里和导师们也都很清楚!介绍信倒是开好了,但却提出了一个相当苛刻的条件:‘如果七天内收不到西安的接受函,我的分配要听从他们安排’。我给他计算了买车票、车程、接受单位研究、接收函寄回的时间,而且这中间还有一个星期天;这个要求是绝对无法达到的。他又把时间限制放宽到十天,然而寄回的时间最少也需要三天,还是无法做到。最后的限制期限仍是十天,但改为以当地的邮戳时间为准。我立刻赶到火车站,搭乘当夜的火车赶去西安。次日早晨一下火车,便直接赶去联系工作的单位。那时各单位都乐意接受研究生,联系工作的手续出乎意料的简便、快捷。我先后联系了五个高校,但他们的办事效率却各有不同。然而时间却不允许我等待、挑选,只得把两封最先开具好的接收函送到邮局,看着他们盖上邮戳后才离开。我以为分配问题已经解决,便返回定西的家中,等待最后确定的分配结果。

 然而等待了半年多后,仍然没有接到分配的通知。在这段焦急的等待中,我曾多次写信托留校的同学去学生处询问,答复都是上面还未批复。当时各部正在进行改革,我并未产生任何怀疑。直到1982年秋季开学时,我感到有些不对,决定返回学校问个究竟。到校后才知道,只剩下我一个人尚未分配!我立即赶到学生处询问情况,那位开具介绍信、多有刁难的老师,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重提留在武汉的说辞。我则绕开他的话题,更换了一种询问方式:“接收函收到了吗?”他点头肯定;“邮戳时间符合要求吗?”他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估计他已经猜到我的下一个问题了:“上报部里了吗?”这次的回答倒是很坦率:“还没有!”人在屋檐下,焉能不低头!接下去的一番话并不符合我的性格,我表示:“很理解学校留人的良苦用心,留下来也确实极有发展前景;但我不能自私到不顾及家庭破碎的恶果!我决定去西安的原因,八个月前就已经向你说清楚了。接收函也符合你的要求,拖了这么久还不曾上报,实在有些不合情理!”他立即回答:“马上报送建设部”。我还是不放心,过了一个星期又去询问;一进门他就告诉我:“刚刚发了电报去催办”。从返回学校到上报、批复、办好离校手续,前后只用了二十天时间;这次办事速度也出乎我的意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8426-1027242.html

上一篇:十二年工厂磨练及重识农村-5
下一篇:从教二十余年的悲欢、期望与责任-2

1 张海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12: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